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她剃光头,隐居深山,还把敦煌纹在身上,作品

  提起敦煌,你想到什么?

  九色鹿,,藻井……

  这是敦煌之美,也是中国之美。

  有这么一个人,她把敦煌纹在了身上。

  这些图案,大家应该很熟悉吧。

  取材自敦煌《九色鹿经图》。

  敦煌北魏洞窟壁画的经典之作,讲的是“鹿王本生”的故事。

  与敦煌壁画中的形象。

  “纹身,是流动的敦煌。”

  如果让你看这一只手,你能看出来取材于敦煌壁画的哪里吗?

  你一定看不出来。

  答案是榆林窟第25窟,北壁,经变,。

  因为敦煌壁画共有五万多平方米,其中的人物形象不计其数,手部姿态更是千奇百变,各不相同。

  但有一个人可以,她叫做木木,这些纹身,都是她设计的。

  因为缺木,所以取名木木。

  她曾因游学来到敦煌,当时被栩栩如生、细致入微的敦煌壁画,深深了,从此就爱上了敦煌。

  她说:

  “这种美,只有中国才有”。

  “当时我就想,以后要做只有中国人才有的纹身。”

  把敦煌壁画纹到身体上?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

  当时木木入行尚浅,很多人都劝她说这太难做了。

  但是她。说起初衷,她说:

  “这不只是纹身的事情,而是一个文化自信的问题”

  敦煌有几千年的历史积淀,它的美不应该只让中国人看到,还应该走出国门。

  于是,木木开始尝试,摘取一些敦煌素材,用于设计纹身,比如那只手,素材就来自敦煌壁画。

  为了画好这只手,木木观察了近千个壁画。

  做了无数的,才终于纹出了一只完美的“敦煌手”。

  木木临摹敦煌壁画中的手势

  藻井,也是很重要的敦煌元素。

  “藻井是敦煌窟中常常抬头往上看,层层叠叠的图案,后演变成佛家坛城,用细沙最繁复的对称色系,做出最精美的图案,然后扫掉,不负存在,这就是佛曰的一粒沙一世界。”

  真实的藻井常复杂的,这个图案是木木临摹了大量藻井图案后,重新提炼设计的新版敦煌藻井,图案现代,却又不失韵味。

  但敦煌最具有代表性的,还是敦煌。

  “是敦煌壁画中不可避免,如灵物一样美好的存在,手拈花,飘带如风,似舞非舞,充满了曼妙的姿态和想象力。”

  就这样,“”成为了木木店里首推的纹身图案。

  虽美,但是制作过程却很。

  “线条的流畅和颜色是最难的,因为飘带的结构,受吴道子,顾恺之的线条影响很细长,还有就是要注意,人的手部弯曲最大曲度,不能软弱无力。”

  人物的神韵,更是难以把握。

  “大部分的纹身,都不大,基本上都在一个手掌大小,脸部只有小指盖大小,在还要做出似笑非笑,端庄柔美的神态是很难的。”

  而且不同时代的的配色,又是完全不一样的。

  市面几乎没有敦煌壁画般的文身色料,所有的配色,都是木木自己,经过无数次的试验,一次次调和出来的。

  纹到皮肤上后,还要注意它恢复好之后的显色程度。

  为此她每月回访客人的恢复情况,以此来校正自己的配色。

  但是最难的,还是的制作过程。

  有时候因为一些纹身的问题,需要跪着画,久了,腿就会麻掉,但是又不能因此而中断,所以只能默默地承受。

  “完成一个纹身,需要承载者和纹身师同时倾注心力,这是一场接近的仪式。”木木感慨道。

  在木木眼中,敦煌壁画很适合用来做纹身。

  一则是有美感,有神韵,无论纹在哪里,都是中国美的一种表达。

  二则是皮肤和壁画的质感有时候很接近。

  敦煌与纹身,根本就是天作地和的一对,因为他们都需要,经得住时间的。

  临摹敦煌壁画,极为耗时耗力,为了能够更好地学习敦煌壁画的精髓,木木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剃发!

  她说那些僧人在窟里,经年累月念诵,把个人的所有形象,衣食住行,落到几乎贫瘠的状态,几年不出窟,所以,做学问的人,时间不多的。

  如今的她,远离城市,远离社交,每天用手机不到两个小时,朋友圈一年不更新。

  走前她在微博中写到:今年一年都不接纹身,一年,理了个光头。诸位见笑了。

  她仿佛是个隐者,也是个战士。

  其实早在没剃头之前,她就对敦煌壁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在学习敦煌壁画的中途中,创作了一系列模仿其风格的纹身作品。

  这一张是猫仙儿与柳枝。

  古时聘猫,需柳树穿鱼,以裹盐做“聘礼”。

  狸奴在古代,是有色彩的,被人们当作神灵,因此这一张画,“天意飞扬,满壁风动”,有狸神的感觉。

  放大看,狸奴穿金戴银,手抚琵琶,神态自然,身后还有一圈金色的圆光。

  这张是双鱼,想不到来自的星座,也能被她表现成古风的样子吧。

  “顾客说想要中国的双鱼座,当时可把我难倒了”。

  最后木木用身体做山川湖泊,纹了这幅双鱼图,轻灵飘渺,放大看了,里面有层层叠色,线条藏在颜色下面,构思非常巧妙。

  杨柳枝,杨柳枝是春天到来的标志,这张设计比较简单素雅,看上去充满了勃勃生机。

  “纹身其实最难的是浅色和飘渺质感,需要留存在皮肤上,做重了,不够灵动,做轻了,一恢复好,就全无踪迹。”

