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最新考证《西游记》作者不

  《西游记》作者不是吴承恩,而是生于山西、曾经在武当山的茅山(别称华阳洞天)全真闫希言,加上退休返乡状元宰相李春芳,加上李春芳弟弟、精通中医药的李奇芳!

  李春芳、李奇芳不仅参与了《西游记》创作,还参与了陆西星《封神演义》创作。

  吴承恩是忘恩负义的人吗?不是,所以他不是《西游记》作者华阳洞天主人。蔡铁鹰的考证经不起推敲。

  《西游记》可能是茅山(别称华阳洞天)闫希言和还乡宰相李春芳合作完成。

  《西游记》作者除了李春芳,必然还有茅山(别称华阳洞天)全真闫希言,华阳洞天主人就是闫希言和李春芳

  李春芳是《西游记》真正作者的又一有力旁证——他弟弟李齐芳精通中医。李春芳、李齐芳共同参与了《西游记》、《封神演义》两本书创作

  中国古典浪漫主义小说《西游记》在中外文学史上闪耀着灿烂的。它的作者是谁?数百年来一直是一个历史悬案。该古典名著作者的轶失,有其形成的历史文化渊源。今天我们所能见到的最早写定本明代万历二十年(1592年)世德堂百回本《西游记》自问世以来,它的作者是谁就一直是个谜。学界有一种观点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在当时写小说被认为是九流中的,甚至是有伤风化的行为。所以,《西游记》作者的轶名,恐怕很大程度上也和这个原因有关。关于《西游记》作者是谁历来有种种不同说法,围绕着《西游记》作者的考证,学术界一般存在以下各种观点:

  清代乾隆朝吴玉搢、阮葵生等人依据明代天启《淮安府志》的两则材料,一为卷十六《人物志》二“近代文苑”;一为卷十九《艺文志》——“淮贤文目”,综合得出了《西游记》的作者是吴承恩的结论。这是最早提出吴承恩是《西游记》作者的说法。

  到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鲁迅、胡适等文坛巨擘研究中国古代小说史,据清代吴、阮所论,又据明代天启间《淮安府志》所载吴承恩作《西游记》的记载,推定小说《西游记》的作者是淮安人吴承恩。成为在小说史上的一个重现。从此,吴承恩之名便署在新版本《西游记》上,成为。如今在国内,吴承恩作者说一直占主流地位。

  吴承恩(公元1499—1582,享年81岁),字汝忠,射阳山人,明代淮安府山阳县(今江苏淮安)人,著名文学家,著有志怪小说《禹鼎志》、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二郎搜山图》等。少而好学,《淮安府志》载他“性敏而多慧,博极群书,为诗文下笔立成。”他除勤奋好学外,特别喜欢搜奇猎怪,爱看神仙鬼怪,狐妖猴精之类的书籍。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如《百怪录》、《酉阳杂俎》之类的小说野史,这类五光十色的世界,潜默化中养成了搜奇猎怪的嗜好,随着年龄的增大,这种爱好有增无减,这对他创作《西游记》有着重大的影响。30岁后,他搜求的奇闻已“贮满胸中”了,并且有了创作的打算。50岁左右,他写了《西游记》的前十几回,后来因故中断了多年,直到晚年辞官离任回到故里,历时7年他才得以最后完成《西游记》的创作。鲁迅、胡适推定《西游记》为吴承恩所作,认为吴氏的生平经历和思想与《西游记》所流露出来的思想倾向有某些相似之处,这也是人们判定他对《西游记》著作权的有力支持。

  观点一:对《西游记》一书文体的正源。迄今为止我们所发现的不同版本《西游记》,明代的也好,清代的也好,要么署朱鼎臣编辑,要么署华阳洞天主人校,要么署丘处机撰,要么干脆不署作者姓名。从目前所能见到的明清以降的各种《西游记》版本,都没有一部是署名吴承恩所作的。经沈承庆先生考证,吴承恩作有《西湖记》。由此得出《西游记》应为《西湖记》之误。此外,今存吴承恩诗文及其文友的文字中从未提及撰写《西游记》事;《淮安府志》虽载在吴承恩著《西游记》,但未说明是演义、稗官,且通常说演义稗官不入方志;清人书目曾把吴承恩著《西游记》列入舆地类。以上都说明吴氏著有的《西游记》并非小说体。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清代有名的目录学家黄虞稷根据自己的藏书撰写了一本《千顷堂书目》,在卷八史部地理类有如下著录:唐鹤征《南游记》三卷,吴承恩《西游记》,沈明臣《四明山游记》一卷。这所记载的三部书明摆着都属于游记类作品,也就是说有极大可能列在吴承恩名下所写的《西游记》是与小说体《西游记》同名的另一部“游记”之作,和前者在内容上风牛马不相及。事实上吴承恩的《西游记》就是一本地理书,清初的《千顷堂书目》就将其列入了史部舆地类。

