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即时科技工业化养殖行业,该为爆发买单吗?

  《罗密欧与朱丽叶》——虽然是被的爱情,但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在无人时的偷偷一吻,却成为了经典。

  

  

  网科技讯 时间4月11日消息,随着新型(Covid-19)在全世界的不断爆发与扩散,关于病毒的起源也流传出许多不同的版本,而且在某些用心人员的下,许多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将其归咎于中国人。当然,这种毫无根据的泼脏水行为最终也不过是“打脸”而已。

  

  

被的海鲜市场。

  事实上,作为Covid-19病毒的者,我们同样想要了解引起当前的病毒从何而来?病毒是如何进入海鲜市场并最终给人类的?毕竟,只有“知其根源,才能对症下药”。

  新冠病毒的途径:宿主—中间宿主—人类

  科学家之前认为,Covid-19病毒是自然进化的产物。美国拉霍亚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传染病专家克里斯蒂安▪G▪安徒生对其基因序列的研究表明,它可能是在实验室或其它研究项目中制造的。这是真的吗?

  

  

研究人员对蝙蝠进行病毒样本采样。

  然而,安徒生接下来的研究马上就了自己的结论,这种病毒最初的动物宿主是蝙蝠。他的团队最终证明Covid-19的序列与其它感染蝙蝠的相似。即时科技然而,这也只是再次中国科学家的研究结论而已。

  科学家认为,由于其它蝙蝠都是通过中间的动物宿主传染给人类的,因此这种新型也以同样的方式传染给人类的。那么谁才是中间宿主?有专家猜测,这种动物可能是穿山甲。虽然这一猜测并未得到最终证明,但是一些研究团队已经发现Covid-19和其它感染穿山甲的之间的序列存在相似性。

  如果这确实是病毒到人类的途径,那么就存在两个关键过程:一个是我们和中间宿主之间的,另一个是中间宿主和蝙蝠之间的。到目前为止,人们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人类和中间宿主之间的上,因而的矛头指向了海鲜市场和人们吃野味的,但这两个过程都是引发大流行的必要条件。

  

  

被视为新潜在中间宿主的有鳞哺乳动物——穿山甲。

  蝙蝠向野生或半野生中间宿主病毒的过程是如何发生的?

  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农业生态和经济研究机构的进化生物学家罗布•认为,这次爆发的原因可以追究到人类与生态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即时科技人类与生态之间的互动导致病毒从宿主给中间宿主,最终给人类。有人将其归咎于中国养殖的工业化转变,家禽背了黑锅。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实现了食品生产体系的工业化转变。随着工业化农业占用越来越多的土地,部分小规模的农民最终转移向更加无法耕种的荒野或者更靠近森林边缘的地方,也就是蝙蝠和病毒潜伏的地方。与之接触的密度和频率增加了,因此病毒的风险就增加了。

  

  

一家养殖场的内景。

  在最近几十年里,不断增长的人口开始向原始生态系统推进,导致了人畜共患疾病数量的增加。事实上,埃博拉病毒和艾滋病病毒都有这样的记录。但在这种转变的背后还有另一种转变,那就是食物的生产方式。农业综合企业的现代化模式也促成了人畜共患病的出现。

  工业化养殖与病毒的强化、

  我们以流感为例,这是一种被认为具有高流行潜力的疾病,在过去500年里已经造成了大约15次大流行,让人类死伤无数。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的空间流行病学家马吕斯•吉尔伯特称:“高致病性病毒的出现与工业化家禽养殖系统之间存在明显的联系。”

  其原因就包括鸡、鸭等家禽在工厂化农场内的密度以及它们在同一家农场内繁殖带来的基因相似性。如果一种病毒被引入到这样一个群体中,它可以迅速,而且不会任何其的基因变异。而且诸多实验和观察都表明,这个过程会导致病毒的毒性增强。如果它扩散到人类当中,我们就会有烦。

