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草根吧医院船除了用嘴建在朋友圈里故事可多了

  这几天,图中那条医院船突然红了起来。美国到底有几条医院船成了微信群和朋友圈的一个新梗——美国为了对付部署了医院船,有的说十条,有的说三十五条,草根吧这真的彰显了美国的强大。当然了,只有两条在海里,其余的都只存在于那些说多少条的先生们的朋友圈里。

  确实,美国海军目前只有两条医院船,一条“”和一条“舒适”,都是用了30多年的。这两条医院船基本是一张图纸造出来的,所以他们的位,草根吧规模和设备都没啥差别,每艘船有1000张以上的床位。作为满载排水量近7万的大船,这两条船不仅各种娱乐和生活设施极为齐全,舒适性可圈可点;而且的医疗器械一应俱全堪比一个大型的三甲医院。

  医院船,顾名思义在海上跑的一条船装了一个医院。干啥用的?当然首先是要为海军服务,然后是为海军陆战队和军兵种在陆上野战医院里不方便救治的伤病员服务的嘛。

  毕竟船可以造的非常大而且满世界跑,各种设备不用好像陆上的野战医院一样辛苦的搬来搬去。见过CT和核磁共振的设备有多大吧?搬起来有多辛苦你也可以设想一下了。

  就算陆上出现伤员的时候,快速用直升机送来就得了。毕竟搬伤员比搬动那些死沉的设备效率高多了吧?

  既然是直接为战场服务的,那么这条船上的设备其实主要是针对外科用的……虽然建造的时候也考虑可能会有传染病人出现,也搞了一个传染病区但是其实也就是几十张床位大小。现在要想整条船直接拿来全部收治新冠的患者就不免为难了。

  船,是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多数舱室基本只能靠着通风系统。原先设置的传染病区倒是有单独的通风系统了,但是其余的部分可不是啊!如果不就拿来用,那船上的医护人员可悲剧了,整条船都会成为污染区,他们就连脱了防护服上厕所的空间都要没有了。想想看,最近海上那几条“公主”游轮的悲剧在这里重演,傻不傻?

  偏偏船上的通风系统可不是你把风扇电机反过来转那么简单。因为医院船要确保在战区附近复杂的,其实他们的通风系统都是“三防超压”模式的。换句话也就是通风口吸入空气之后,送去过滤器进行过滤确保核沾染尘埃,化学毒剂还有生物武器的颗粒不会进入船内,而且船内舱室的压力始终要大于舱外,这样子外面没经过过滤的空气才可能不会通过缝隙进入舱内。

  现在收治传染病人,为了防止病毒通过空气外溢,正好需要舱内压力始终小于舱外,那么舱内的空气就要被不断抽走然后过滤。先不说别的,抽气机,过滤器和送风机的次序就正好过来了。你真的要改那就基本上快把整个通风系统拆了再过来,在狭小的船内这工程量……

  至于船上原本配备的人员其实要说治疗新冠怕是也不够用的,原本编制1300多人的人员里倒是有几个搞微生物化验的,也可以做聚合酶试剂检测,可是设备就一台,一天开足马力能检验百八十人就不错;管呼吸机的技师一共才9个人,呼吸机也没多少。真的整条船都治疗新冠用了,怕是会累死哥们几个。

  你要说人员可以换,设备可以加。问题是就算7万的船,地方也实在是有限。大了真不如让他们几个上岸去找个医院帮忙了。

  当然,也不是说医院船一点用处也没有了。最少可以把某个医院内不是新冠的患者,尤其是那些外科的患者接过来,然后集中精力去一下那个医院。这个可以有。

  其实医院船出现的最大作用还是在态度上。毕竟医院船虽然是在海军注册船籍,但是是典型的非武装船只,不算军舰。不打仗的时候,经常拿着医院船航行到世界各地去搞搞慈善性的援助,所以“医院船”基本上成为一种救护生命的象征了。

  早前海军中倒是也有医院船,但那时候的国际法可没有明确说不许碰。所以其实也不太专门建造医院船,更多的是拿着军舰改改就用了,据说这个传统从古希腊著名的雅典舰队就开始有了。当时他们专门留了两条船不冲到前线,而专司救治本方的伤兵。不过考虑到当时的,估计这几条船应该也是有武装的,必须打仗时候也能打。

  后来大英帝国以舰队称雄世界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1778年英国建成并服役“胜利”(HMS VICTORY),这是一条当时典型的三层甲板装了104门舷侧炮的战列舰,作为旗舰。不过到了1797年因为频繁参战多处损坏而没时间修理,不能继续当做舰队主力了,于是英国人撤走了三层甲板上的大炮清空了弹药库,将各层甲板为病区,成为近代第一艘医院船,用来救治舰队在海战中出现的伤病员。

  只是后来为了对抗拿破仑法国和西班牙联合舰队的需要,造新船来不及,英国人又火速的把这条船修理一番重新当做了著名海军将领纳尔逊的旗舰,并且 跟他一起了特拉法加尔的辉煌胜利。

  英国人设置医院船常合理有效的。从风帆技术成熟以后,舰队航行在海上,而且当时舰船位有限,单独在一条船上设置伤员区显然不合适,条件差不说也挤占了宝贵的空间。在这个地方多装两门炮不是更好?

