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章节目录 手转星移(版)(48)

  烧书阁 辣文肉文 手转星移(版) 章节目录 手转星移(版)(48)

  手转星移版48偿愿的淫梦作者:rking201978字数:11988四十八、偿愿的淫梦《都市丽人行》的拍摄已经接近尾声了,现在正在赶拍乐静婵最后的几个镜头。她再过几天就要转去别的剧组了,为了避免两头奔跑,决定先完成她的戏分。

  而另外的两位女主角,今天除了间中替乐静婵配一下戏,有着充足的闲暇时间呆坐聊天。这可是正经的工作时间,她们不会被分配乱七八糟比如之类的任务。真是难得的舒适时光。

  “恭喜你呀!新唱片销量又创纪录了!”林昭娴诚意满满地祝贺凌云婷。今天上午,凌云婷第三张唱片《天籁》,刚刚被宣布销量已超十二白金。只推出五周,是历史上达到十二白金销量最快的唱片。这是近期除了《》票理想之外,中都集团在焦头烂额之中的唯一好消息了,当然要大肆铺张地宣传一番。

  “还有,《混沌》上榜五周,连续五周冠军。这可是你自己的作品,第一首就这么成功!”林昭娴说,“《混沌》并不是那种容易传唱的口水,可是现在满大街都在播,男女老少不管唱得好不好,到处都听到有人在哼……能有这种热度,真的不容易!”

  “我也挺意外的,不过呢……确实很开心!”凌云婷眨眨眼,掩饰不住满脸的笑容,“我也恭喜你呀!《》那电影很卖座,说上周就已经收回成本了,到现在应该赚了不少吧?还没算卖版权卖的收入呢!”

  “嘿嘿!大多数人是去看我的倾情出演的……”林昭娴笑了笑,“不过无论如何,影片被认可我也是开心的。”

  凌云婷说,“不过,电影再卖座,也没有《倚栏》已经连续四周上榜更让你开心吧?虽然排名不算高,但一首隔了几个月还能重新上榜,还能保持这么久,我印象中以前也是没有过的!”

  “确实!”林昭娴点头,“确实很开心!对《倚栏》我已经不可能寄望能有更好的成绩了,现在还能上榜,我已经觉得很神奇了!何况,我那张唱片,之前一共才卖出几千张,这几周居然冲到金唱片销量。真的,我觉得已经没有遗憾了。”

  无论如何,《倚栏》的重新上榜和唱片的重新销售,《》的功劳毋庸置疑。

  “欧老板再怎么样,也比……比这个……嗯,不比了。”凌云婷一想到李冠雄,心情一下子又不好了。

  “没事,我也不想怪欧老板了,他是商人。”林昭娴苦笑说,“何况,我们现在还要指望他呢!”李冠雄的和相继被查封,把他们搞得心慌慌,林昭娴都看在眼里。这应该是欧老板出手了吧?

  “希望欧老板真有办法对付……对付那个……算了,不提这个了。”凌云婷眼睛地周围扫了一圈,并没人走近,“给我唱片提提意见吧,尤其是《混沌》,临时增加的,为了它整张唱片的编排全改了。”

  “如果问我意见,《混沌》这首非常切合唱片的风格,甚至可以说是整张唱片的点睛之笔,其实比《天籁留声》更应该成为标题曲。反倒是第一首打上榜首的《等你回家》,风格不太合拍。假如出唱片的是我,我真的会考虑把《等你回家》这首抽出来,过几个月出个新加精选或者别的什么,重新收录这首。”

  “就是。”林昭娴说,“整张唱片的格调,是跳脱的。不过《等你回家》是榜首曲,要及时收录进新唱片,也是能理解的。”

  “真希望有一天,能够跟林小姐一起制作一张新唱片!”凌云婷由衷地说,“这张唱片我虽然开始参与一些制作,但基本没有自……唉!”

  “已经是很出色的唱片了!”林昭娴说,“无论是曲质量还是别的,都已经超越你的前两张唱片。我真的很喜欢,尤其是那格调,我自己真的未必做得出来。”

  “那下一首主打,林昭娴会推荐哪一首呢?”凌云婷打铁趁热,一下林昭娴的意见。

  “除了已经上榜的三首,有实力打上榜首的曲,我看至少还有三首吧……”林昭娴说,“一定要我推荐的话,我更喜欢《云崖放》。”既然跟凌云婷已经成为盟友,她也就知无不言了。何况她是真的喜欢这张唱片。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推这首!”林昭娴也笑了,“云端的在云崖放,不是很合适吗?”

