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实名举报大半年我朱国瑜博客过得非鬼

  连日来,一篇名为“一个的”的网帖被广泛转载,网帖由于涉及领导司机、强拆、、、等一系列的关键词,在网络上激起千层浪。

  处于漩涡中的就是茂名市外事侨务局的朱国瑜。朱国瑜一直强调,导致母亲死亡的根本原因是高州党政干部非法从事,朱国瑜博客他们利用手中掌握的资源强势,财富。

  近日,南方日报记者从高州市委办获悉,高州市成立了“关于朱国瑜反映问题协调处理工作组”,有关职能部门对有关责任人依规作了处理。

  1月12日,朱国瑜将花了大半个通宵写的发到博客,的他想了一个自认为不错的标题———《一个不要命的的》。结果发现,博文总是无法通过审核,他只好重新编辑,把标题改为《一个的》。于是,这篇署有实名的打着、领导司机、强拆、等一系列标签,在网络上像病毒一样开来。

  朱国瑜的身份已经得到确认——— 茂名市外事侨务局的科级。他在中反映“高州市纪委司机”凌远国等强拆自家民、雇请“”把母亲古丽芳、事件得不到查处,他已经得走投无,决心鱼死网破,以死抵抗。

  迄今为止,古丽芳的尸体在高州市殡仪馆已经冷冻了大半年。朱国瑜之所以写,主要是因为母亲古丽芳的突然死亡,这是他心里无法打开的死结。

  朱国瑜出生在茂名高州市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都以务农为生,他是家中的长子,还有弟弟和妹妹。朱国瑜幼时头脑聪明,学习勤奋刻苦,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小神童”,即使到现在,曾经的邻居赖婆婆谈及朱国瑜,仍然竖起大拇指,“他是我们这一片学习成绩最好的,考上了的大学!”

  1985年,朱国瑜在高考中勇摘桂冠,以茂名市文科英语类状元的身份考取了外交学院。这是朱家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跳出了“农门”的朱国瑜顿时成了整个家族的骄傲。

  然而,弟弟和妹妹却没有向哥哥看齐,均未能考取大学,只好留在高州谋生计。根据朱国瑜的描述,父母老实,朱国瑜博客家里条件不好,经常被人。自从他去读大学后,情况才有所改变。

  朱国瑜的邻居和亲戚一致反映,朱国瑜很有孝心,经常回高州老家看望父母,还经常给邻家的高龄老人零花钱,加上有学历有知识,所以他在家乡拥有不错的口碑。1991年,朱国瑜在外交学院学习6年后,获得双学位。孝顺的他主动申请离老家近一点的茂名市工作,以便可以照顾年迈的父母。

  尽管没有像同学一样留在京城和省城工作,但“端上国家铁饭碗”的朱国瑜依然是老家人口中的“出息之人”。

  朱国瑜的母亲古丽芳死于去年6月2日。早在去年5月1日,古丽芳向高州市北关报案,称因屋地问题在建筑工地被打。次日,北关委托对古丽芳的伤情进行鉴定,结果显示为轻微伤。

  一向身体健康的古丽芳不舍得花医疗费住院,仅仅在家用药酒擦涂伤口。半个月后,古丽芳突然发病送至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母亲的死亡来得太突然,瞬间刺痛了朱国瑜的神经。他一口咬定,因为家人一直不同意高州市某领导司机凌远国低价购买家里平用于,母亲因与施工方发生争执,凌远国便将母亲。

  朱国瑜的弟妹和家人亦坚称,母亲的死和遭到有关,他们把为古丽芳的希望寄托在朱国瑜身上。在他们看来,名牌大学毕业的朱国瑜是个“有地位的人”——— 在工作,见识多,人脉广。

  中山大学鉴定中心曾在去年7月14日对古丽芳的死因进行鉴定——— 符合因患心脏疾病引起急性循环功能障碍,最终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但这一鉴定结果遭到了朱国瑜的强烈质疑,他怀疑凌远国买通了“”。所以,他宁愿每天支付殡仪馆100元用于尸体冷冻,也不愿将母亲的尸体火化,称必须找到更加权威的机构来重新鉴定。

  北关做出的调查结果也无法让朱国瑜信服。北关根据收集的现场和询问等材料最终认定,没有凌远国曾经派人古丽芳。

  身为的朱国瑜却对所做的调查报告高度质疑,认为这是高州方面、相互的结果。他要求高州本地调查人员回避,如此才能调查结果客观。“我不能让生我养我培养我的母亲死不瞑目。”

  在朱国瑜看来,母亲的死,祸起凌远国低价购买自家平用于,遭拒后凌远国便痛下。

  高州市潘州东162,一栋9层新楼在周围的矮片建筑中格外显眼,背靠高州著名的景点冼太庙,这里是当地人的市区黄金地段。

  建筑工地正在紧张施工,该楼主体工程已经完成,现在正在赶工等待完全竣工。新楼背后的一栋矮小平,就是朱国瑜老家的子。据街坊称,当年,朱国瑜就是在这栋平里学习,最终跃出农门。

