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一转身,即时文化光阴就成了故事

  有人把光阴剪成了烟花,一瞬间,看尽繁华。

  有人把思念翻起了浪花,一转身,相隔天涯。

  电影《后会无期》里有句台词说:

  每一次告别,要用力一点;多说一句,可能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可能是最后一眼。

  这,最大的遗憾不是失去,也不是离别,而是拥有的时候没有好好珍惜,分开的时候不曾好好告别。

  一个转身,光阴就成了故事,一次回眸,岁月便成了风景。

  《叹花》

  唐·杜牧

  自是寻春去校迟,不须惆怅怨芳时。

  狂风落尽深红色,绿树成阴子满枝。

  《唐摭言》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杜牧在湖州游玩时,喜欢上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她姿容俏丽、美貌非常。

  杜牧和就女子的母亲约定,十年后,来娶她。唐大中四年,杜牧被任命为湖州刺史,可小女孩早已嫁人生子了。

  杜牧埋怨女子母亲,即时文化女子母亲说:此时已过了14年,你约定十年没来,是你先违约的哟。

  杜牧无奈,写下这首诗感慨。

  在时光中,杜牧并不是个例,那些说着,我会回来的人,一转身,就变成了光阴里的故事,没有结局。

  《寄人》

  唐·张泌

  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曲阑斜。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张泌也有一段怅惘的爱情故事。

  《词坛纪事》记载,张泌在南唐做官时,曾与邻家的浣衣女相恋,后来,张泌搬走了,两人再也没有见面。有一天晚上,张泌梦到这个邻家女,写下这首七绝。

  诗题为“寄人”,表明这是一封信。古人常以诗代柬,来表达自己心里要说的话。

  诗人在梦中,回到了相恋女子的家。院中的风景依旧,小廊曲阑还在,只是再也不见那个魂牵梦萦的倩影。唯有那多情的明月,照着片片落花。即时文化

  即使是在梦中回首,却依然不见那心上人。

  我们总是在奔波,人人都是大忙人,忙着长大,弄丢了纯真。忙着赚钱,忽略了思想。忙着成功,错过了风景。

  那些光阴里最珍贵的人,我们匆匆错过,多年后,当我们再回首,却再也找不到了。

  人生,谁也来不了第二次。走慢一些、看细一点。别太急,其实你没那么赶时间。

  《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

  宋·陈与义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

  长沟流月去无声。

  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

  闲登小阁看新晴。

  古今多少事,渔起唱三更。

  陈与义是洛阳人,北宋覆亡后,他逃难到南方,备尝艰辛。

  当他回想起二十年前,在洛阳与友人们饮宴玩乐的情景,感慨万千。

  曾经,我们对着杏花疏影,吹笛起兴;如今,我们历经,看兴亡旧事,俱随流水。

  多少辛酸,多少光阴都只有等。 当你有一天察觉了时间的奢侈,你的人生,就已经斑驳了无数光阴……

  《虞美人·春愁》

  宋·陈亮

  东风荡飏轻云缕,时送萧萧雨。

  水边台榭燕新归,

  一口香泥湿带落花飞。

  海棠糁径铺香绣,依旧成春瘦。

  黄昏庭院柳啼鸦,

  记得那人和月折梨花。

  春天本是百花竞放、喧闹芳菲的季节,可是经历一场风雨后,凋零的花朵,衔泥的春燕,对月啼叫的乌鸦却让人顿感凄凉。

  凄凉的其实不只是春色,而是年华流逝、壮志未酬的悲哀。

  有些过去,关于幸福或伤痛,只能深埋心底;有些希冀,关于现在或将来,只能慢慢遗忘。

  人生就是一条坎坷曲折的,即使不断跌倒,也一定要爬起来。

  生活就要像一样地过,才能忘记生命给我们的颠簸。

  《虞美人》

  清·纳兰性德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

  采香行处蹙连钱,

  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灯和月就花阴,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康熙十三年(1674年),纳兰性德与卢氏结缡。三年后,卢氏去世。又六年,即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纳兰性德写下这首词,以寄托哀思。

  纳兰性德故地重游,想要寻找爱人的足迹。可是重游回廊,物是人非;相思入骨,心事成灰。

  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属于我们的,生命就好像旅行,也许在旅程中我们会拥有某些东西,但是终究不能带走它。

  必须学会与光阴。朴树在《清白之年》里唱到:我想回头望,把故事从头讲,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再来,天各一方,此生多寒凉,不要太勉强。

  《沈园二首》

  宋·陆游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这是一首悼亡前妻唐婉的诗,写于陆游75岁之时。

  陆游与唐婉本为一对琴瑟和谐的夫妻,后因陆母反对,两人劳燕分飞。唐婉另嫁,陆游再娶。

  多年后,当两人再次在沈园重逢时,百感交集。陆游在沈园墙上写下著名的《钗头凤》,据说,唐婉和了一首,不久,即时文化就郁郁而终。

  时光带走了唐婉,留给陆游的是一生的思念。

  一直到陆游八十四岁时,距他离世仅一年时,他还梦回沈园。

  曾经那么深刻地喜欢着,爱着一个人。

  钱钟书说:当所有的时光在被被浪费后,才能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拍拍沉积的灰尘,感叹它是最好的。

  爱过,温暖过,幸福过,即使没有被爱着的人好好疼惜过,遗憾中还是有甜蜜,还是有快乐的对不对。毕竟,爱情不一定是两个人的事情。那些偷偷爱着他的时光,是一个人的成长,一个人完整的爱情。

  时光真的很单薄,什么都很轻,风一吹,我们就走散了。

  看过的悲欢离合,才知道,一转身,你还在,这是多么的珍贵。

  珍惜身边的幸福,欣赏自己的拥有,背不动的就放下,伤不起的就看淡,想不通的就丢开,恨不过的就抚平。

  人生本来就不易,生命本来就不长,何必用无谓的烦恼,作践自己,岁月。

原文标题:一转身,即时文化光阴就成了故事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wenhua/2020/0424/962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