  “谁叫我名字带个云字呢?”凌云婷格格笑了起来,唱道,“宁为泥猪癞狗,不当扯线木偶……”

  “《云崖放》其实真的很切合你……在巅峰之上唱,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林昭娴收起笑容,“最主要的,《云崖放》向往的,正如你唱的那两句,写得够明白了,正是你现在的向往!”

  “你是知音!”凌云婷点头,“身处高峰,却面临深渊,我真的当不下去扯线木偶了……我支撑得很辛苦,我怕我随时会崩溃……”说到这儿,泪珠儿在眼眶里流动。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林昭娴叹一口气,“说说你的唱片吧!”她虽然理解凌云婷的心情,虽然能够跟她共鸣,但退出坛之后,再来谈论曾经的对手的唱片,心底里也未免有点酸溜溜。

  最早确定的第一主打其实就是《云崖放》,结果《等你回家》要随电影上映首先推出,它打上榜首之后,我们后面选择主打的压力就轻了很多。《天籁留声》是研究了好一阵才带点冒险的心里推出的,当时怕听众不太接受这风格。后来又要先推《混沌》,造成原本的第一主打,要放到第四首,呵呵……”凌云婷向林昭娴介绍着。唱片的封面,凌云婷以五彩绸带为衣,屈膝坐在山顶,仰望着一片星空,画面相当唯美。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从《云崖放》的制作来看,很明显是主打的做派呀!”林昭娴说,“不过看《混沌》现在的势头,真是唱到街知巷闻,恐怕还会在榜首停留一段时间呢。新的主打可能得一个月后才能推出吧!”

  “珍惜你的巅峰时刻吧!”林昭娴由衷地说,“若干年后,这会是你永远的甜蜜回忆!”

  凌云婷怔怔地看着林昭娴,她明白这位前辈话里面的意思,那是林昭娴经历过的。良久,她幽幽地说了一句:“我的巅峰时刻,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结束……也许明天、也许后天……只是,我现在不愿意去想那么多。”要想从这个窒息的囚牢里出来,凌云婷知道,她一定必须有付出,而且很可能会很多、很多……。

  沷怖页2u2u2u、乐静婵穿着三点式泳衣泡在泳池里,摄像机对准她两只半浮在水面上的,随着水光荡漾,夕阳倒影,更显艳丽动人。

  “仰泳会吧?”张奉奇比划道,“划两下,身体左右摆动……对,胸甩一甩……”

  乐静婵闭上眼睛,就当身体不是自己的,依着张奉奇的指挥,将自己的胴体,在镜头下放开了展示。片场上的男人们不自觉地吞咽地口水,露在胸衣外的雪白乳肉在水光在跳跃,色迷迷的一堆眼睛看得都直了。

  袁显叉着手站在池边笑地看着。最近十来天,给夕雾和被封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刚刚偷了个闲,听说乐静婵的新片终于开机,赶快过来散散心。

  张奉奇说,“要带着勾引男人的笑容,一边走一边扭,优雅地下池,明白么?”

  周碧年轻时也算是个影星,还入围过好几次影后候选名单,虽然最后都没拿到,但演技是不用他担心的。

  “明白了。”周碧站了起来,长呼一口气。好久没被镜头这么聚焦过了,真的好久!不过这次,是和她的女儿一起……泳池中,周碧和乐静婵母女俩,按照张奉奇的要求,做着撩人的姿势,在水中翻滚着,高耸的和修长的,是镜头捕捉的主要目标……“摆出你们认为的姿势,随便拍一些镜头出来。”张奉奇完成了他最想要的两个镜头,吩咐道,“到时候挑好的用就行。”

  袁显叉着手看着这对母女的泳姿,笑笑对张奉奇说:“怎么样?昨晚爽吧?”

  “爽!”张奉奇毫不犹豫地点头,“小袁啊,你年轻。你不知道周碧这个名字在二十几年前多么响亮,是多少男目中的呀!”

