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西安8西安养生会所旬夫妇养生会所“消费” 3个

  3个月花了40万元,城东一对八十多岁的老夫妇被一个养生会所拉进去后的消费能力令人瞠目结舌,而据两位老人讲,他们只不过是做了一些、拔火罐、艾灸之类的常规项目,老夫妇在外地的女儿了解后也大吃一惊,立刻赶回西安求助。

  在的孙女士有两个妹妹,一个在无锡,一个在日本,除了过年,平时三姐妹很少回西安。6月19日,孙女士和在无锡的二妹赶回西安,原因是八十多岁的父母在西安一个养生会所3个月花了40万元,会所近日又在催收20万元,说是用于新的治疗,所以她们回到西安,想把事情弄清楚。

  孙女士说,“今年春节期间,爸妈告诉我们姐妹三人,他们在逛咸宁中一家时,被旁边一个养生馆工作人员拉进店里,他们禁不住人家的忽悠,办了一张3000元的足疗卡。那时她们并未在意。”

  “不久前,西安养生会所我小妹从日本打回电话,父母无意间说了近几个月已在养生会所花费了40万元,目前还被催缴20万元。”孙女士说,“我爸妈肯定是了,我们要。”

  当事养生会所位于城东咸宁中一停车场附近,店面不大,也普通,被分成数个简易单间。昨日下午2时许,在该养生会所门口,孙女士姐妹二人打110。

  听完孙女士讲述,该会所一名女负责人表示经理不在店内,“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咱们可以谈,退款不是不可能,叫来干啥?”这名负责人在多次联络经理后表示,双方可约时间交涉此事,可适当退款。

  对于两位老人短短三个月在这里消费数十万元的问题,这名负责人称,会所内所用养生材料精油价格昂贵。但孙女士要求查看其进货价格单时,这名负责人称经理不在无法查看。

  该养生会所的营业执照显示,该店经营范围有美容、沐浴(足浴)等项目,“你们有资质从事火疗、拔火罐这类项目吗?”面对孙女士的,西安养生会所店方负责人未做答复。

  昨日下午3时许,孙女士的父母如约来到会所,看到两个闺女的一刹那,略显错愕。老人手中的三张服务卡显示,两位老人在这里做的养生项目有三个,颅内排毒加火疗、颅内排毒加,蛇毒蛋白血清加前列腺的服务。

  随后,将双方当事人带到里,该会所一位负责人向孙女士承诺,将于次日带该店经理与孙女士妥善协商处理此事。“我们暂时无法立案,报案人无法提供相关立案,就算是店方有超范围经营和价格欺诈,也是工商部门和物价部门的管辖范围。”一办案说。

  “最先拉我们进店里,劝我们办了一张足浴卡。”孙女士母亲讲,在做足浴期间,工作人员不断推荐养生项目,其中包括、火疗、拔火罐、刮痧、颅内排毒等,因经济尚算宽裕,两位老人便一步步将一辈子的积蓄交了出去。

  “确实有点贵,但会所里的人说他们多可怜,老心软,就同意了。”老太太说,为了取钱,会所工作人员至少去过他们家里3次,帮忙查看老人的定期存单哪张适合支取,“店里会计还跟着我们到多个银行去取过钱。西安养生会所”老人讲,他们已花了40万元,但近期店员又因需要治疗催缴一个20万元的费用,两位老人觉察到不对就拖延未缴。

  “做治疗时,经常能见到别的老头老太太。”老人讲,但并不知道别人缴了多少钱。说起疗效,两老人连连摇头,“一开始还有点感觉,可后来还是哪儿该酸痛还照样酸痛。”

  采访期间,华商报记者见到了另外两名刚做完治疗准备离开的老人,他们也表示该店价格昂贵,有一次一万多的,有几千的,效果却不明显。

  “我觉得我父母了,也是为了警示这家店不要。”孙女士说,她希望通过华商报提醒别的老人不要花这些钱。

  “这事一结束,我俩准备把我爸妈带走。”孙女士姐妹俩内心充满了,父母养育了她们姐妹三人,但她们均在上大学后远离父母。孙女士今年已50多岁,最小的妹妹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离家了,现年八十多岁的父母已孤独居住20多年。

  “也许是我们没有陪在身边,他们太孤独了,又不希望给子女增添负担。”孙女士称,她曾听父母说过这家养生会所的人对他们态度特别好,老人们也许是在找寻一种生活中缺失的东西。

  孙女士说,今后她们将把父母带在身边,让老人享受子女的孝顺服侍,“希望以我们的,提醒更多人多去关注家中老人的生活,避免他们。”

原文标题:西安8西安养生会所旬夫妇养生会所“消费” 3个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shishang/2020/0402/383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