  根据高州市委办出具的一份关于处理朱国瑜情况的汇报材料显示,潘州东162的业主为凌远国、黄豪、刘家驹。其中,凌远国为高州市机关事务局司机,刘家驹为高州市机关事务局副局长刘淦飞的父亲,黄豪为高州市建筑设计院停薪留职人员。

  凌远国承认,自己他人买地建,目的就是等子建成后出售获利。他回忆道,因为和朱国瑜老家的瓦毗邻,考虑到建设需要,他先后两三次去茂名约朱国瑜吃饭,协商购买该屋,出价25万元,而朱国瑜最低要价45万元,双方最终未能达成购买协议。

  朱国瑜提供的该国土使用证显示,其瓦共39平方米。他说,之所以还价45万元,首先是因为自家子的确位于高州市区黄金地段,土地价格逐日疯涨;同时他也直言不讳“的确是想搭他们建的顺风车才抬高价格”。“这不是国家征用而是个人征用,买卖当然可以还价。况且他们以个人自建屋名义进行商品,里面有那么高的利润。”

  附近居民透露,该区域的新价大约为每平方米3000元。高州市场的人士提供的估价显示,同地段土地价格在每平方米1万元左右。朱国瑜博客

  朱国瑜家人和凌远国之间的旧屋购买协议未能达成,成为双方矛盾产生的根源。而施工过程中有意或无意的磕磕碰碰,则直接将双方的矛盾。据朱国瑜称,凌远国在谈崩后曾经过他和家人,这也为后来的矛盾升级埋下了种子。

  凌远国等人的自建自2009年底开始施工后,朱国瑜家人多次以对方建自己权益为由提出。朱国瑜向记者解释,被的权益主要是指相邻权、通风和采光权,以及对方拆除了自家瓦的屋檐。

  高州市委办公室的汇报材料显示,屋买卖未成后,当新施工建至首层铺设模板时,朱国瑜家人以建多占空地为由提出,并于2010年3月份先后两次前往工地干扰施工,有一次被北关,警方提醒朱国瑜的母亲古丽芳,如存在土地,应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凌远国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才是这个中的真正者,之所以产生是因为朱国瑜依仗在茂名当科长的身份,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他在给茂名市外事侨务局的一封书中写到,他们受到朱国瑜的,以天价向他们强屋,导致他们直接经济损失达十几万元。

  朱国瑜则认为,(凌远国、黄豪、刘家驹)建子的股东都是高州市领导,以强欺弱,老实的母亲只有选择用身躯去。去年5月1日,古丽芳再次前往工地施工,这也是她人生最后一次前往工地。

  谈起在网上公开的原因,朱国瑜表示,因为自己手上掌握着高州黑幕的重大,之前已经遭到多次,他害怕自己和家人被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已经向上级领导反映过多次,但均石沉大海。于是,他认为“对手太强大”。

  朱国瑜坦言,实名举报的半年中,自己也承受了来自单位和家庭的多重压力。茂名市外事侨务局的领导多次找其谈话,说虽 是家事不方便介入,但还是规劝他“要以大局为重”。尽管如此,单位领导和同事眼中的朱国瑜口碑尚可——— 工作勤奋努力,为人谦虚厚道。

  朱国瑜的老婆并不理解和支持丈夫的举动,她在外地做一些小生意,对朱国瑜的态度很生硬,现在,朱国瑜因为整天忙于,女儿的学习和生活只得托岳父岳母。除此之外,家里的生活也过得紧巴巴的,朱国瑜称自己已经欠下一债。“大半年的生涯,过的生活人不人鬼不鬼。”

  迄今为止,朱国瑜已经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和反映情况,最主要的渠道还是通过网络。大半年来,他先后开了两个博客,取了个ID叫“”,先后发表了100多篇博文。他每晚都要忙到12点才回家,甚至通宵达旦更新博客内容。“我只是为母亲,揭露,我不给添乱,亚运期间一直很安静,我也希望近在广州的亚运会能够更加精彩。”

  除此之外,朱国瑜还去找过大学同学。现在,他那些留在的很多同学已经成为了司级领导。然而,同学能给的只有同情和安慰,有同学劝他认命,要他为自己的前途和生活考虑。“我也明白,这就是现实。”

  凌远国称,朱国瑜是读书人,过于聪明,强子不成,就专门抓他们的小辫子,利用、实名举报来吸引眼球,从而达到漫天要价的目的。

  每次回高州老家,父亲在和朱国瑜告别时总是老泪纵横,嘱咐儿子小心自己。在父亲眼中,朱国瑜仍然是他的依靠,他,在茂名当官的儿子是家里唯一的希望,他肯定可以帮死去的老伴。

  “别说前途了,现在我真的什么都豁出去了。”朱国瑜哽咽着说完,慌忙找纸巾抹掉眼角流下来的泪水。他说自己是个坚强的人,母亲去世以后,这是他第一次落泪。

原文标题:实名举报大半年我朱国瑜博客过得非鬼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shishang/2020/0327/220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