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可笑的作家方方,太自不量力,竟即时文化然想

  方方,实在可笑!竟然想凭借一己之力和一腔热血去的人们,这事儿她办不到,谁也办不到,鲁迅也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常常是文人们头脑发热、不切实际的表征,浪漫主义情怀在现实面前只会一败涂地,遭人是他们无可避免的宿命。

  且不说我们普通人,大学教授张颐武也批方方。他何许人?大牌,带头大哥,这些都还不够,他是“高中生”的老师的老师,祖师爷呀,是名门正派的得道高僧。连这样的人也读不懂方方?容不下方方?

  他认为方方以的手法去描写没有得到的事情是不可取的,他还质疑方方对大家质疑她日记时不虚心接受,还推三推四、四处喊着受到、以质疑回应质疑的恶劣态度,尤其看不起方方说那个匿名给她写信的高中生愚蠢。即时文化他还义正辞严地指出,一个作家应该有最起码的求真,不能用来天信她的读者,在关键时刻的关键事情上是没有的,是不可的,是一个作家一生最大的耻辱。

  怎么样,高手就是高手,即时文化出手稳准狠。方方几十篇令人振奋的日记就会被他这几句轻描淡写的话给搞定。方方回应说,她并没有说“高中生”愚蠢,为什么不呢?方方的在面对豪门大腕的时候还是有点发怵,那个“高中生”不是愚蠢,而是愚蠢透顶,是鲁迅看到的那群冷漠看戏中的一个,不但不仁,而且还对稍有愠色和的人投去恶狠狠地目光,仿佛再说好好看戏,别搅扰大家正常看戏。

  方方回应张教授,信任她的人很多,信任张教授的人微乎其微。这个回应很可笑,文人自以为是的浪漫主义情怀又不可理喻地无遗。是的,信任方方的人的确为数不少,但痛骂她的人也为数众多。同样,信任张教授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数,别小看了张教授们及他们的,以及他们的,的的,用无穷匮也来说也不为过。

  方方自以为是,一厢情认为,所有人都是喜欢她的,也都应该喜欢。因为她对人物心理很有把握,作家总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耳朵,对自己看到的和听到的有十足的信心。其实,她们忽略了一点,在某种意义上所有人都是偏听偏信的。

  也就是说,喜欢方方的人,完全不用她去,她只是说出了他们想表达而又无法很好表达的内容,只是起到一个结晶的作用罢了。但对于不喜欢她的人,她的日记完全没有作用,他们不但不会受到影响,反而会激起了他们内心深处的某种强烈的感和意识,越发和珍视自己一贯持有的意见。

  意思也就是,方方的东西完全没有达到它本身应该有的作用,或者是方方及喜欢方方的人们的预期。

  鲁迅带着鲜明的目的性弃医从文,也许它的匕首短刀的确影响到一批人,但这一批人或许并不是他想真正去影响的,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是的看客,也不是看客的鼓吹者。像张颐武教授这样的人,才是鲁迅的目标,但效果如何呢?大家都有目共睹。而且,张教授不可能没有读过鲁迅。

  还是胡锡进看得透,说得好,方方现象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放手让她去尽情,也翻不起什么波浪,反而让人看得清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另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无论是骂方方的,还是支持方方的人都觉得自己有,也有义务站出来说上几句,否则对不起自己的忧国忧民,对不起自己的,都试图用最激进的话来引起对方的注意和改变。

  但是,都是徒劳的。正如很多人骂方方的,有本事去抗疫一线,去干活,即时文化去治,至于,不劳你费心,主要你为力。

  自以为是的方方们,老老实实地去虚构小说吧,别野心勃勃改变什么人,没用!

原文标题:可笑的作家方方,太自不量力,竟即时文化然想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wenhua/2020/0331/334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