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北京市小汽车摇号查询系统2万个新增配额:拟推

  6月1日,市交通委员会发布《关于一次性增发新能源小客车指标配置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等文件,拟在今年8月,一次性增发2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全部向“无车家庭”配置。具体配置办法总体上与政策优化方案中关于按家庭积分排序配置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的方案保持一致。根据征求意见修改完善后,将尽快启动实施,让2万个“无车家庭”尽早受益。

  另外,《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实施细则(修订征求意见稿)》两个文件也公开征求意见。根据文件,拟从明年开始,在以个人为单位参加普通指标摇和新能源指标轮候配置方式的基础上,增加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家庭总积分将作为摇的中签倍率,赋予单个“无车家庭”更高中签机会,积分越高中签机会越大。

  “这对于无车家庭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叶盛基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但是2万个指标对于市无车家庭来说并不‘解渴’,在指标配额方面,市可以更加和大胆一些。”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汽车步入了寻常百姓家。随着消费者对汽车认知的增加,以家庭为单位拥有配备一辆小汽车的机会,成为很多市民的。2019年2月份,有一位市民在领导留言板上这样写道;“我参加小汽车摇已经7年了,但一直都没有中签,我的父母包括我和我妻子名下都没有车,是否可以在摇上一些政策让我们这些有需求的市民买上车?”

  然而,京牌久摇不中是所有在京购车人共同的焦虑。根据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公布的今年第摇结果显示,经测算,约有2898人抢一个指标,中签难度再创历史新高。此外,2020年54200个个人新能源指标已在首期用尽,按照现行规则测算,新申请者或将继续轮候9年。

  虽然“一牌难求”,但是市城市交通拥堵问题仍非常严峻。受新冠的影响,市自春节假期以来延迟恢复尾限行。但是根据5月交通拥堵状况,自6月1日起,市恢复了机动车尾限行。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崔东树认为,此次摇新政给无车家庭带来一些希望,可以一定程度满足无车家庭购车需求,但是后面政策应该继续跟进并给与更多支持。“这可能只是个概念性的安慰,目前市至少有200万个无车家庭去抢2万个指标,应该是一件比较辛苦的事,后续实施效果仍需观察。”崔东树称。

  事实上,自2012年起,小客车调控部门就针对“以家庭为单位”摇相关的方案开展了一系列专题研究,但因为一些问题认为暂不具备实施条件:一是家庭的定义难以界定,户籍信息难以作为界定家庭的有效依据;二是婚姻登记情况复杂、历史数据不全,审核条件尚不完备;三是针对外埠、港澳台、涉外登记结婚的情况,信息备案或的法律依据和法律效力有待进一步论证;四是开展“以家庭为单位摇”工作,可能引发虚假婚姻登记等现象。

  长时间以来,市交通委对解决无车家庭的摇问题做了深化研究。今年1月11日举办的政务会上,市交通委员会新闻发言人容军表示,接下来的摇研究方向将会更加人性化也更加贴合,尤其是市内无车家庭,北京市小汽车摇号查询系统交通委会更加关注。

  但是如何精准定位家庭人数,更加公允地把牌分配到“无车家庭”中?彼时,容军曾提到,交通部门将会和部门共同研讨,通过个人信用、公告等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

  “有年轻的两口家庭,也有四世同堂家庭。面对这样的问题,政策会更加关注人口居多的家庭,更加照顾这样的家庭,以正常出行和用车需求。”容军称,“当然这个措施的执行难度也较大,还要结合大数据等各方面,为的是确保无车家庭的精准度。希望指标的发放能够让一大家子收益,而不是让百姓觉得政策的不人性化。”

  对于此次新政的发布,市交通委员会表示,当前,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信息技术在政务服务中的集成创新应用,国家及市的人口、婚姻登记和车辆管理等不同部门间的数据融合共享不断深入,以家庭为单位配置指标具备了技术和数据基础。

  不过,在崔东树看来,目前新技术的发展给“无车家庭”分配牌提供了一定基础,但是想要从客观上达到“精准定位”仍是一件颇有难度的事情。“比如如何定位一个三代同堂家庭的人数,就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还有是否三代同堂的家庭就一定比两口之家更需要车牌?从技术层面来做到精准定位非常困难,只能说会给一部分家庭照顾。”

  此次政策优化方案将可以共同申请指标的家庭范围限定在配偶、子女及双方父母。对此,市交通委员会方面解释称,配偶、父母、子女作为联系最为紧密的家庭,相互之间的血缘、婚姻等亲属纽带更为牢固,有着良好的共同生活起居基础,其亲属关系和义务也有着更为的法律制度保障。此外,综合考虑小客车的出行效用、乘员空间、拥车用车便捷性等因素,将“家庭申请人”范围限定在配偶、子女及双方父母的范围内,能够保障更加合理的出行需求。

  事实上,除了关注无车购车家庭,自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实施以来,小客车调控部门不断完善政策,解决久摇不中问题。例如,将过期未用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返回摇池;增设个人申请有效期,及时剔除不再符合摇条件的申请人;设置阶梯中签率,给予久摇不中申请人(含持C5驾驶证的残疾人)高阶梯中签率;设置示范应用新能源,给久摇不中急需用车申请人提供新的选择;允许符合摇条件的个人参加市高院组织的司法拍卖等。

  据了解,为加强小客车指标配置的针对性,此次政策优化方案除了指标向“无车家庭”倾斜,还将增加对个人申请更新指标数量的,并配套放开名下多车的个人向符合条件的近亲属转移登记车辆。同时取消申请更新指标的时限要求。

  汽车限购政策是针对交通拥堵、污染等“城市病”推出的调控政策,目前已经实施多年。根据目前形势的发展,市民对于取消限购、增加牌照的“呼声已久”,同时也成为促进汽车消费的重要手段之一。