  “是吗?”袁显瞄着周韵其实已经稍为发福的身材,回想着中她年轻时的风姿,笑道,“这老母狗年轻时是很漂亮,应该说比她女儿还漂亮。只不过,已经被玩残了。”

  “哈哈!还行吧!”御女无数的袁显不大以为然,已年近五十的周碧在他心里的美人榜中根本排不上,“这老母狗年轻时就已经是只破鞋了,难道张大导演当年没干过她吗?”

  “还真没有!”张奉奇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没机会呀!阴差阳错的老是错过,我还一直引以为憾,想不到居然真有圆梦的一天……”

  “我还是觉得乐奶娘更带劲……”袁显理解不了张奉奇对周碧的情怀,“不过这场戏是怎么回事?原著里没有,剧本里也没有?就游来游去啥都不干?”

  张奉奇笑道,“这片子不就是卖噱头吗?剧本也就摆一摆而已,怎么吸睛怎么拍。

  袁显不想张奉奇的拍戏。何况老大交代了,这部电影,确实就是卖噱头,用乐静婵连带她那过气老妈来吸睛。

  “这个嘛……”张奉奇犹豫了一下,发现也挺难回答。对乐静婵他是早有非分之想的,上次借邀戏之机,非礼乐静婵结果被她打掉两颗门牙,对于他这六十多岁的老头来说,可算是刻骨铭心的耻辱了。

  所以,昨晚母女俩一送上门来听他“讲戏”,他可就威风了。先给个下马威,乐静婵跪好,狠狠地回敬了她一记耳光,先报了那一掌之仇再说。

  然后,他翘腿坐着,命令母女俩一边扭着,一边脱着衣服,兴致勃勃地欣赏他多年前的心中,和那倨傲的女儿跳舞。当两对丰硕的乳随着身体突突起舞,两只肥大的在他眼前扭出诱人的曲线,张奉奇那根其实已经不怎么能干的玩意儿,悄悄竖起致敬了。

  他急色地搂着周碧,抚摸着这具他梦寐以求,却已经随着岁月渐渐褪色的,用舌头吸吮着她的,又嘴对嘴湿吻着,完全不管这个女人早已经变得多脏,她的嘴巴里吃过多少男人的甚至尿液……而乐静婵,地跪在他的脚下,高高翘着大,头几乎贴到地面上,一根一根地含着舔着他的脚趾。时不时的,就挨一巴掌。乐静婵知道,这老头并没忘记断齿之仇,现在落到他的手里,他不会放过折辱她的机会。尤其是现在,就是要在妈妈面前,狠狠地羞辱她的女儿!

  乐静婵强着,用她娇嫩的舌头,舔着的脚趾,含进嘴里轻轻地地吸吮着。这些日子里,她连屎尿都咽过,这又算个啥呢?不管他们要如何羞辱自己、如何榨干自己最后一点价值,她都必须完全接受,必须下。欧老板的行动已经开始了,也许,她不用再太久……她也许还值得庆幸的一点,对这种淫辱,是她的妈妈显然比她更习惯得多,不用她分心照顾。周碧开始使出她的本事,乳贴着张奉奇的胸前摩擦着,嘴唇从他的额头开始,一向下亲吻,一直吻到他的胯下。

  张奉奇满意地享受着周碧的服侍,心跳渐渐加速。他将深深捅入她的喉咙,一手按住她的头,一手摸着她翘着的。

  “终于得到你了……”他在胸中大叫着。曾几何时,他梦想着如何把这个女人按在身下,狠狠地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他曾想象着让她扭着在自己面前边跳边脱得,让她甩着充当为自己清洁身体的抹布,让她一边含着自己的一边玩着她自己的,让她翘着跪在地上请求他去她,让她张开嘴巴迎接自己的喷射然后高高兴兴地吞下去,让她在自己撒尿时替自己舔甚至……。

  沷怖页2u2u2u、张奉奇越想越是兴奋,这个晚上,他要让这些梦想,一一得到实现!这个女人,现在可以卑贱地为他做任何事,还有她的女儿……张奉奇将脚掌移到乐静婵的胸前,挤压着她丰满的乳肉。周碧的胸虽然大,但早就垮了,远不及她女儿的又大又挺,滑嫩滑嫩的,一压之下更是感觉弹力十足。“你,用把我脚擦干净了!”他命令着乐静婵。那些多年的梦想,就让这老的女儿来替她分担一些吧!