  为纹出自然的色彩,她研究了整整五年。

  这是两幅金鱼图,鱼,常常是纹身店受欢迎的图案之一,也是我们工笔水墨画常见的题材。

  最难把握的部分是鱼尾,设计成较大的开扇形,有一种梦幻感。

  洁白的广玉兰,采用的是工笔画的风格,注重写意和留白,纹身中白色是极其挑剔皮肤的,能做出这种干净的感觉,必然是深厚。

  木木为纹这幅画,花费了3个小时。

  她说“我们工作室常年养着鲜花和鱼,我经常蹲在那里看它们,观察它们的四季变化,每一片叶子,花瓣,我都知道它们的名字和轨迹。”

  这是木木工作室,少有的大图案之一:

  一株临寒独自开的梅花。即时文化看上去既有傲骨,也有风韵。

  不过,这样的设计,其实是为了遮盖住,客人散落的红色胎记,现在,你可能并不能发现,哪些是胎记,哪些是落梅。

  这是根据日本樱花祭设计的作品,扇子与樱花的结合,再加上飘逸的彩色丝带,欢乐的气息呼之欲出。

  这一张是旧纹身修复,原本的纹身只有一个鹿角,后来木木加入了海洋、落日、飞鸟等元素。

  “熟悉我的人可能知道,我的作品常常看到飞鸟,或多或少,因为飞鸟,站在风的肩膀上,和谈恋爱。”

  这幅画面大家应该都能猜到吧,是根据刘禹锡的唐诗创作的: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但是增加了远山和作为画面的远景。

  虽然肩膀上的花朵不是荷花,但是这一副蜻蜓点水的场面,还是让人分分钟想起了杨万里的名句: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

  这一副就是:云中引仙鹤,太极落。

  画面采用的是中国传统的水墨画,这样的画面和皮肤融合度很高,而且很有东方神韵。

  在这个作品中,我开始进行了更近一步的摸索,如何用现代元素去构成古风,让它更贴合人体结构,转动起来有流动的感觉。

  这一张是燕子报春图,颇有“绿水揉春风”的意味,画面中充满古典意味的灯笼挂在枝头,一只燕子站在上边。

  “这幅作品更有趣的部分是,背后的两位害羞的恋爱者,她名字有燕字,他身上有燕子,她在他纹身感觉疼痛的时候,亲吻他的头发和皱纹。我几乎在那个同时,眼泪瞬间盈满眼眶。”

  这是一片竹子,书法与绘画结合,别有味道。

  对于男性来说,显得清秀,也不失阳刚。

  这是木木为少女心顾客设计的一款小精灵,“集天地之灵,为羽,或仙或妖 ”。

  灵感来源于,配色比较复杂,但是显得很有仙气。

  这一副也是中国版双鱼座,的传说,中国画的质感,结合起来,有一种合璧的味道。

  看图你一定能猜出,这幅是蹴鞠图。

  顾客预约的时候说:“我想把,我太太在我旁边,看我和儿女踢足球的画面纹在身上,毕竟我们中国才是足球的发源地。”

  画面中的成年女性就是妈妈,成年男性就是爸爸,最下边的是儿子,最上边的是还未出生的女儿。

  “小朋友之前都是,会在天上选好妈妈,所以我把女孩设计在最高的云端”

  这一株也是彼岸花,也叫作中国石蒜,后边添加的是风铃的设计,作品是为了纪念逝去的人,顾客最初只是想要彼岸花,木木听完她的故事后,给她加入了风铃。

  风铃有通灵的能力。每一次风响起,就代表着逝去的人在想念她。

  木木的温柔,全都刻在了她给客人的作品上。

  这一张的设计就比较复杂了,画面是涅槃,指浴火燃烧,向死而生,在火中燃烧后重现,并得到。

  这一幅画木木整了花了13个小时才完成,下了很大的心血。

  “那个作品,不是可以的痛苦,她飞来两次,是一位非常瘦小颀长的小姐姐,难以想象,她是靠什么下去的。或许的意义,只有中国人才懂非梧桐不栖的骄傲。”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一句诗,一个纹身就完成了。

  画面中的木兰还能够依据一些细节,看出来女生的身份,但是这飒爽的姿态,令潮澎湃。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问,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去做纹身师?

  木木笑着说,很多人问过她这个问题,答案很简单:热爱!

  “一开始只是尝试,后来越做越着迷,入一行,一针就是一生。即时文化

  未来五十年,用心把一个东西做好,我这生就满足了。”

  灵感来源于:“红裳做羽翼,艳梅挂仙枝。”

  因为木木去青海一年,过深入简出的生活,有人说她是纹身界的李子柒。

  她却笑着说:“我们根本不是一个领域的,但我们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对自己国家的文化有自信。”

  她说:“我爱脚下的土地,爱广东老火汤,爱西湖龙井,爱昆曲古琴,也爱敦煌壁画,每次一见到这些,我就觉得我到家了,因为这里有中国人特有的温度。”

  正如张维为教授曾在《这就是中国》中说:“中国人,你要自信!”

  即便是纹身领域也是如此,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纹英文无可非议,但是中国风的图案和文字,也不该是一片空白。

  木木,就是走在这条道上的人。

  谈及未来的方向,木木说:

  “我要创造中国人一看就懂的作品,深藏在中国人血脉里的作品,只属于中国人的作品,即时文化相信我,它绝对能打动任何人,因为我们的文化,它可以。”

  近几年,无论各个领域,中国风回归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就像是成长上被我们遗弃的玩具,又被找了回来一样。

  或许只有当繁华落尽,才发现,最美的还是中国风……

  感谢木木接受采访,经本人授权发布。

原文标题:她剃光头,隐居深山,还把敦煌纹在身上,作品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wenhua/2020/0325/115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