  在2018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吉尔伯特的研究团队提出,一种非致病性毒株会在养殖场内变得更加。他们发现其中大多数发生在工业化家禽养殖系统中,而且更频繁地发生在发达国家。换句话说,与中国相比,欧洲、和美国出现病毒的几率更高。

  

  

H5N1病毒爆发期间,人们应对。

  当然,无法否认的是中国最近几十年内出现了两种高致病性H5N1和H7N9,而且两种病毒都能感染人类。但是,中国通过大规模接种H7N9疫苗,从而结束了H7N9的人际。虽然中国是世界上主要的家禽出口国之一,但其家禽产业并非完全由中国人拥有。在2008年经济危机后,总部位于纽约的投资银行高盛投资就进入了中国的家禽养殖业。

  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意识到工厂化养殖和新型流感之间的联系。亚利桑那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迈克尔•沃罗贝指出,在被带到工厂化农场之前,家禽是被养殖在户外的。他认为,工业化养殖可能会增强病毒毒性,但也可能从一开始就能家禽不受病毒感染。尽管如此,沃罗贝并不怀疑养殖业以及其它人与动物的相互作用已经塑造了我们的疾病生态。

  流感病毒可能来源于猪、马、鸡、鸭。

  此外,还有研究人员认为,流感很可能是在4000年前鸭子驯养之后首次成为人类的一种疾病。但人类也可能从猪身上感染流感,并将流感传染给猪,毕竟猪也是与人类共同了几千年的。

  

  

养殖场内的鸭子

  沃罗贝甚至在几年前提出,鸟类或许不总是人类流感病毒的主要中间宿主。他说,直到大约一个世纪以前,人们可能还从马身上感染流感。大约是在马不再作为交通工具时,而且家禽养殖在西半球扩张之后,家禽才成为人类流感的主要中间宿主。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相信这种说法。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病毒学家温蒂•巴克利说,如果马曾经是流感的主要中间宿主,那么大多数鸟类病毒将包含哺乳动物的适应性,但它们没有。美国马里贝塞斯达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戴维•莫伦斯认为,马更有可能是暂时性的,而人类流感的主要中间宿主一直是鸟类,尤其是野生鸟类。

  但所有人都同意,人类与土地和其它动物的交互作用,已经形成了这种宿主与病原体的关系。正如沃罗贝所指出的,今天庞大的人口规模意味着,家禽养殖的规模前所未有。这也是病毒的潜在风险因素。

  

  

欧洲和美国是最大的猪流感出口地。

  当然,这种情况并不仅仅局限于家禽。吉尔伯特认为,病毒毒性的增强也发生在猪群中。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 20世纪80年代末在美国首次被发现,此后界各地的猪群中开来。最近在中国检测到的毒株比早期美国发现的毒株更致命。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玛莎•纳尔逊及其同事在2015年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绘制了猪流感病毒的基因序列,发现欧洲和美国也是最大的猪流感出口地。

  不吃或者少吃肉来病毒?

  有些纯素食者在社交上,如果我们少吃肉,就不会患上Covid-19。有趣的是,其中一些被主流新闻机构屏蔽,称其并不完全正确。尽管他们得出的结论过于简单,但现在有足够的表明,肉类的生产或养殖方式导致了Covid-19的出现,这并不仅仅是在中国。

  

  

印度尼西亚多摩虹市市场上出售的肉类。

  很明显,为了防止或至少减缓新的人畜共患病的出现,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全世界的市场都需要更严格的监管。但我们也需要了解在这些市场的背后,我们的食品是如何在全球生产的。即使工业化养殖业确实能够增加病毒的风险,但让其为病毒的买单,还真的是有点强人所难。即时科技

  最终,无论病毒起源于哪里,我们眼下要做的就是不懈的抗“疫”,等待科学还我们一个清白!而且我们,曙光就在不远处!(作者/Mr.Qiu)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新闻客户端订阅网科技。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科技”。

原文标题:即时科技工业化养殖行业,该为爆发买单吗?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keji/2020/0915/3193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