http://www.powershay.com

第一章谈狼色变

  年关才过,北戎城西北几十里外的旷野上,大雪之后的天地显得格外安祥,安祥中甚至透着一丝诡异。

  阵阵呼喝声中,一彪军马逐电追风,卷起冒烟儿雪,顺着西北风,哗啦啦地向东南方追赶。

  月色下看清,马队前一里外的雪面上,三个黑影奔走如飞,就如三只利爪抓在一张白纸上,拖出长长的痕迹。

  那是三匹狼,或者说是三个人,那是三匹健硕如虎的人狼,悬踵疾奔之际,强壮的脊背仿佛驼峰般耸起,一起一落快如风,将身后的马队渐渐甩远。

  一片临时搭建的军营静静地伏在雪原上,灯火稀落,巡夜的兵卒正打着瞌睡,中听到远处的呼喝声,慢慢睁开眼,只觉身旁一阵疾风吹过,回头一看,不知何物迅雷不及掩耳般钻入了身后的大营,却寻不到半点踪迹。

  那马队的头领是一位年近半百的银甲将军,他手提银枪,不怒自威,将营帐中匆匆出来的几名头领审视一番,冷冰冰地说道:“一窝死猪,有狼人进了军营,还不知道么!”

  那几名头领人人自危,纷纷单膝跪地,唯唯诺诺答应一声,正要起身搜寻。这将军观变沉机,却摆了摆手,目光如电,向军营中扫视片刻,缓缓说道:“不必了,人咽得下唾沫,狼却藏不住尾巴。人马,连夜回城。”

  圣廷开国以来奉行“守内虚外、强干弱枝”之策,以至外患频发,北戎城位于西北边陲,经历多年战乱,早已民生凋敝。

  如今大战平息,圣廷与敌国签订,互通友好,这本是北戎城休养生息的大好时机,可偏偏在这时,守将万军却又从周边城镇征调了一千余名壮丁。正所谓竖起招兵旗,自有吃粮人,这些人本无生计,为了混口饭吃,也为了免罚之苦,自然愿意这位二十年镇守边关、声名赫赫的大将军。

  一千余人连夜开拔,慢慢悠悠、浩浩荡荡地向着北戎城走去。队伍中的人多是青壮男子,来自天南海北,或十里八乡,一大半互不相识。

  脏兮兮的人群中,一个衣着整洁、容貌俊郎的年轻人显得格格不入。他背上斜挎褡裢,面色红润,看上去不像一个食不果腹的人,走起来也虎步生风,精气十足。

  “小兄弟,我看你不是吃不上饭的人,也不像是被抓来的。”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年轻人转头看,见一个比自己还高半头的粗糙大汉平视远方,并没有目光相交,可这句话显然是在问自己。

  年轻:“我是来找一个人,要一件东西,有了这件东西,我十几年的苦才算没枉费。”

  事不关己,大汉也不挂怀,道:“其实我也是来找一个人……或是三个人,不然这十几年的苦枉费了不说,恐怕连饭都吃不上了。”

  年轻人微微皱眉,叹口气说道:“也许我也不止是找一个人,呵,万事随缘吧。”

  队伍缓缓前行,拖沓却不零散,督军的将官骑在高头大马上,挥着皮鞭凌空,咔咔作响,破锣嗓子地喊道:“后面的人快跟上,进了城都有肉吃,狼肉!最后一个进门的,杖责三十,只给骨头!征你们来是打仗的,不是赶尸,快走快走!”

  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有口馒头吃就了,听这将官立下了赏罚规矩,也不论,一千余人争先恐后,脚程显然加快了许多。

  大汉不假思索,冷笑道:“人。人看到的东西,只要动心思,总有办法吃掉。”

  年轻人若有所思,仿佛从中悟出了些许道理,颔首说道:“这话也不错,我去年到京城过年,宴请,满桌子山珍海味、飞禽走兽,想想真是。”话锋一转,道:“不过这狼肉却从没吃过,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大汉沉默片刻,一双大而深邃的眼睛盯着年轻人,威而不凶,一字一顿地说道:“苦,涩,硬。”