  观点二:重视而信学术权威的推断。吴承恩作者说的者大多于学界泰斗胡适和鲁迅的权威性。但胡适先生只是否定了邱处机说,且在校点序言里说“不知何人所作”;鲁迅先生也仅仅是总结了清人吴、阮的学说,后世学者就以为鲁迅仔细考证,并且地提出了吴承恩作者说。该吴承恩作者说似乎值得商榷。《西游记》的作者是吴承恩,是胡适先生在上一个世纪初考证出来的,之后,广为人们所接受。胡适先生的考证之所以出现了失误,一是因为当时所见资料有限,二是因为胡适先生抱着先入之见,避开了一些不利的。人们出于对权威的认可和遵从,逐渐习惯了《西游记》作者为吴承恩这一说法,即便有人持怀疑态度如俞平伯先生,他们的声音也显得过于微弱。一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怀疑的声浪才渐渐强盛起来,不少研究者撰文发表自己的不同看法。其中著名学者上海复旦大学的章培恒教授撰文明确指出:吴承恩不是小说《西游记》的作者。章先生首先指出鲁迅、胡适用以证明吴承恩对百回本《西游记》著作权的力证——《天启淮安府志》卷十九艺文志——“淮贤文目”“吴承恩《射阳集》四册□卷、《春秋列传序》、《西游记》。”本身就存在问题,第一,没有说明《西游记》多少卷,多少回。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没有说明这个《西游记》是什么性质的文体:是小说还是游记。在中国古代,同时同名的作品并不少见。

  观点三:中国古代的文化纲常准则是一个重要的判断。张小月从避讳现象论西游记作者非吴承恩。张氏观点避讳是封建的一个重要文化现象,是对考证作者的一个重要判断。据《先府君墓志铭》知:吴承恩曾祖父吴铭;祖父吴贞;父亲吴“锐”,字“廷器”。 在百回本《西游记》中,第三十回描写龙马与黄袍怪争斗时说:“一个生锐气,迸红云”,有一“锐”字;三十六回那首药名诗的结句是:“茴香何日拜朝廷”,含一“廷”字;至于“器”字,在九十三、九十七回等多处都可以见到。“铭”、“贞”二字亦可见——而我们在吴承恩文集《射阳先稿》中就找不到以上诸字。同时《西游记》中三次提到“承恩”二字:如第七回:受箓承恩在玉京;第九回:承恩的,袖蛇而走;第二十九回:承恩八戒转山林。古人对自己的名字是十分看重的,如有所称一般也用字,像这样随便把自己名字写到小说中,并且还有点不太光彩,这有悖常理的。因此从我国古代避讳文化纲条来讲,《西游记》作者不会是吴承恩。

  同样,刘勇强先生在专著《奇特的漫游》中除了举出数例:第七回的“受箓承恩在玉京”和第九回的“承恩的,袖蛇而走”。接着刘先生道:旧时文人,对名字很重视。这样漫不经心地把自己的名字嵌入小说中,是不近情理的。

  观点四:文法创作风格考辨。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西游记》的文法和吴承恩其它的著作,比如《禹鼎志》文法大相径庭,根本不像出自一人之手。《西游记》如此长篇,作者必然写上多年,根据吴承恩的生平来看,吴承恩没有时间来写作长篇巨制《西游记》。

  章培恒先生在《百回本〈西游记〉是否吴承恩所作》中提出,清初严肃的目录学家黄虞稷的《千顷堂书目》卷八,明确将“吴承恩《西游记》”著录在史部舆地类。这就有力地说明吴承恩的《西游记》只是一部游记而不是章回小说。

原文标题: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最新考证《西游记》作者不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shishang/2020/0711/2362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