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一场游戏一场梦 《盗梦空间》引发的狂欢与思考

  《盗梦空间》自9月1日在国内上映,首周五天即轻松入账9300万元。其中《盗梦空间》的IMAX(巨幕电影)版更是全线飘红,杭州两家影院的IMAX影厅座位供不应求。杭州百老汇影城4座,周末全部卖光;浙江新远国际影城上周试营业,IMAX版《盗梦空间》票收了30多万元,让影院老总张翼十分满意。

  与此同时,理科男、逻辑男纷纷把解读《盗梦空间》当成“智力狂欢”,拿出物理、张同延数学、哲学等专业知识,在网上贴出一篇篇如同论文般严谨的另类“影评”,顿成一景。

  在“豆瓣电影”上,一位名为“孙浩元”的网友用“弗洛伊德解析《盗梦空间》”。他写道:“弗洛伊德将人的意识分为三种:意识,前意识,潜意识。在《盗梦空间》中,被入侵者产生的防御,多半是在前意识中产生的,他们为了主体不受,对入侵者展开追杀。影片用了梦中梦的形式,每当深入一层,也就离主体的潜意识更近一步,而每当深入一层,遇到的抵抗就越发猛烈……战斗打响了,一方要攻陷主体的潜意识,一方要潜意识。在这部电影中,关于梦中梦的想象,实在令人叹服。而对于梦中梦,弗洛伊德也给出了解释,他说,梦中梦的全部意义,不过是安慰自己‘那不过是个梦罢了’。”

  对《盗梦空间》的四层梦,一位名为“高斯控”的网友在博客上,用数学思想作了解读。其博文洋洋洒洒,精妙有趣,引发不少网友追捧。

  “高斯控”说,三个重要的数学思想与《盗梦空间》有关。1)非欧几何和分形几何;2)体系;3)不可知论。可以以此来对《盗梦空间》进行一个数学角度的考察。

  《盗梦空间》第二段故事中,最令观众惊叹和称奇的是科布向阿莉阿德涅演示迷宫的部分。在这里一共出现了3个迷宫。科布的助手亚瑟演示的无限的楼梯和阿莉阿德涅画的圆来套去的迷宫,但它们却并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用数学上的语言来说,真实的世界是欧式空间,而梦中的迷宫则是建立在非欧式空间。而后科布教授阿莉阿德涅时,把世界折成了一个盒子状的结构。大地变成了盒子的内表面,天空位于盒子的中心,世界变得像万花筒一样颠来倒去,同样是一种非欧氏空间。

  在电影的迷宫设计中,造梦师如果想把一个人困住,就要给他一种无限的错觉。把被骗的人想成是一只小虫子,在二维世界里,如果是欧式空间,就是一个平面,你只能设计一个很大的圆,但小虫总有一天还是会跑出去。但如果这是一个非欧式空间,如球面,小虫怎么都跑不出去,这样,造梦者就可以将敌人永远困在自己设计的梦中。

  《盗梦空间》中最有创意的概念就是,通过仪器进入别人的,植入想法。这在现实中或不远的未来,可能吗?有一位名为“luyue”的网友,翻译了不少科学界当前对大脑的研究论文,未来可期。

  日本一个计算神经系统科学实验室有一种偷取图像的技术。将功能磁共振成像扫描图输入计算机,它可以“学会”如何将大脑活动的变化与不同的图像联系起来。而实验室科学家可以通过大脑视觉皮质中的血流,重现受试者正在观察的简单黑白图像。

  另外,还有利用机器人展现的。纽约的两位研究员创造了重演你的梦中行为和姿态的“睡眠机器人”。

  《盗梦空间》被誉为“高智能电影”,网络上冒出诸多高手,用哲学、物理、科学等理论解读《盗梦空间》,俨然已形成一场新科技电影带来的“脑力风暴”。张同延这些隐匿“高手”对《盗梦空间》的解读,是否真有根据?

  叶校长前天才抽空看了《盗梦空间》,他告诉记者,这部科幻片果然有不少物理学理论支撑,难怪有很多理科生感兴趣。

  在片中有一个让观众惊奇的镜头,在中巴黎的街道被倒了过来,人在倒的街道上走,往天上走。叶校长说,这是引力场改变,在科学理论上没有问题,但在现实生活中要改变引力场方向,基本不可能。只有加速度叠加方法,可以达到改变引力场方向的效果。比如植物的生长方向是与引力场方向相反的,但在高速转动的圆盘上的植物,就会向圆盘中心的方向生长。

  针对电影中人物在时空穿梭,莱昂纳多坐电梯上上下下,在不同时空与妻子相遇的那一幕,叶校长说,在广义中,空间的疏密是与观察者与被观察者之间的相对速度及空间周围质量的分布有关的。从理论上讲,只要观察者的速度够快,或者它们之间的引力场改变得足够大,是可以缩短两个空间的距离,时空的切换是可能的。《盗梦空间》中现实5分钟,梦中1小时的时间差,也可用广义来类比。在中,的速度和周围物质分布的不同,时空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天上一日,一年”的说法完全可以实现。

  张同延教授特地去看《盗梦空间》,“我是专门研究梦的,国内第一个梦的室就是我们建立的。”

  当记者把网友用弗洛伊德理论解析《盗梦空间》一事告诉张教授,他哈哈一笑:“关于梦的研究,理论已经发展了。”张教授说,用弗洛伊德的理论,确实可以把“梦中梦”解释为愿望的满足。不过现在用得更多的是荣格方面的理论,认为梦是一种潜意识,梦有创造性,梦是一个人的潜能的表现。

  电影的“梦中梦”让观众好奇。张教授向记者了现实中的三种“梦中梦”:一类是人在梦中知道自己在做梦,这类人比较;一类是人会成为梦中某一角色,这类人是感情型的;还有一类人,会躲在梦中,创造新的,这类人一般有多重人格。

  对于网友用三大数学思想解读《盗梦空间》,昨天记者采访了浙江大学数学中心执行主任、大学分校教授刘克峰。他仔细看了网友的解读后告诉记者,“非欧几何”理论确实是数学中的理论。

  他说,张同延“非欧几何空间”通俗地说,就是看得到尽头,但走不到尽头。虽然他还没时间去看电影,但他觉得如果电影中的造梦师造的是像迷宫一样,让人走不出来的,确实可以用“非欧式空间”来解释。(陆芳 来源:钱江晚报)

原文标题:一场游戏一场梦 《盗梦空间》引发的狂欢与思考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xinwen/2020/0326/179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