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王雍君:为什么对提高大学学费旷野书库之议不

  作者王雍君(财经大学预算研究中心教授、主任)

  ”为经济和鼓励私立高校改善师资而提高学费之议,本质上是一个未得要领的伪命题。真命题是高等教育服务的合理定价,即低于完全成本的财政补贴定价;基于或高于完全成本的定价或学费上涨一般是不合适的,上也不可行,财政上则无必要。高等教育的出在于更好的定位、公平竞争和教育财政体制的深度。”

  

  “比如一学期4千元改成一学期2万元,一共8个学期共16万元;钱育贷款里解决,以此作为经济之举。可好?”

  很不好!

  因为把经济作为提高学费的前提,本身就是一个很难经得起合理质疑的虚幻前提。经济有许多方法,其合与可行性不宜从提高学费的角度加以论证。经济服从于经济政策的考量,提高学费则服育政策的考量。教育政策属于政策,焦点是知识创新与,本质上不同于经济政策聚焦的P和就业增长等目标。以提高学费作为经济之理由,一如把教育产业化当作经济增长工具,不仅逻辑上是混乱的,实践中也深具危害性。这方面的教训已经非常深刻了。

  “私立高收费可让私立学校有钱聘请更好的老师,现在好老师大多被北大等名校聘请了,间接导致学校师资力量单薄,因而应提高学费。可好?”

  很不好!

  因为前提依然是脆弱的。北大等名校吸引了大部分好老师千真万确,但以学校提高学费加以抗衡的想法实为虚幻。多年来,教育财政投入的重点一直向名校倾斜,这自有其客观合与必然性,但无形中也使其拥有巨大的非对称优势,加上得天独厚的、伴随品牌而来的自然垄断,共同导致名校获得了未必的巨大经济利益。提高学费根本不足以抵消、甚至无法影响这些优势与利益。此举既无益与无效,因而亦属伪命题。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私立或非名校无需提高学费,而是意味着必须找到真正令人信服的理由。对私立学校而言,提高学费的可行且适当的理由只有一个:负担得起并有付费意愿。

  对公立大学而言,在“负担得起且有付费意愿”之外,还要加上“低于完全成本的财政补贴定价”作为标准。两个标准都为提高学费预设了很高门槛,这些门槛与经济和吸引师资全然无关。

  为什么?

  因为“公立”!

  人们很少思考“公立教育”概念承载的意义非凡的集体责任,即国家与用纳税人的钱向国民提供高等教育服务的公共责任,这一责任根植于高教服务的两个一般目标:知识生产与,以及公平。

  人类已经发展到知识经济时代。教育和科技立国作为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国策。在全球化背景下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民族国家的命运与其说主要取决于创造P或经济财富的实力,不如说更取决于创造与知识的实力。

  原则上,市场机制也可以在此发挥重要作用,但前提是私人部门有利可图。与公共部门不同,私人部门的目标是赚取利润,在能够赚取利润并且适合赚取利润的领域,市场机制和私人部门通常运转良好。然而,多数高教服务典型地属于“虽可赚取利润但并不适当”,这就大大了市场机制和私人部门发挥作用的空间。

  “并不适当”有两个理由。首先,教育事业的本质属性是以人为本的“知识的事业”,并非以物为本的“互利经济交易”。把知识的事业当作经济交易对待,旷野书库不可避免地招致,如同把生态之举当作经济交易一样。

  用经济学的行话来说,教育事业与生态具有广泛的外溢性(spillovers),这意味着效益远高于私人收益。举例来说,在教育上每花100元钱,假设收益率为20%,私人收益率可能仅为3%。私人将不愿投资办教育,因为不足以补偿资金成本,更不用说获得利润。

  高校教育的收益类似于科学家的发明创新活动:需要大量投入精力与资源,但自己得到好处通常“小小的”,而得到的好处通常“大大的”。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公共财政力量给予充分补偿,否则,的发明创新活动将远低于最优水平。在知识创新与不足的里,经济发展也会受损。

  Elroy的无人机物流计划与众不同。像亚马逊、UPS、Flirtey、Zipline和Flytrex等已经展示了工作原型机的,所使用的都是相对较小的无人机,这些多翼设备可以提供小载荷的短距离运输。亚马逊希望能够在30分钟内为Pre会员提供小件物品的快递服务。