  乐静婵默默垂着头,一手扶着他的脚掌,一手推着自己的乳,将他脚趾上、脚底上看上去好象脏了的地方,在自己雪白的乳肉上擦着。老头脚底粗糙的硬皮,摩擦着女人胸脯柔滑的肌肤,留下了块块污痕,乐静婵只觉乳被刮得又痒又疼,不禁自行减小了力度。

  一边按着周碧的头,一边伸手掏到她身下摸着她的乳。虽然触手仍然肥厚滑腻,但实在太软了,对比着脚底下那对坚挺圆滚的乳,想象着周碧当年穿着清凉吊带裙起舞时胸前雀跃的跳动,他不禁感叹一声:年轻就是好啊!

  乐静婵着气,又是默默把他的脚掌举到唇边,用自己的舌头把他的脚底舔湿一块,然后移到自己胸前,将被舔湿的地方在乳上用力地擦着……然后,又再舔湿另一处,继续将自己傲人的丰乳当做抹布,拭擦掉老头脚底的污垢。雪白的乳肉上留下了一道道带着水渍的黑色污痕,乐静婵垂着头闭着眼,最近被玩乳她都会有点,但现在是自己玩自己乳,她有的只是恶心。

  但也只能着。她知道,接下来这些天,她和妈妈就算落到这老头手里了,惹他不高兴的话,吃苦头的最终也只能是她们母女俩。什么叫辱负重,什么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乐静婵已经比几个月前明白太多了。

  “没想到有这一天吧?”张奉奇淫笑着,“以前碰你一下胸,就好象挖你一块肉似的。嘿嘿!你的胸就是一块贱肉,也就大一点而已,给我老头儿当抹布刚刚好。”

  “嘻嘻!痒!”张奉奇格格笑了一声,按住周碧脑袋的手也松开了。刚刚那一下,乐静婵正舔了他的脚心,怕痒的老头脚心在圆鼓鼓的乳肉上擦着,更痒了。

  喘过气的周碧转过头,看了一眼的女儿。乐静婵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一手捧着臭脚,一手摸在自己乳上,呆了一下。

  “不过痒痒的好舒服!”张奉奇笑道,“就用你的奶头给我挠痒痒吧!”双腿伸直挂在凳子上,脚底朝向乐静婵。乐静婵“嗯”的一声,双手扶住自己双乳,将两只挤在一起,挺起胸往老头的脚上靠,在他的脚底轻轻一碰。

  “好……就这样就这样……”张奉奇一边叫着,一边又扯住周碧的脑袋向自己胯下按,将再一次塞入她的嘴里。

  “唔唔……”周碧轻轻哼着,老头的虽然竖起,但并不怎么硬,虽然勉强挤入自己喉咙,不过也难不倒嘴经百鸟的周碧。她一边扭着头吸吮着,一边挪动着,将蛋挪动张奉奇手边,供他抚摩。

  不过现在张奉奇却不想玩了,摸出一根棒塞在周碧手里,说道:“插自己!要全去哦!”反正他当时曾经幻想过的场景,今天一一体验不可。

  张奉奇眯着眼,看着自己意淫多年的女人一边跪在脚下含着他的,一边扭着手臂够到自己臀部,把那根粉红色的棒插入自己的中,按着他的轻轻地。而她的女儿,那个曾经冰山一般可望不可及的功夫明星,还捧着自己那对让无数男人垂涎欲滴的,扭着身体用乳尖着自己的脚底。

  “可惜没有奶水,不然……嘿嘿!”张奉奇突发奇想,“将来你的儿子吃奶,会不会还闻到我洗脚的味道?哈哈!”