  年轻人目光微沉,终于不敢咫尺相隔的这双眼,尴尬笑道:“那还是不吃为好,家师说,人这辈子吃素一定要多过吃荤,不然时肯定要还这些业障。”

  年轻人仰头观望,夜空寂寥空荡,他目光却温暖,仿佛十分向往这份旷远安宁,道:“我吃肉不多,但喜欢吃鸟肉,最好是鹰肉,下辈子能做一只鹰,自在。做了鹰后就专吃鱼,下下辈子飞累了就去水里游,还自在。”

  大汉哈哈一笑,道:“那咱们上辈子岂不都是肉吃多了?你这真能胡诌八扯。不过要当真的话,我这辈子可要多吃狼肉,下辈子真做一匹狼,再去。”

  年轻人神色微怔,道:“狼?我听说北戎城这边捕狼,正是人吃狼,哪里是狼?”可想起这大汉方才的目光和、神色,果真和狼有几分神似,便止住了话意。

  正说着,队伍行到一个丁字口,和另一队军马不期而遇,那将官令停下脚步,和迎面赶来的银甲将军攀谈道:“少将军,这七大车狼人得有多少只啊?”

  年轻人和大汉离着口不远,二人身形高于,这时探头看去,只见斜前方小上的这队军马绵延数百步,借着微光看清,队中有七八辆大车,每辆车都用两马驾辕,车中满载,覆盖着柴草布料。

  “邪!邪得很!知道北戎城今年为何连换三位大将军驻守么?都是被这狼人闹的!全天下也只有万将军能降得了这些妖畜!”

  “这话不假,万将军才一复任,便杀了七大车狼人!那狼人可不得了,一百个军士也未必抓得了一只,万将军真是了不起!”

  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却说道:“万将军是大英雄,可这狼人也未必那么厉害,一百个人打不过一个也不假,那都是废人,要是这狼人被咱家撞见,嘿嘿……”说话间攥拳晃脑,浑身骨骼嘎吱作响。

  那大汉听说前面七车都是狼人尸体,又听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神色几度变化,这时再听黄脸汉子口无遮拦,心头更怒,猿臂轻舒,一把叩住他左肩头,沉声道:“一个狼人能杀十个我,一个我却能杀十个你!”

  黄脸汉子惊讶失声,抖臂一阵难以摆脱,右手连忙抓住对方手腕,拉扯,仍无济于事,抬头再看那大汉般的目光,不免胆生寒意,喘着粗气说道:“你想怎样?”

  年轻人见大汉并无之意,只怕事情闹大被人察觉,连忙劝道:“大哥息怒,我看这位兄弟没见过狼人,,图个痛快罢了,咱们息事宁人,免得惹麻烦。”

  大汉撒了怨气,正所谓听人劝吃饱饭,反手轻推黄脸大汉的肩头,将他震退两步,道:“没本事的人才会说大话,当心身上会有梅花印,狼人可不会心软!”

  “都老实点!谁敢,一律杖责三十!”一名军士催马走近,轻声督促,显然也怕被那两位将令发觉。

  银甲少将军神采飞扬,指了指身后的车队,道:“皇恩浩荡,圣廷得知狼患难平,不断增加赏金,每只狼人从七百两加到一千一百两,这七车就是八万两上下。这次钦差大人是带着军饷来督战,等赏金一下,大将军有令,即刻犒赏弟兄们,人人有份!”

  这少将军是万军的义子,姓万名晨,他听众人呼应,自然为义父高兴,问道:“不知宋副使征来多少兵?”

  宋副使道:“托万将军的,一听说是将军征兵,应者无数,我就遵将军的话,只挑选精壮者,那也有一千五百余人。”

  “好!”万晨正要催马检阅一番,宋副使却圈马走近他身边,轻声耳语道:“内中有鬼,大将军吩咐过,尽早回牢城营,不得有误。”

  万晨则驻马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五步外长长的队伍,极力分辨可疑之人,奈何天色未亮,这些壮丁又鱼龙混杂,实在看不出端倪。

原文标题:第一章谈狼色变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caijing/2020/0406/470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