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还珠同人之公主驾到番外 婚后的日子

  梦隐终究还是赶在年前嫁给了福康安,婚礼办得很大,乾隆更是给她准备了一座相当华丽的公主府,太后挑选的几个嬷嬷都是熟人,年纪不大,都关不多四十多岁的样子,个个能干,陪嫁的宫女太监也有一堆,给她办的嫁妆更是数不胜数,看得所有人眼花缭乱。这样本就让人羡慕,可晴儿兰馨还跟着凑热闹,两人和着送了不少东西,塞雅也寄来了一份大礼。到是一直传闻一毛不拨的弘昼此次到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地给梦隐准备了一份丰厚的嫁妆。

  这些东西梦隐本人根本就没看清楚,她以为晴儿兰馨他们的就够精彩了,没想到除了预定的嫁妆外,太后、、皇后,甚至是弘昼都私下里帮她准备了嫁妆,这让她非常的,更打从心里决定以后要好好地孝敬他们,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胡闹。虽然NC有错,可她不否认也有些了。

  嫁给福康安的日子其实过得不错,两个嫂子都是室格格,为人很和气,对她一开始带着三分,三分距离,四分惧意,相处过后,才慢慢地放下心来,在很多地方提点她。至于傅恒夫妇,一开始紧守规矩,把她当贡品一样高高地供着,每次见面还要行礼,虽然她已经习惯别人行礼,可是对着自己的公公婆婆,她还是觉得如此很奇怪。跟着几位嬷嬷谈了一下,最后进宫求了道旨意,也好让他们不要动不动看到她就行礼。在的日子久了,梦隐更想要过平常一点的日子。

  乾隆大概也是了解梦隐的,不然他就不会把梦隐交给福康安,于是他又找傅恒谈了一回话,大体就是让他把梦隐当成儿媳妇看,不要太多礼,虽然与礼不合,却实实在在。傅恒感叹一番,自然不会博了皇上的面子,应了下来。只是,梦隐的身份毕竟还是摆在哪里的,他们即使再想自在,也不是一时一刻能改过来的。梦隐见情况好转,也不做要求,这样一来,大家还是相处的不错的。

  梦隐在宫里的人缘很好,再加上宫里的大人物都宠着她,下面的物们自然是不敢寻她的晦气。太后他们挑的嬷嬷都很本份,那种收钱才能见额驸的事在她这里根本就没有上演的机会。再加上梦隐待人不错,他们对于福康安日日守着梦隐的事情基本上是视若无睹,当成没看见,而记录的根本没人在意,每每都是随便乱写的。

  这天,梦隐做了一些草莓派,草莓这种东西现在根本就还没到出现的时间,她也只是嘴馋,试着做了好多次才成功,不过一开始做的都是一些比较常见的水果,比如香蕉、芒果之类的东西。这次做成了,她一高兴就多做了些,让人给宫里的太后皇后,还有乾隆送了些,给兰馨晴儿也送了些,当然晴儿那边送得多些,至于公公婆婆送了两个,两个哥哥嫂嫂那边也各送两个,剩下的除了她和福康安的,其余的让嬷嬷他们拿去自己尝尝,多的赏给下面的人。

  “嬷嬷们还笑本宫呢,快别了,让他们准备一下洗澡水,本宫身上都是油烟味。”梦隐对这几个嬷嬷都是的,他们对她,她断不会亏待他们。虽说她是一个现代人,可是她不会搞什么我们都是朋友的事情,毕竟这里不是现代,有些言论不适合。若是硬拿出来用,只会让人看了笑话。

  梦隐笑着回,心情很好的她为了不吓坏福康安,刚嫁过来她还不敢把自己那些‘稀奇古怪’的现代产品拿出来。还珠同人之公主驾到不过有些东西她已经摆出来了,比如化妆品,保养品这一类的东西,宫里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后,她都送了一套,他们见了这些没了标签,光溜溜,可形状良好又有颜色的保养品直叹花了心思;到是晴儿和兰馨没有大惊小怪,可能是在她身边被吓得多了,也就没感觉了;最大反应的就属塞雅了,直说东西好,用着舒服。

  福康安从宫里出来,心里直想着皇上送到嘴边的那个点心,不知道是不是他娶了梦隐的事最终到了皇上和五王爷,这两位现在一遇上他就给他牌头吃,每次都要教训一屯,今天梦隐让人送了新的点心去,皇上一拿到就直往嘴里送,还说的多么多么好吃,直赞女儿有孝心,可就是不肯让他早点走,直到他老人家吃完,说完这才让他退下来。对于梦隐的厨艺,福康安的印象里一直觉得很好,反正他吃的都很好吃,还珠同人之公主驾到想到这里,坐到轿子里的他直催促他们走得快点。