  “都了象条母狗一样跪在这儿了,还是这么冷冰冰的样子?嘿嘿!有意思!”张奉奇道,“过来,让我玩玩你的奶!”等乐静婵稍为爬近到他手够得到的,迫不及待地一把揪住她的一扯,乐静婵皱眉轻叫一声,顺着他手扯的方向,爬到他的身边。

  “象你老妈一样,插!”张奉奇把另一根棒交给乐静婵,她跪直了,手指继续扯着她的,笑嘻嘻地看着乐静婵笨拙地扭着身体,皱着眉头苦着脸,将棒慢慢塞入自己的。

  “老母狗,你年轻时的有没有你女儿这么挺?”张奉奇双手左右各握着母女俩一只乳,捏着揉着,体验着不同的手感,一边却故意问周碧。

  张奉奇却玩得爱不释手。母女俩的乳在他的手里象揉面团般变幻着形状,周碧已经紫黑的大和乐静婵还着的小奶头一会儿就成了他甩动乳的手柄,被捏住上下左右乱甩,测验着松软或者坚挺的乳摆动幅度和弧线的区别。

  周碧和乐静婵偷偷对视一眼,双双轻咬下唇,从嘴里发出轻轻的哀鸣。而她们还得乖乖地跪直着身子,挺着胸将女人的象征送到这老头儿拿里去淫玩,自己却狼狈地把手别在背后,继续抽动着棒着自己的……“啪啪……”张奉奇玩够,双手又托着乳下部轻轻拍着,体验着四十多岁跟二十多岁的弹跳力的区别。跟周碧一拍之下沉甸甸的堕手感明显不同的是,乐静婵的乳一拍之下,就开始欢快地跳动起来,甚至他的手掌离开之后,那只被重击了一下的乳还继续蹦跳了好几下。

  “真是一对好奶!”张奉奇满意地拍打着乐静婵两只乳,欣赏着一对在自己的掌控下的眩目美景,笑道,“早就该多让男人玩玩,瞧你浪费了多少年?现在不让男人享受,难道等二十年后象你老妈这样,都下垂了?

  乐静婵悄悄把头转向一边,不想面对老头丑恶的。自从几个月前落到李冠雄一伙手里后,她这对被多少男人迷恋垂涎的乳已经习惯了被揉搓被,她也习惯了咽下所有的怒火置之不理。

  但张奉奇却不停着她:“象你老妈多好,年纪小小就晓得长一副漂亮脸蛋和身材的价值所在,对吧?女人长得好,不就是为了让男人玩得爽嘛!我们周大明星做了半辈子,了成千上万个男人,这是多大的功德啊!”

  沦为男人的玩物三十年了,最高峰的时候一年就差不多有近千个男人上过她!所以如果细数起来,上万恐怕也不是没有可能。

  “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吧!没有?那五千总有了吧!就算五千吧!”张奉奇拍板了,“把最美时候的都奉献给男人享用,到老了还能发挥余热,带着女儿继续当,这身的价值已经几乎被体现到最大化啦!可惜国家没有设立部,不然真应该颁发个终身成就给你!哈哈!”

  周碧只是垂头不语,可乐静婵已经气得身体轻轻颤抖了,拼着紧咬银牙,连张奉奇此刻正如何她的双乳,乐静婵都不怎么感受到了。

  沷怖页2u2u2u、“颤抖啦?就是嘛!感到羞耻了吧。没关系,知耻而后勇,亡羊补牢尤未晚也!好好当个,加油!”张奉奇哈哈笑着,干脆放开乐静婵的乳,扯着她的头发,将她的脸拉到自己的眼前,盯着她的眼说道,“你老妈是个完美的榜样,好好跟着她学习做吧!这么漂亮的脸蛋和身材,不让多一些男人享用太浪费啦!再卖二十年的,到你垂成你老妈这样啦,还能再带着你的女儿继续卖……血脉相传,一代一代都是,哈哈!”

  这直击的是乐静婵最痛之处,妈妈生的女儿……她的双拳在身后已经握着紧紧地,连棒掉到地上都没发觉。她柳眉竖起,眼睛血红,怒火仿佛已经烧上脑壳……“唔……”突然之间,两片香软的嘴唇贴到乐静婵的嘴上,却是妈妈的吻。

  周碧一手搂着乐静婵,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一吻之后双唇分开,眼睛直对着乐静婵的脸。

  “哈哈,真是只老母狗!”张奉奇笑道,“迫不及待想把老头我的味道跟女儿分享吗?不用啦,让你女儿自己来尝尝!”推着乐静婵的脑袋向自己的胯下。

  老头的油亮油亮的,那是妈妈的口水,是她刚刚含过的。乐静婵没有犹豫,樱唇微张,含了进去。“我不是!我只是委曲求全……”乐静婵心中叫着。可是她正在做的,却明明白白是相反的事情。

  那是另一番温柔的感觉,张奉奇轻轻一跳,又搂过周碧上下其手,说道:“乐大小姐,当初揍我的时候,想不到有一天会衣服趴在地上给老头我含吧?哈哈!”

