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快活城》 txt 上部完结

  顾返成功入学津塘女高,东风楼已经摆过一次宴,外祖母将她所认识的都请在东风楼,纵使她自己最得意的拿手菜已经没有家乡的味道,小小的不足也很快被香槟的气味替代。

  今天只属于贺峥家中的庆祝,兄妹三人做成一桌,请来的厨师是位正的西,牛排三分熟,焦干诱人的表层下是鲜血淋漓。

  津塘女高是本市第一座合办的贵族中学,上流的淑女们都接受了良好的礼仪教育,不论心底是红是黑,面上一定要挂着完美的笑。

  顾返时刻谨记着外婆的交代,这次她能够入学津塘女高,多亏了贺峥捐赠的图书馆和营造的关系,她要对贺峥。

  当年贺峥贺因兄妹两被抛弃至所时东风楼不认他们,今天贺峥不计前嫌,帮助东风楼解决了债务危机,还送她入学,这不正是以德报怨吗?

  虽然,她出生没多久父亲就被,获救后对方家中认定母亲和她是扫把星,将她们母女扫地出门,二人重回东风楼。多年后警方才查出凶手是她母亲的年轻情人,她母亲是,报道铺天盖地,满城皆知。

  也刚刚是那个时候贺峥换了面目出现,他为母亲请来最好的律师,又请一位神父听她,将她的形象扭转成一位需要被救赎的女人。

  所以当贺因提出要她搬出东风楼,来和他们兄妹一同住的时候顾返欣然答应。虽然贺峥严肃了些...但总好过卖女求荣的东风楼。

  贺峥平日是工作狂,对猫猫狗狗的毛过敏,他有以为私人...或者说贴身助理叫做许曼妮,她是这栋内出现频次最高的客人。

  贺因参考她喜好,亲自为她设计,巨大的衣帽间让她爱不释手,在东风楼的时候,所有的衣帽间都被几位姨妈侵占,她只有一间小小的卧室,其中大半空间都被一架钢琴占据。

  贺峥和许多男士一样不好吃甜品,他亦不爱西洋传来那一套餐后酒的习俗,饭后只喝一杯清水,修长十指落在红木餐桌上,颜色对比鲜明。

  贺峥一直不喜欢贺因的雕塑事业——理由也很特殊,他有洁癖,不喜欢贺因将屋子里弄得全是泥巴味道。

  顾返有许多同学去过欧洲旅行,与其说她向往古典浪漫的欧洲,不如说她更羡慕那个别人都去过的欧洲。

  打肿脸充胖子的东风楼,别说带她去欧洲了,就算带她去趟日本都是件困难的事。

  贺峥说:“想去随时都能去,不必非学雕塑。既然不爱学钢琴,小提琴怎么样?上月我刚去看过赵老板女儿的演奏会,她女儿也在津塘念书,比你高一年级。”

  她形体利落端正,言语间有不同这个年纪的稳重,贺峥能从她身上看出点律政佳人的影子来。

  顾返谨遵贺因的,贺峥喜欢听话又自律的人,只要哄得他开心,他既然还没有成家,那么财产都是会留给她的。

  谢老板是贺因的赞助人,也是情人。顾返偷偷问过贺因为何会喜欢一个长满皱纹,年纪足矣做她父亲的老男人。

  津塘女高的学生来自于澜城百分之零点零几的贵族家庭,这样的传言,十有是真。

  电子音着神经,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躁动,顾返尽情地扭动。她身高并不出挑,可是四肢纤长,今夜穿一身。

  她正打算回头喊人,却看见谢易城沉入深海的眼眸,怒气变成灿烂地笑容:“你占我便宜!”

  谢易城的手.....她的皮裙里,隔....戳:“....的,成了这样。”

  包厢里迷离的灯光另她的脸庞变换着颜色,她的脸上唯有两只黑色的眼珠是不变的黑色。

  少年的....抵在她.....上,灼热欲出,忽然的敲门声打破这一切,二人齐齐望向包厢的挂表——十二点整,灰姑娘要离开她的王子。

  不过三十秒钟,皮衣短裙变成一身浅蓝色水手服,她进洗手间迅速洗了把脸,出来时已经是素面朝天的。

  “你什么!他是我亲哥。”顾返朝他的脸颊轻拍一巴掌,“我怀疑他根本就...不起来。”

  贺峥回到家中,菲佣替他将外套收了回去。款型有致的西服像一条条戒归在他身上,下巴至喉结的距离,肩宽与腰臀的比例,都似由人体美学的比量而造。

  美中不足是他双眼有轻微近视,一副银边的眼镜架遮住他的眼与其中的情绪,令他变得高不可攀。

  “哥,前两天定制的旗袍送来了,你看看,当初我说返返适合墨绿色,你非说老成,穿在身上多好看?”

  贺峥没戴眼镜,只能看见墨绿色的旗袍与雪白色的皮肤模糊成一片。他含糊地说:“是很好看。”

  “你是他亲妹妹,难道还怕他对你有?放心好了,我这样的光着身子在他面前走他都不会看我半眼,你想勾起他,也得再长几年。”

  转眼间她已换上蕾丝睡裙,长裙将少女身躯严丝合缝地,如道院的修女。

原文标题:《快活城》 txt 上部完结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shishang/2020/0321/6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