  里,梦隐刚洗完澡,身上正穿着一件丝质的豹纹吊带短裙的睡衣坐在床上擦润肤霜,门被推开,她吓了一跳,手里的润肤霜差点掉到地上,还好她动作敏捷,不然这瓶她费尽心思刮掉介绍文字的润肤霜报废了,她还得弄另一瓶。

  记得当时退去她身上的喜服后,只看到薄薄的两块不知名的布片,仅包裹住她胸前的,露出雪白的颈项和雪白的腰腹,下半身那片是比亵裤还短一点点的布料,修长的双腿一览无遗。看到这样的风景,对方又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他能得住才有鬼。现在更好,她披散着长发,白皙的颈项及露出□的上身和雪白的双腿正在他的耐心,更要命的是她那若隐若现的风情让他更加难以把持。

  梦隐先是一愣,然后想到内衣裤的事,再看看身上的睡衣,她听晴儿和兰馨说她先前送的睡衣可是让他们的相公热情如火呢,怎么这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还问她为什么要穿。抬眼打量,看到他炙热的目光和额头上的汗珠,梦隐‘噗嗤’一笑,把手中的润肤霜放到一旁,拿着毛巾帮他拭汗。

  一晃又是一年过去了,此时的梦隐不再像以前那般孩子气,怀孕已经六个月了,可因为是首次,关心的人可是大把大把的,晴儿和兰馨出嫁比她早上四五个月,此时的他们早就有儿有女,也心知生产的难处,要知道当时他们生产的时候,可是把她吓得够呛,现在轮到梦隐自己,她心里其实也是害怕的。

  之前因为努达海的死,他他拉老夫人虽然不敢明言对她的不满,对她却是不冷不热的,梦隐有一次过去的时候听到他他拉老夫人嘴里不干不净地骂兰馨是丧门星,不禁大发雷霆,直言她养了败家子,没脑子的草包,为了一个女人丢了性命居然怪到别人身上。后又指着兰馨的身份让他他拉老夫歉,更言明若是再有失礼之处,就直接去牢里反醒吧!

  他他拉老夫人原本也只是想找个的方式,雁姬他们都未能幸免,第一次骂兰馨见她没回嘴,以为是个好的,那知会碰上梦隐,等梦隐走后,兰馨觉得梦隐说得对,她已经是当家主母,雁姬虽然从旁协助,却是在教她如何管家,对于他他拉老夫人,一家人都不待见,饮食用度上都很周全,只是这位老太太对此并不感谢,还时时跑来大声他们,雁姬为了儿女了,儿女为了母亲了,兰馨为了骥远他们也跟着了,却不知这样更助长了他他拉老夫人的气焰。经过梦隐的事后,兰馨冷下脸,觉得若是有人不懂得适可而止,她也需要说些什么,毕竟这日子是大家一起过的,不是她一个人过的,于是看了身边的几个嬷嬷一眼,冷声对着他他拉老夫,‘若是老夫人不懂规矩,本宫这里刚好有现成的嬷嬷,他们都是宫里的老人,本宫不介意请他们重新再教您老人家一遍’,此举让他他拉老夫人气恼,却碍于梦隐刚才话,了下来。

  后面的几天,规矩了一点,后来又闹腾,来的人不再是雁姬他们,而是兰馨派来的嬷嬷,不阴不阳地啐了几句,如此几回也就闹不起来了,再加上兰馨生了孙子,这位老夫人这才转了性子,就怕自己闹得太厉害了,看不到孙子。

  又是三个月过去了,梦隐的身体还是如之前那般纤细,没有太大的变化,到是她的肚子大得有些不像话,御医断定是双胞胎,众喜之余,又特别担心她的生产的情况。还珠同人之公主驾到几个皇子不方便问相关事宜,只得将那上好的药材成堆成堆地送到梦隐这边来。越是接近生产期,越叫人担心,太后和皇后挑了几个对接生非常有经验的嬷嬷送到府里,乾隆更是让御医长驻傅府,随时候命。

  梦隐自己其实很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多带一些有关于孕妇方面的书,天知道她什么都记得,就是忘了要带这方面的书。这两天她认真地翻了一下戒指里的书,发现除了这个食谱外,就是一些闲书,这方面的一点都没有。

  御医进去后,诊过脉,发现只是气力不足,不禁松了口气,要知道这固主可是老佛爷皇上他们心头的宝,若是真有什么三长两人短的,他这项上人头恐怕不保啊!动作迅速地扎了针,又让人把参汤拿来,一旁的嬷嬷帮着灌了进去。

  御医见状,立刻拿着药箱退了出去,门再度关上,福康安冲上去,听到没事松了口气,默然回头,发现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这时里又听到类型尖叫的声音。又过了许久许久,福康安几乎觉得自己已经等了数十个寒暑一般,里才突然传来婴儿的哭声。

原文标题:还珠同人之公主驾到番外 婚后的日子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caijing/2020/0420/826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