  乐静婵轻轻闭上眼睛,当作什么也没有听到。老头的竖是竖起来了,硬度却明显不怎么够,舌头舔去软软的,但无论如何,作为她们母女的凶器,是已经足够了……而这个淫老头,性能力一定不怎么样,如果尽量让他射出来的话……想到这儿,乐静婵打起,口里啧啧有声,感觉到老头的开始继续坚挺,甚至跳动起来时,突然嘴巴紧紧裹住那根,用力一吸!

  “哇噻!”张奉奇舒服地尖叫一声,“小嘴上功夫也不错啊,老母狗有方!”给这么突然一吸,差点儿就把持不住。他老头年纪不小了,可没精力一夜两炮。当下推开乐静婵,母女翘起并排趴下,暗暗掏出一粒小药丸服下。

  周碧的雪白肥厚,乐静婵的挺翘,伸手摸去,自然是女儿的臀肉手感更弹。张奉奇双手抚摸着,间中拍打几下,眼睛却盯着两个大下面的……在不停地被中度过大半辈子的周碧,的颜色已经相当深了。而几个月前还是的乐静婵,虽然这些日子也一直被不停着,但看起来明显鲜艳得多,手指拨开,里面的肉壁还是粉红的。

  张奉奇却明显感受到这对漂亮母女里的区别,周碧早就松了,都插入三根手指了,还感觉腾挪自如。而乐静婵的刚刚插入两根手指,已经感受到强烈的感,紧紧地夹住侵入的异物,这小不仅年轻,多年习武也使她筋骨强健,弹性韧性都远非她做了几十年的老妈可比。

  周碧轻轻哼了一下,当即开始摇起来,原本感觉已经松垮了的,竟然可以夹得紧……夹紧了还罢,居然还有节律地一收一缩,着里面还一脸懵逼的。

  “爽……”张奉奇本来以为插一下周碧的,算操过她就是,不料她还有这一手,“哇……你这几十年的真不是白当的……”几下,赶紧退出,转而插入乐静婵的。

  “又紧又弹……”张奉奇又是轻哼一声。乐静婵虽然媚功没她老妈那么老到,但胜在年轻啊!不用怎么,老头儿就又有点招架不住了。

  于是,每当感觉快把持不住,张奉奇就换个插。在母女俩的里交替驾驭着,经验丰富的张奉奇深知自己的临界点,总能够适时缓一缓,所以虽然性能力远不及年轻时持久耐劳,但竟也被他支持了快二十分钟……“就给你吧……”张奉奇按着周碧的,加紧几下,深深顶入,在周碧的深处喷发了。

  被过后的母女俩,重新跪到倒卧在沙发上的张奉奇面前,轮流舔吸着这根沾满和她们体液的家伙,然后相互搂着接吻,分享着对方嘴里的物事,分别咽下。两对张奉奇怎么也玩不够的乳,这时成了利器,从头顶开始,向下逐寸逐尺地抚慰着老头儿身体的每个部位……“你,来舔……”张奉奇想起当年的淫梦,其中有一次,周碧跪在马桶边,帮正在小便的自己舔。他站了起来,拉着周碧卫生间。心中惴惴的乐静婵不放心母亲,悄悄跟了上去。

  “干嘛?你也想舔?”张奉奇发现了乐静婵,裂嘴一笑。尿意一起,他重新有了主意。

  送上门来的乐静婵,跪在张奉奇身后,双手掰开他皱褶粗糙的,伸长舌头舔着他的。而她的妈妈,只好跪在张奉奇面前,仰头张嘴,听凭热腾腾的尿液冲刷着自己的口腔……“周碧喝我的尿!周碧喝我的尿!周碧被了之后还喝我的尿!”张奉奇心中狂笑着,象个小孩子般地呼叫着。多年的淫梦,今天终于成真了,还附送一个更年轻漂亮的明星女儿,张奉奇只感到,他这辈子,算值了!

