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张伯礼:医结合是“中国方

  1月27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赶赴,参与新冠的救治工作。2月12日,张伯礼率领209名医护人员组成的中医医疗队进驻江夏方舱医院。2月中旬张伯礼曾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阐述“之下,中医药能否再度证明自己”,初步介绍了中医药在市的医院、隔离区、方舱医院病患治疗中取得的初步效果。

  2月15日凌晨,张伯礼胆囊炎发作,腹痛难,指导组的领导强令他住院治疗。2月19日凌晨,张伯礼接受微创胆囊摘除手术。时隔一个多月,当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年逾七旬的张伯礼谈及在时的情形,一度感慨落泪。

  3月29日下午,张伯礼出现在了五道口在线大讲堂上,与大家分享“医结合防治新冠中国方案的亮点”。

  “蔓延举国焦,初二星夜奉国诏。晓飞江城疾。”张伯礼在其填写的《蛮-战冠厄》中,回顾了自己接到国家召,不顾一切飞赴时的情景。

  “隔离防胜治,互补施。冠魔休。”到达后,张伯礼就提出,中医药要在新冠的早期就介入,并全程参与新冠的治疗。

  “对轻型、普通型患者,及时使用中医药,可以改善症状,缩短退热时间、痊愈时间;提高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计数,从而降低轻症转重症的比例。”张伯礼说。

  而对于重症、危重症患者,张伯礼和团队强调医结合、积极生命的策略。“尽早使用中药注射剂,例如生脉、参麦注射液可稳定患者的血氧水平;血必净注射液对控制炎症反应综合症有明显作用;热毒宁、痰热清注射液可与抗生素产生协同作用。”

  对于恢复期患者,中药可以促进康复,减少后遗症。“许多中药有清除余邪、扶助正气的作用,可以改善康复期症状。”张伯礼介绍,一些中药可促进肺部炎症的吸收,减少粘连;促进损伤脏器组织的彻底恢复,提高免疫功能。

  根据世卫组织的相关报告,新冠患者中,轻症的占80%,重症的占13%,危重症的占7%。“在,中医药干预以后,轻症转重症的比例显著下降,大约在2-5%。对照研究不用中医药干预的线%左右。”张伯礼说。

  事实上,期间全国共有4900余名中医药人员驰援湖北,约占援鄂人员总数的13%,其中院士3名,专家数百名。

  在张伯礼等中医药专家的推动下,全国确诊病例中,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湖北省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

  2月2日,根据市新型感染的防控指挥部的要求,对“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和隔离。这四类人员包括: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

  因为被隔离的人员实在太多,张伯礼提出所有隔离人员先服中药,用“中药漫灌”的形式。“当时有人说,中医讲究辨证论治,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怎么现在所有人都只给同样的一个药呢?”张伯礼的压力可想而知。

  “上万多病例,医院几近瘫痪,根本不可能逐个辨证论治。”张伯礼认为,相同病因、相同症状,“我们给一个同一样的药方,是可以的。”

  现实的结果是,四类人员基本上都是轻症患者,这些人中有些慢慢就好了,有些变成了重症,但已经提前吃中药了,“为后续治疗争取了时间”。

  随后,指导组提出分类管理、科学施治的原则,对于确诊病例,重症患者去定点医院治疗,轻症患者进入方舱医院救治。对于发热、密切接触、疑似、留观的人员,主要放在隔离点进行隔离观察。

  但方舱医院条件比较有限,不能输液,不能氧疗。“尤其是方舱医院的管理经验非常有限,数百人、上千人在一起,没有治疗措施,病人恐慌焦虑会非常严重。”张伯礼于是提出,“中医包方舱,中药进方舱。”

  2月12日,张伯礼率领209名医护人员组成的中医医疗队进驻江夏方舱医院。“江夏方舱医院全部服用中药,并伴随使用理疗、贴敷、等,同时集体打太极拳、练八段锦,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2月初,四类人员中核酸阳性的检出率达80%。给了中药十多天以后,到2月中旬左右,这些人中确诊率约占30%;到2月底,确诊率已经不到10%。”张伯礼说,“隔离加上服中药,提前隔断了的蔓延。”

  之后,中医药治疗的方案向方舱医院推广。指导组决定成立12个专家组,每个专家组包括2位西医专家和1位中医专家,对每个重症患者逐一会诊,并多次会诊。每个患者几乎都进行了6次专家会诊,使得病亡率大大下降。到3月中下旬,每天的病死率下降到一位数。

  江夏方舱医院自2月14日开舱,3月10日休舱,共收治病人5人,治愈483人,68人按政策要求转至定点医院。“所有病人零转重、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这是张伯礼团队交出的答卷。

  张伯礼指出,目前各地出现了一些无症状感染者。“这要密切注意!因为无症状感染者也是传染源,之前地区就有6%左右的无症状感染者。”

  应对手段上,张伯礼,应加强核酸检测,对轻微症状者和有症状者要同样对待;检测阳性者要接受严格隔离;进行规范治疗,及时使用中医药手段缩短病毒转阴时间;继续有效的防控措施,如戴口罩、勤洗手、少。

  而对于一些恢复期患者核酸复阳的情况,张伯礼指出:“专家们普遍认为,这是因为原先没有治疗彻底,而不是重新感染。”原因是肺深部小气道痰栓包裹病毒,咽喉部检测不到病毒。随着病人身体状况慢慢恢复,细支气管等小气道也逐步恢复功能,把痰栓排出,病毒随着也出来了,核酸检测也就复阳了。

  中医药治疗的患者为何能做到零复阳?“中医药治疗有优势,许多中药有清肺化痰,软坚消痰的功效。而且这方面的药也有很多。”张伯礼表示,团队在防控期间进行了许多中医药科研攻关,进一步加深了中医药治病机理的认识。

  在所有中医药专家的努力下,国新办3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党组余艳红介绍,中国推动科技攻关,目前已筛选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有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

  “三药三方,疗效是确切的,也是成链的。”张伯礼介绍,由他和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教授等提出的“宣肺败毒汤”,基于“文献+经验+药物筛选”组方,诸药并用,标本兼治。江夏方舱280例患者服用“宣肺败毒汤”,转重率为零,而另一个方舱医院没有服用该药方,转重率为9.7%。

  “国外许多人怀疑甚至中医药。但事明,中医药科研攻关能为打赢防控阻击战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张伯礼说,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目前中药已经在意大利、伊朗、菲律宾等国家使用;中医药专家也正通过连线为国家新冠防控提供指导支持。

原文标题: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张伯礼:医结合是“中国方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caijing/2020/0418/772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