  所以随后开始纷纷效仿,只不过根据的国情,好多时候医院船可不是好像“胜利”这么体面的,有的很草根……

  比如南美国家秘鲁跟玻利维亚交界处有一个共用的喀拉拉湖,周边算是两国人口密集地区,所以秘鲁在湖里也设置了一个小舰队,于是也弄了一条医院船。

  别看这就是个150的小船,当年秘鲁也没法造,只能从英国买。可是喀拉拉湖跟海洋并不想连,最后只能把这条船拆成很细小的零件,然后用骡子运到湖边重新装起来。而且具有特色的是,这条船考虑了当地的条件,作为动力的蒸汽机不光烧煤,也可以烧劈柴甚至烧干牛粪。

  当然最开始这条船还不是当医院船用的,而是打算当运输船,架了几门小炮的。只是在这里真的没仗可打,反而是沿湖地区居民点不少但是道很惨(记得这条船是骡子运来的吧?),所以秘鲁军方干脆拆了那几门小炮改成了医院船,专做好事了。

  其实这么小的船,最多装几个医生和最简单的医疗器械跟药品就差不多了,充其量算是一个流动诊所。

  既然医院船挺有用,世界有一阵子都没少了装备。美国在一战时候最多有50多条医院船,二战的时候也有17条,战后因为美国仗越打越顺手,伤亡压力不是那么大,所以后来干脆只集中造几条大型医院船,追求舒适性去了,所以后来就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用3条,海湾战争用2条……英国作为现代医院船发明者,二战时候也有11条不过都是民船改装的,因为钱紧嘛,军舰优先,但是后来就越来越“费拉”喽,现在只有一条旧直升机航母训练舰改的“百眼巨人”。其实这也不错了,想想看他们主力舰队一共还有多少人?

  这里必须提一句当年跟着波罗的海舰队绕过大半个地球来远东的沙俄医院船“奥廖尔”。欧洲不少国家有个传统,贵族本身要当军官的,而他们家里的妇女们也不能在战争里闲着应该去当,这样子才能表现的全民同仇敌忾。就这么着,这条“奥廖尔”医院船上满载着各种伯爵夫人,男爵小姐啥的。

  本来舰队司令官罗杰斯特文斯基为了闯过明知道有日本重兵的对马海峡,全舰队灯火管制,只要摸黑闯过这一关就能到海参崴,算是奇功一件。偏偏贵族肯定有个性嘛,这些夫人和小姐们压根不搭理这个茬,我们是医院船啊!前两年的《海牙第三公约》说好了“不得捕拿”嘛,日本也签字了的。

  于是他们在医院船上开舞会!!弄得整条船灯火通明,结果让日本的哨戒舰发现了。

  饿狼一样扑过来的日本舰队干掉了整支波罗的海舰队,顺手也抓了这条医院船让这些贵族夫人和小姐一起当了俘虏。

  二战进行到后期,日本的海运基本被掐断,南洋大批部队成了孤军。于是他们就开始动歪脑筋,借着医院船偷偷运兵把那些孤军撤回来,或者运输武器弹药和给养啥的,走夜多肯定遇见鬼,结果最后闹出了“橘丸事件”。

  1945年8月3日,日本医院船橘丸从印尼搭载战斗部队第五师团第11联队上船,为了装的像,他们专门命令全船官兵不得随身携带武器,也着军装,一律身穿病服,并有完整的临床病历,所有随行的武器,军装,弹药,电话装置等军需品一律打包装入带有红十字标记的箱子中,反正看起来似乎没毛病了。

  美军的舰在在菲律宾海岸将其拦住停船检查。按照海牙第三公约,交战方虽然不能捕拿医院船,但是可以行使登临权进行检查,确保对方不耍花样。结果美军的登船队很快就看出来问题了。

  美军提问“船上怎么一个都没有?”“为什么没有任何伤员?”等,日方立刻张口结舌,更滑稽的是美军那些“患者”时候,没几个答得上来自己得了什么病。这使得美军越来越疑惑开始彻底了,最后从船舱里标有红十字标识的箱子里搜出了武器。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草根吧三艘舰炮口虎视眈眈之下,船上的50名军官除了军刀也没别的东西在手边,只能乖乖的被美军带到了舰上,然后剩下的1562名士兵眼睁睁的看着美军登船队忙了好久搬走了所有装着武器弹药的箱子也没法子,最后只能乖乖跟着美军舰去了战俘营。幸亏11联队联队长佐佐木五三携带军旗搭乘飞机先行出发,侥幸未被俘。

  美军仔细之下发现,这条船还线们已经用相同方法成功偷送了48师团,这是橘丸第二次了。于是战后美军把能找到的责任人都送上了军事法庭判了刑。

  有介于此,战后的1949年在完善《海牙公约》体系的时候重订《改善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境遇之公约》时候明确,医院船壳体的水线以上涂白色,两舷和甲板标有红十字图案,悬挂本国国旗和白底红十字旗,在任何情况下不受和捕拿.全船工作人员持有国际上的身份证并佩戴特制的臂章。当然了,医院船的非武装属性也决定了,它不可以装载重型武器和太多轻武器,只能有少量的用来必要的自卫。不过这个公约也了,医院船可不能只管本方的伤病员,连对方的也得管。当然了,交战国的军舰还是继续有权登临检查的。

  就这样子,今天我们看见的医院船外观都是很明显的白色,并且五面(甲板上也有,给飞机看的)都画着大大的红十字。

原文标题:草根吧医院船除了用嘴建在朋友圈里故事可多了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shishang/2020/0325/109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