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一挺进入第一支进入汶川县城的部队:31小时挺进

  资料图:5月14日,空中拍摄的汶川县城一角。某陆航团四架直升机满载帐篷、矿泉水等灾区急需物资抵达四川大地震震中汶川县,并在返回时将第一批40名重伤员随机送抵成都的医院救治。 中新社发 张雷 摄

  中新网6月11日电 抗震救灾英模事迹报告团首场报告会今天上午9:30在。某师参谋长作了题为《31小时挺进震中汶川》报告。带领的某部是第一支进入震中汶川县城的部队。经过部队31个小时的挺进,5月13日23时15分,在与33个小时后,一挺进入汶川的灾情终于被传出。以下为报告全文:

  各位领导、同志们:我叫,一挺进入是某师参谋长。地震发生后,震中汶川的电力、交通、通信完全中断,十多万群众不明。万分焦急,全国万分焦急,世界的目光也聚焦到这个大山里的小城。胡、,要采取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进入汶川。

  5月12日16时,总部命令我部,紧急救援汶川。半小时后,我带领600名官兵,从距汶川255公里的马尔康驻训点出发,向汶川开进。

  车队疾驰70多公里后,来到一个叫杂谷脑的。近1500米长,地震过后,到处是裂缝和震落的碎石,当时余震不断,随时可能塌方。为减轻车辆颠簸产生的振动,我指挥车队拉开距离,减速慢行。掉落的石块砸在车顶上,发出的声响让人感到一种恐惧。我的心一直在揪着,紧紧地盯着手表,5分钟!10分钟!15分钟!当最后一辆车驶出时,我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车队继续前行,当通过夹壁乡二道桥时,又一次遇到余震,汽车一下子剧烈颠簸起来,石块雨点般地落下,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把指挥车的挡风玻璃砸了个粉碎,玻璃碴子溅了我一身。我一看不好,要塌方!抓起对讲机,大声命令:加速前进!车速飞快,转弯的时候,外侧的车轮有的悬空起来,随时可能车翻人亡。车队过去不到一分钟,身后传来一声山崩地裂的巨响,回头望去,半个山体都垮塌下来,瞬间掩埋了道。我们与死神擦肩而过。

  部队开进到距汶川县城还有92公里的古尔沟,严重的山体滑坡堵住了前进的道,被砸烂的汽车横七竖八地翻在边,像捏瘪了的易拉罐,遇难者的遗体。当时已是深夜,是连夜前进,还是天亮再走,的抉择摆在了我的面前。我意识到,前面将是一条险象环生的之,会有无数的塌方、断桥和泥石流,但我更想到,这又是一条十万火急的救命之,它连着无数废墟下的焦急、渴望和!连着和全国揪着的心!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用最短的时间赶到汶川!

  向上级报告情况后,我决定组成200人的突击队,徒步向汶川进发。官兵们争着要上, 10名女兵一听没有她们,就跟我急了:参谋长,我们也是战士,受伤的群众更需要医护人员。突击队迅速完成编组,我对他们说:“关键时刻、危头,要豁得出来、冲得上去。就是爬,也要爬到汶川;就是倒下,头也要朝着汶川的方向!”

  夜越来越黑,又下着大雨。我们两三个人一把手电筒,摸索着探行进,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陡峭的斜坡上,一侧是悬崖峭壁,一侧是湍急的江水,稍不当心就会滑入江中。险情随时都在发生,突击队员王本何一不小心,被乱石绊倒,差一点坠落悬崖,幸亏抓住一丛灌木,才捡了一条命。最让人担心的是不断掉落的飞石,夜间无法观察,我就往后传线人一组,拉大距离,尽量不出声,仔细听声响,判断有没有石块滚落。经过3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终于走出了古尔沟。

  天亮不久,我们来到高家庄段。这是一个更的段,右侧的山崖上悬着很多巨石,摇摇欲坠,松土夹杂着石块,时不时像瀑布一样倾泄而下。我们决定分批冲刺,通过。大家相互鼓励着:“一定要活着过去”。我冲在最前面,突然听到身后的通信科长大喊了一声:“参谋长!快跑!”就在我向前猛跨一步的瞬间,一块脸盆大的石头砸了下来,又一次。

  冲过这个险段后,我让部队慢下来喘口气。这时,我想应该给老婆孩子留句话,就在手机里给女儿写了一条:“女儿,爸爸正在去汶川的上,走的时候没来得及告诉你们,如果爸爸回不来了,你一定要坚强,要替爸爸照顾好妈妈。”

  临近傍晚,走到一个羌寨,部队短暂休息。大家又累又饿,很多同志刚坐下就睡着了。得知我们要到汶川去救灾,村民们把刚煮好的一锅粥端给我们,我们不喝,就拦着不让走,他们说:来了,都在往外逃,你们当兵的却不要命地往里走,就以粥代酒,给你们壮行吧!这碗粥,我们是含着泪喝下去的。

  一位羌族老大妈,说什么也要看着女战士把两个粽子吃下去,自己却转过身去,偷偷地舔粘在手上的米粒。一名胳膊上缠着黑纱的中年妇女,非要给我们带,她说:“我的丈夫和孩子都没了,我给你们带,你们就能走快一些,多救出几个人,多保住几个家。” 望着善良淳朴的群众,沉甸甸的责任涌上心头:我们是的子弟兵,是养育了我们,有难,就是赴汤蹈火、,我们也要勇往直前!

  晚上9点左右,我们行进到距汶川不足5公里的桑坪电站,天又下起了滂沱大雨,道被泥石流和塌方彻底阻断,已经再没有可走了。我们急忙找群众打听,一位村民告诉我们:到汶川县城,有一条古栈道,但多年没人走了,弄不好要丢命的。我斩钉截铁地说:“只要是,我们就敢走!”

  这条,悬在半空中,下面是汹涌的岷江,最窄的地方不到一尺,地震使栈道上落满了一层厚厚的泥土,雨水一浇,又湿又滑,插在石壁中的木桩早已腐烂,只能紧贴石壁一步一步往前挪动。我一直走在最前面,就在快到头的时候,脚踩的一根木桩“咔嚓”一声断了,铺的石板一下掉进江中,我死死抓住一条树根,使尽力气,才够到下一根木桩。短短不到两公里的栈道,我们竟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闯过了最后一道险关。

  经过31个小时的挺进,5月13日23时15分,我们终于到达了汶川县城。我立即与县领导取得联系,组织部队展开救援,开辟空投空降场,警戒重要民生目标。随即,我用海事卫星电话,向指挥部详细报告了情况。与33个小时汶川的灾情,随着电波传到了,传到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踏入汶川县城的那一刻,和寂静中,到处都是露宿街头的群众。由于极度的恐惧、悲伤和疲惫,他们已经发不出欢呼声了,但还是站着、坐着,用力地鼓掌。这是我一生中听到的最难忘的掌声。这一刻,我更加深切地理解了什么是军人、什么是军人的责任!谢谢大家。

  [国际瞭望]视频:晤奥巴马握手后涂消毒液[娱乐旮旯]宋祖德:谢贤女友怀了谢霆锋的孩子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一挺进入务面授权。

原文标题:一挺进入第一支进入汶川县城的部队:31小时挺进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shishang/2020/0619/2056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