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闲话《论即时文化语》雍也篇满腹牢骚也是

  想法丨发现丨习惯丨人文

  栀子书院,让教育充满温度

  原 文

  子曰:“不有祝鮀(tuó)之佞,而(1)有宋朝(2)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注释:

  (1)而:这里是“与”的意思。

  (2)宋朝:宋国的公子朝,《左传》中记载他因漂亮而惹乱的事情。

  译 文

  孔子说:“如果没有祝鮀那样的口才,也没有宋国公子朝的美貌,那在今天的上处世立足就比较了。”

  解 析

  “佞”的意思是“善辩”,夫子对“佞”的看法是贬大于褒的,他认为一个人太会说话,不见得是好事,即时文化因此他说过“刚毅木讷,近仁”。

  祝鮀是卫国大夫,字子鱼,口齿伶俐善辩,善于逢迎讨好,特别会说话,尤其擅长外交辞令。因此他非常受卫灵公喜欢。

  宋朝是宋国公子,名朝,长相非常俊美,在卫国做大夫。卫灵公的夫人南子特别宠爱这个漂亮的男人。

  当然孔子这句话不是专指祝鮀和宋朝二人,实际上是在发牢骚,他认为现在的者注重的是口才与美貌,而不是德行。

  孔子周游列国,最初到的便是卫国。卫灵公邀孔子出游,自己与南子同车,让孔子跟在后面的车上,孔子很生气,说:“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意思是“算了吧,我没见过喜欢美德如同喜欢美色一样的人。”于是愤然离开了卫国。

  夫子是,也是普通人,这样的牢骚发发也很正常。

  原 文

  子曰:“谁能出不由户,即时文化何莫由斯道也?”

  译 文

  孔子说:“谁能不经过屋门而走出去呢?为什么没有人走我所指出的这条道呢?”

  解 析

  这也是一句牢骚话,但千万不能因为夫子发几句牢骚话,就认为夫子不像一位。也许正是这样才不失为一个真实的有人情味的人。也有难言之痛,也有不知所措之时,正襟危坐,即时文化道貌岸然的不是孔。

  这里夫子打了个比喻,仁德思想就像门,可怎么就是没有人走呢?放着正正的大门,平平坦坦的大道不走,偏要爬窗、破墙、走暗道,夫子内心郁闷,便发出了这样的牢骚!

  其实,非道远人,人自远尔!

原文标题:闲话《论即时文化语》雍也篇满腹牢骚也是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wenhua/2020/0325/113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