  ***********************************最近章璐凝与杨丹的交流更少了,《秋声独听》成绩并不太好,上榜都第五周了,还没能够挤入三甲,榜首仍然是纹丝不动的《混沌》。那边厢,凌云婷在热烈地庆祝新唱片狂卖十几白金,而她们丹璐少女已经灌录完成的新唱片,却因为《秋声独听》成绩不如人意,决定推迟上市。

  杨丹知道的意思,这大概是想放弃《秋声独听》,寄望第二首主打能有好的成绩,再来适时推出新唱片吧?

  “她伫立在的中,不知几千年……”电视中又播放起凌云婷《混沌》的mv,那朦朦胧胧的洪荒大地上,是少女孤独的身影,镜头拉远,伴随着空灵的声,那身影就仿佛是整个中仅有的存在……“《混沌》连续五周高居榜首,会不会已经预定了今年的最佳金曲呢?”一曲播完,音乐节目主持人开始了他的评论,“今年才过去一半,凌云婷已经有了五首榜首金曲,包括唱活了又一个柔弱却坚强少女形象的《大雪这天》、半年来已经在很多婚礼上取代了婚礼进行曲的《情陷白钻戒》、电影《情字追杀令》的插曲《等你回家》以及被业界人士给予极高评价的《天籁留声》……”

  章璐凝却没有回应。这个王牌的音乐节目已经到了尾声,提都不提丹璐少女一句,叫她心情如何好得起来。

  “她渴望更多的,向往纷纷扰扰辗转反侧的缠绵……”杨丹口里轻轻地哼着,她一再体味着《混沌》的味道。现在,她的心思并不怎么放在坛的成绩上,她这些天一直思索着另外的事情……“凌云婷心里想的,一定不是那样!”杨丹对此绝不怀疑,“一个在中沉沦的人,不可能写得出《混沌》!”时间已经过去好多天了,杨丹还是对凌云婷那天的耿耿于怀。

  但又怎么样?不管凌云婷是真的只敢想想不敢行动,还是根本就是不相信自己,或者是其它的原因,凌云婷反正都明确地她了。

  “但我一定不能再让妈妈和彤彤再这样被那个一直!”杨丹一想到妈妈和妹妹,胸中的和悲怆填满胸腔。这些天,她又去探望过一次妈妈,结果毫无意外地,母女三人又一次赤身地被阿根一起。那王八蛋说最近迷上了犬,将她们母女三人套上颈圈,上夹着木夹,地被牵着从一楼爬到天台,又从天台爬到门前小,他手上的小皮鞭还不时着她们的,要求她们学狗叫,学狗拉尿,学狗摇……阿根肆意地着她们母女三人的,来满足他任何的。他没有任何,不妈妈是他的长辈,不妹妹肚子里有着他的骨肉,自然更不会自己这个一直没给他好面色看的大姨子。

  阿根在妈妈和妹妹面前,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把她们当作奴隶。妈妈这个丈母娘在他的面前,连一点的都没有!一定不能让妈妈再这样被下去了!可是自己一个人,孤苦无助,又能怎么样?杨丹转头看看早已沉沉睡去的章璐凝,摇了摇头。小凝现在对自己心存芥蒂,何况,小凝的心事自己从来就摸不透,怎么敢去跟她聊这些?

  天地苍苍,真没人能我们一家人了吗?杨丹睁眼看着天花板,脸上的泪珠滚滚而下。

  作为一直身处深闺的乖乖女,认识的人太有限了。肯帮她,且她能了解、能掌控的人,有谁呢?

  或者只有他了。虽然他干了那么的事情,但或者说明,他的心里还有我?杨丹想到妹妹婚礼那天,那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眼光,那是否代表他的深情?

  应该是的。他的心里应该还有我!过去的种种重新涌上心头,那个男孩为她所做的一切一切……杨丹越来越确信,他心里还想着自己,一定是!

  杨丹决定试一试,最起码也要试探一下。因为除了这个人,她已经想不到有任何人可以凭借了。即使这个人的能量其实非常有限,但杨丹此刻太需要一个伙伴了,就算是一根轻飘飘的稻草,她也必须紧紧抓住,不管那是谁。

原文标题:章节目录 手转星移(版)(48)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shishang/2020/0412/633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手转星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