  公立教育的收益率远高于私人收益率,这使其成为一个需要并且值得巨额财政投入的领域。学生从中得到知识属于私人收益,但这些知识也以非常多样化的方式“外溢”给,比如学生可以将所学知识免费分享给他人,利用这些知识从事与科学家类似的发明创新活动,把这些知识作为提高自身进而成为好的催化剂……。这些外溢性活动很可能伴随终生,使从中免费受益。

  说实话,暖暖真的不算牛娃,比起“别家的孩子”,暖暖的阅读量远远不及。

  在这种情况下,让学生负担完全成本是没有道理的。假设某个学校正常情况下每年需要1亿元的支出,在校生总共为1万人,因而每个学生的完全成本平均为1万元。如果按完全成本制定学费标准,这意味着每个学生每年的学费也为1万元。

  这合理吗?

  当然不合理!就算学生家庭负担得起并且有付费意愿,也是如此。原因很简单:由于广泛的外溢性,即使负担得起且有付费意愿,上述标准也太高了!

  为什么?

  因为这是“公立”学校!公立的一个核心含义是:国家和用纳税人的钱,资助对具有广泛外溢的高教服务。在这里,虽然按完全成本收费或高收于完全成本是可行的,却是全然不合理的。这种做法本质上相当于把教育事业当作经济交易或者赚钱的买卖。如果个人的不可以这样,为什么高教服务就可以这样?如果不可以把过度砍伐森林当作获取利润的手段,为什么高教服务这可以这样?就外溢性这一共同本质而言,这三件事是完全可以相提并论的。

  现在转向平等的理由。随着经济发展、科技进步和文化的进化,高教服务越来越具有公利(rights)的性质。崇尚平等,拒斥与挂钩,因为纳税人已经为和提供的买单。

  以此言之,“公立”高校的另一个关键含义就是平等的,具体地讲,即使学生家庭或自己无力负担得起学费,进入高校享受高教服务的正利也不应被,除非未能通过必要的资格测试(高考成绩)。现状与这种“完全”概念的高教服务尚有距离,但朝此方向演进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也不应该让其逆转。

  在此视角下,提高学费会有怎样的后果?

  很简单,提高学费可能把很多优秀学生拒斥于大学门外,特别是贫困地区的优秀学生;而原因只有一个:负担不起学费。这与“以学费”何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自或为企业宣传文章,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具体行为。

  在我的观念中,举凡可能,所有的公立教育都应该免费;如果经济与财政实力不允许,那么,举凡可能,所有的公立教育都应该从低收费;如果尽量从低不可行,那么,所有的公立教育都应该按“低于平均成本”的标准收费。低于平均成本的差额,由财政提供资金。科技的飞速进步,旷野书库特别是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飞速发展,极大地降低了知识和学生获取知识的边际成本,使得提高学费之议更加不合时宜。

  况且,中国的财政实力已经能够支持“低于平均成本”的高教学费,因为《教育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已经为公立教育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在多数基层中,教育支出一直是财政支出的“大头”。

  本质上,高教问题不在于“差钱”。以某种标准衡量,根本不差钱。“某种标准”包括对现行教育财政资金配置结构的大幅调整;在这个领域,局部的支出浪费(钱花不完)与局部的资金缺口之大远高于想象,旷野书库但的财政配置机制使得“锦上添花有余”的大量资金,很难转移出来并到“雪中送炭不足”的地方。没有教育财政体制方面的深度,这个愿景很难实现。

  就私立学校和非名校而言,“吸引好老师”的方法有很多,其中一个是聘请:提供少量资金并配合以荣誉性赏,从名校聘请强化自己的师资力量。这个领域的高校合作空间巨大,而且切实可行,支持时尤其如此。

  进一步的包括强化“高校间公平竞争机制”。目前的竞争机制几乎一边倒式地有利于重点名校,涉及财政拨款、生源、课题立项、考核标准等各个领域。如果企业间平等竞争很重要,那么也就没有理由拒斥高校间平等竞争。

  更为根本的涉及“高校教育”的定位。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真正的问题也不在于“把就业率当作第一目标”;真正的问题在于必须把高校教育作为促进知识创新与的前沿阵地,作为培养高素质现代的中流砥柱,作为促进国家竞争实力与崇高荣耀的战略阶梯。

  没有钱寸步难行,但钱再多也“砸不出”好的高教。相对于“砸钱”而言,教育体制与机制层面的深度带来的“红利”确切得多。

原文标题:王雍君:为什么对提高大学学费旷野书库之议不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caijing/2020/1018/3739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