  今年国家有关部门多次了汽车限购“松绑”的。其中,2月16日出版的《求是》发表重要文章,强调“要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近几个月以来,相关部门也多次提出要稳定汽车消费,鼓励增加限购汽车牌配额。

  在今年上,全国代表、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党委、董事长徐留平提交《加快汽车消费,落实促进汽车消费和发展的相关政策》时称,要加快在汽车消费领域的性政策,比如,有些地方仍然有“不近人情”、“不尽合理”的限行限购要求,需要适当放开,以进一步提振汽车消费。

  此外,市政协委员,市昌平区委、组织部部长、部部长王燕庆则专门针对摇问题提出《关于解决京籍市民购车出行问题的提案》。王燕庆认为,目前小客车指标摇问题主要有四点:1、有的家庭占有多辆京牌车辆;2、有的多个家庭没有一辆京牌车;3、有些非京籍人员现已不在工作,但却持有京牌车辆。有的人把京牌车辆开回外地老家,占有着京牌车辆,影响了京籍家庭的购车指标;有的人把京牌非法出租给在京有需要的人员,给稳定造成一定隐患。4、摇乱象。现在参加摇人数众多,原因是无论名下有无京牌,几乎全家齐上阵参加摇,有的无需购车,但摇上后出租车牌,可以赚取一部分利润,致使急需车辆家庭“摇摇”无期。

  针对以上存在的问题,王燕庆,京籍无车家庭,第一辆车无需摇,直接分配购车指标,再需购车,必须参加摇;京籍家庭一户多京牌者,由于其占有多个公共资源,可按拥有车辆数量的车辆价值阶梯性酌情收费;对于非京籍已不在工作人员的京牌,理应收回;对于大病、北京市小汽车摇号查询系统特病特别急需用车的家庭(如透析病人,每周必须跑三次医院透析者),应给予优先解决,这样更能体现对的关怀。

  目前,广州、深圳、天津等部分限购地区已经响,给汽车牌限额“松绑”,市以家庭为单位的摇方案是否将给限购城市起到示范作用?叶盛基认为:“总体来看,《意见稿》可以给无车家庭更多的购车机会,但是此次发放的牌照数量较少,难以对限购城市起到较大的拉动和示范作用。”

  不过,市交通委员会方面表示,这次政策优化方案主要是调整配置方式,原则上对明年年度指标配额数量暂不做调整。关于中远期调控思,相关部门将结合城市总体规划关于“按照控拥有、限使用、差别化的原则实施交通需求管理,到2035年小客车出行比例和车均出行强度降幅不小于30%”的要求,专项进行研究。

  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和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城市汽车保有量开始高速增长。为实现市汽车数量合理增长,2010年底市了《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汽车限购也对城市管理带来了积极影响。目前来看,限购城市的汽车保有量增长幅度得到一定控制,交通拥堵状况得到了缓解,汽车市场朝着更加成熟、有序的方向发展。

  公开数据显示,市实施调控政策以来,仅2011年市机动车增长率便由2010年的19.7%下降至3.6%,此后多年机动车增长率均维持在3%左右。同时,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19年的5年时间里,、深圳、天津、广州、杭州等限购城市增长速度相对较慢。北京市小汽车摇号查询系统其中,市增长了约60万辆,深圳和天津则分别增长30多万辆。

  除了限行限,市也通过多种办法来解决交通拥堵问题。比如,从2019年11月1日起,开始实施“最严限行令”:对外地车牌可以进京的、次数、区域甚至停车区域都给出了明确。根据政策,每辆外地牌照车辆一年中只可办理12次“进京证”,每次核发的“进京证”最长使用期限为7天。也就是说,外地车辆在最多只能行驶84天。

  不过,市目前仍面临着非常严峻的交通压力问题。《市2019年国民经济和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市机动车保有量为636.5万辆,比上年末增加28.1万辆。机动车保有量位居全国首位。机动车的高保有量、高频率使用和高密度,使得交通拥堵异常严重。

  从今年5月份以来,随着复工复产率提升、中小学生陆续返校复课,通勤、通学交通需求日渐旺盛,道交通压力持续回升,工作日高峰时段平均交通指数达6.5(中度拥堵),上车辆和拥堵级别已相当于2019年同期限行情况下的水平。因此,自6月1日起,市不得不再次恢复限行限来管理交通拥堵问题。

  那么,限行限购是不是解决交通问题的“最优解”?对此,叶盛基称:“相比限购,如何在汽车使用上以及城市建设上做好管理才是解决汽车拥堵以及污染的关键所在。比如在停车上和城市马等基础设施方面以及在合理引导出行等方面,都可以有更多空间去发挥作用。”

  除此之外,崔东树认为,应该分区域进行限管理。比如增加五环之外的郊区牌数量,但是进入五环之内需要按时间和段收费,也可以达到更好的管理效果。

  目前来看,对、上海等汽车保有量高的城市直接取消汽车限购仍不现实。不过,以家庭为单位摇等新政的实施,对目前城市交通管理仍具有诸多积极意义。

  词语分开解释:悬: 悬 (懸) xuán 挂,吊在空中:悬垂。悬吊。悬梯。悬河。悬心。悬念(a.挂念;b.文艺作品对故事详细>

  有一种说法提到掌能吸收的电磁辐射,它的刺会发出负离子,中和正离子的有害作用。实际上放在电脑显示器附近的掌的上只能吸灰。不过,它确实喜欢这种辐射,在辐射源附近它生长得会很好,特别是在有阳光的时候。

原文标题:北京市小汽车摇号查询系统2万个新增配额:拟推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shishang/2020/0801/2614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