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鮎川千里当诗人的妻子爱上另一个诗人

  文气与诗意是能够将一切混乱从中出来的文艺方式,动弦的文字是诗人的通行证,鮎川千里诗人们和围绕着在他们身旁的女人们相聚又分离,不断排列组合,奏出不同节奏的乐章,时而沉重、时而情况、时而热烈、时而舒缓,公园里的落叶与午夜时分的电车、日暮斜阳中勾勒出建筑坟墓般的轮廓一道构成了《荒原之恋》的底色。

  这是一部充满分离与死亡的气息的日剧,除了女主人公的一唇,所有事物的色调都是冷的,的小旅馆、亲爱的女儿的婚礼现场、充当前奏的亲子饭都散发着冷淡的气息。

  克制的言语之间,肢体语言是热烈的,情感也是热烈的,这些有形或无形的热烈都被住文字间,因而十分克制,文字成了诗人最的奴仆,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诗人的体面。

  《荒地之恋》讲述的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故事,诗人的妻子爱上了另一个诗人——她丈夫的挚友,他们相聚、相恋,然后分离,羁绊之深,以至于只有死亡才能将他们分离。

  故事的男主人公是日本荒地派诗人北村太郎。鮎川千里原名松村文雄的诗人是简易保险局低级官员家双生子中的长子,关东大地震后全家搬迁到东京浅草地区开起了一家名为“小松庵”的荞麦面店。

  18岁时进入横滨正金银行当会计,仅工作一周就因而被。次年进入东京外国语学校学习法语,二战时加入海军,负责破译英美暗。战败后进入东京大语专业学习,方向是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毕业后在商社做过两年调查员,后来进入朝日新闻校对部做勤务,一干就是二十五年。

  荒地派来源于创办于1947年的诗《荒地》,虽然仅仅维持了一年,但对于日本文坛的影响是巨大的。这些诗人中一部分来自以田村隆一为中心的战前诗《舞会》(Le Bal)的参与者,另一部分来自以鮎川信夫为核心的早稻田大学学生。他们以T.S.艾略特著名诗集《荒原》(日译“荒地”)为诗刊命名,参与者诗风格各异,诗社成为一个松散的团体。

  田村隆一与北村太郎仅相差一岁,二人背景相似,出生地毗邻,田村家从祖辈起开始经营一家名为“铃村”的料理亭(比荞麦面店高级点),都从东京府立第三商业学校毕业后开始工作,田村更加夸张地仅上了一天班就离职了。

  比起精通外国文学但沉默寡言的北村,田村的人气很高,被周围人评价为“很有能力,但不愿意工作,是个”。

  田村隆一一生结过五次婚,第一次婚姻对象是荒地派另一位核心人物鮎川信夫的妹妹,第二次婚姻的媒人则是大名鼎鼎的推理小说作家江户川乱步,第三次婚姻的对象是日本《科幻》主编福岛正实的表妹。

  日剧《荒地之恋》改编自同名小说,聚焦的是北村太郎与田村隆一第四任妻子、雕塑家高田博厚之女和子的婚外恋情。

  剧中,诗社与诗都是真实的,只有诗的创作者被暧昧地改变了名字,北村太郎变成了北泽太郎,田村隆一成了三田村贵一,和子与她的继任者悦子都变成了明子。

  人物关系和时间线年,两位诗人共同翻译了亨利·米勒的《朋友书》(Book Of Friends),男主人公因为与女主人公的婚外恋情而辞职,男主人公的诗集《狗的时代》于1983年获得文部大臣,女主人公养猫,男主人公总是念叨脆弱如蒲草的帕斯卡尔。

  诗意像流水一样冲淡了市井的俗气,爱意从溪水汇集成江河再灌溉平原最后孕育出一片广袤的湿地,流速与流量不断变化,但从没有停止流动过,诗人与懂诗人的女人之间的情爱成了一蔬一饭间平凡的英雄梦想——虽然它并不值得像真正的英雄一样被。

  该剧在选角与人物造型上都酷似原型,丰川悦司与铃木京香分别担任男女主角,贡献了充分而又克制的表演,编剧对时间线进行大刀阔斧的删减,人物之间绵延二十余年的情感为了剧情安排不得不缩略成一点,两位演员仍然能够利用着短暂的一瞬间表现出人物情感的变化,华尔兹舞者一般进退自如。

  值得一提的是松重丰饰演的诗人,几乎全程都保持着醉醺醺的状态,这种醉态的表现和酒精一样是有浓度的,狡黠、智慧、寂寞乃至都藏在晃晃悠悠的身体里、藏在邋遢的睡衣与毛衫下面,混合成一种别样的魅力。

  比起平淡的北泽,与试图掌握一切、在一切场合充当女主人的明子相比,三田村这个角色更加令人难以捉摸,同时也耐人寻味。

  剧中不断出现这三人同时在场的场景,充满戏剧张力,人性的复杂在短暂的交锋中像洋葱一样被逐层剥离,无法自持的、角色赋予的羞耻心与、鮎川千里对友情与婚姻的、在爱情下的勇敢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荒地之恋》在平静的下拍出了人物内心富有层次的情感,空镜头唯美,构图精致,似是加长版的《花样年华》,暧昧,充满遗憾,诗意盎然。

原文标题:鮎川千里当诗人的妻子爱上另一个诗人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wenhua/2020/0515/1378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