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季羡林的初恋女友,一生痴情,等了即时文化季

  季羡林先生为人所敬仰,不仅因为他的学识,还因为他的品格。

  他说: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丢掉自己的。

  他在期间偷偷地翻译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又完成了《牛棚杂忆》一书,凝结了很多人性的思考。他的书,不仅是老先生个人一生的写照,也是近百年来中国知识历程的反映。

  季羡林(1911年8月6日-2009年7月11日),中国聊城市临清人,字希逋,又字齐奘。著名东方学、语言学家、文学家、国学家、家、史学家、教育家和活动家,是大学唯一的终身教授。

  早年留学国外,精通多国语言(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能阅俄文、法文,尤精于吐火罗文(当代世界上分布区域最广的语系印欧语系中的一种语言,是世界上仅有的精于此语言的几位学者之一),后历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科学部委员、聊城大学名誉校长、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南亚研究所所长,与饶颐并称为“南饶北季”。生前曾撰文三辞桂冠:国学、学界泰斗、国宝。

  1.刻苦专研学术成为国学

  一个坚定的忠诚的爱国者。

  求学时,他加入赴南京要求的行列,还到农村去宣传爱国。赴德留学,“是为了爱国”。

  大学毕业没多久的文科生,告别老婆和出生才几个月的女儿,去留学。

  本来打算读个两三年就回国,后来在一呆就是十年,期间好几次险些丧命,他还曾丢了中国国籍,成了无国籍者。

  这个毕业生出国,是因为毕业不好找工作,连他自己都觉得去留学是盲目的,因为上都弥漫着留学热,他算是跟风去留学。但这个的毕业生,在的十年,为其后来成为奠定了决定性的基础。这个年轻人叫季羡林。

  20世纪初想要留学是靠私费的所以留学的只能是有钱人,才20岁出头的季羡林,家庭经济条件非常窘迫,勉强糊口。

  靠公费,主要是靠退回的庚子赔款留英留美,要想走官费,比骆驼钻针眼还要困难,因为当时官费留学,只送理工科学生,文科生受到歧视,几乎不可能靠官费出国。

  正当季羡林心急似火,一筹莫展时,他的母校大学,同学术交换处签了个合同,双方交换研究生,费自己出,食宿学费学校出,虽然学校给的食宿钱和官费生相比差好多,但对于季羡林而言,算是了救命稻草。

  就在的岁月里,虽然饥挨饿,仍然发奋学习希腊文、拉丁文、梵文、吐火鲁文、巴利文,研读梵语佛教经典。

  当他的博士考试门门得优,胜利通过时,他的感受是:“我没有给中国人,可以告慰亲爱的祖国。”

  有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

  一所大学食堂的厨师们却发现最近出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绝大多数学生每到吃饭的时候都迫不及待地赶到食堂的窗口打饭,以免来晚了吃不到热菜热饭,可是有一个瘦弱的中国男孩却总是最后一个到食堂,然后买最便宜的饭菜,独自坐读、一边咀嚼。时间一长,热心的厨师们就和这个名叫季羡林的年轻人成了好朋友。

  这时,大家才知道季羡林生活窘迫,所以自尊心极强的他不得不避开用餐的高峰,选择在没人的时候用最便宜的饭菜充饥。

  说这些话的时候,季羡林的脸上始终带着平淡的笑容,好心的厨师们听完之后,鼻子有些发酸,大家都被这个年轻人的坚韧打动了,纷纷出谋划策:让他在大学外找一些来做,这样一来就可以大大缓解他的经济压力了。

  没想到季羡林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我打工,的确可以让自己的生活过得舒服一些,但是我的祖国现在贫弱异常,她需要的是我们这些学子更快更多地学到能让国家富强的技术和知识。不去打工,只是我自己生活拮据,却能尽快地学到更多有用的知识,从而尽早回国尽力。”

  在留学的岁月里,季羡林几乎把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之外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钻研学问上,付出和回报永远成正比。

  季羡林付出的多,学到的东西自然也多。这些良好的知识储备为他后来成为国学奠定了的基础。

  2.他与初恋

  她叫伊姆加德,当时23岁,她是季羡林在留学时校友田徳望东迈耶家的大女儿。

  1935年,季羡林来到哥廷根大学留学,租了一间和迈耶家同一条街上的子。

  在一天中午,季羡林受到田德望的邀约去迈耶家。他第一次看到了伊姆加德,那个女人身材高挑,美丽动人,她望向季羡林,俏皮中透出点羞涩。

  当时的季羡林不过三十上下,年轻英俊,读博士学位,有一口流利的德语,迈耶家很喜欢这个年轻的中国人,季羡林也常去他们家在做客。

  当时的季羡林在写博士论文,论文在交给教授之前必须打印成稿,因他买不起打字机,更不会打字。伊姆加德小姐表示愿意帮助季羡林打字。

  这样一来,季羡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天天晚上到她家,经过一段时候的接触,他们两个渐渐产生了感情,常常一起散步买东西,他们走遍了哥廷根的大街小巷。

  伊姆加德常常跑到学校看季羡林,关心他的起居生活。伊姆加德的来访和关怀,使季羡林在战争的离乱中感觉到生活丰富多彩。

  可是他时常在晚上想起他是有妻子儿女的人,他的内心充满了矛盾和痛苦,他觉得这样做是对妻子、儿女的和抛弃。

  尽管那是一场没有感情的包办婚姻,即时文化但是了自己所受的教育和的原则。

  很长一段时间的矛盾心理一直着他最后,他终于决定,为了不或少别人,经过无数次痛苦的思量后,季羡林作出了选择——回到中国去。

  那天凌晨三点,论文终于打完了,季羡林对伊姆加德说:“累了吧,让我帮你揉揉肩。”

  他按在她双肩的手有些颤抖:“我要离开了。我的祖国需要我。”

  伊姆加德哭着央求:“留在这里好吗?我也需要你!”

  季羡林仰起脸不让泪水流出来,他痛苦地摇了摇头:“我要回到祖国去。将来,一定会有一个比我更好的你一生的男子出现的。”

  伊姆加德没有再说什么,然后在论文稿的最后打上了一行字:“安!请不要忘记。”

  1991年,80岁的季羡林在写长篇回忆录《留德10年》时,首次披露了他50年前这段鲜为人知的爱情经历。季羡林写道:“我就是怀着这样的感情离开迈耶一家,离开伊姆加德的。到了,我同她通过几次信,回国以后,就断了音信。说我不想她,那不是线年,我回到哥廷根时,曾打听过她,但杳如黄鹤。”

  然而,故事到此还没有结束。

  据说近年来,有人专程到哥廷根遍寻伊姆加德小姐的下落,最后终于找到了她。

  她笑盈盈地向来客问好。

  客人激动地问:“还记得六十多年前那个中国留学生吗?”

  她迟疑片刻,即时文化潸然落泪:“是季羡林吧,我一直在等他。他还好吗?”

  得知季羡林尚在人问,而且是德高望重的国学时,伊姆加德欣慰地笑了:“我一直在等他回来,即时文化我的手指依然勤快灵活呢,我还能打字!”

  今天的伊姆加德小姐,已是满头银发的老人,然而矍铄,风韵犹存。她终身未婚,独身至今,而那台老式的打字机依然静静地放在桌子上。

  女友伊姆加德从内心挚爱季羡林,这个固执而的女人,伴着一台老式打字机,一等就是几十年。

  为了季羡林,她支付了一生的光阴和爱情,令和赞叹。

原文标题:季羡林的初恋女友,一生痴情,等了即时文化季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wenhua/2020/0321/9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