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女市长的男秘书

  华子建也就很的点点头,这样的后果他早就想过,他本来是可以避免和任何人冲突,只要他使用起无为而治,韬光养晦的策略,可是华子建不愿意那样,他要,要工作,就算在这个过程中引起了战斗,他还是会要,这是他骨子里天生固有的特性,他也不怕斗争,他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没有争斗的,那还叫吗?

  两个人说了会闲话,华子建也感觉好久没和仲菲依聚一下了,就请她一起出去吃饭,仲菲依当然是乐意的,从上次两人有了那种关系,自己没事的时候也想过他,只是看他太忙,自己最近的事情也多,现在见他邀请,那还用说,一起就上街去了。

  天还没黑,上的行人也很多,一上,华子建到是没几个熟人,但仲菲依就不一样了,很多人不断的招呼着她,这让华子建多少就有点尴尬,他到不是嫉妒仲菲依,只是感觉很多人在指指点点的看着自己和仲菲依说着什么。

  华子建就有意识的走快了一点,想要和仲菲依有点距离,仲菲依可是不干了,就叫着他的名字说:“华子建,你跑那么快做什么?怕我影响到你形象是吧。”

  仲菲依撇撇嘴,带点调侃的说:“不是吧,怕别人说闲话是不是?这有什么,两个县长难道就不能走一起啊。”

  她说话的声音还挺大的,让华子建有点不好意思了,想一想,是啊,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和仲菲依走一呢?

  饭店人还不少,老板是认识仲菲依的,见她进来,亲自走出柜台招呼着把他们送到了包间,对一个县长来吃饭,老板打心眼里是有些自豪的,他不断的有意的叫着:“仲县长,请里面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招呼一个县长。

  华子建坐下以后,就说:“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仲县长在洋河如此受欢迎,人缘很是不错。”

  华子建就“且”了一声说:“这有什么嫉妒的,你没见我回我们村里,那比你现在拽多了,连小孩都老远的叫我呢。”

  就两个人,他们菜也没多点,倒是聊的很起劲,这一聊,一顿饭两个人就吃了几个小时,那仲菲依今天也有了点幸福的感觉,废话就多的很,好在华子建很有耐心,就听她叨叨了,也不着急。

  吃完饭天色很黑了,两人都有些想法,都又不好说,最后还是华子建脸厚,就说:“那我送你回去吧,天黑了,你一个人回我还真不放心。”

  他们就叫了个车,一会就到了仲菲依的家里。到了地方,华子建还是有点犹豫的,他对仲菲依的感情应该还是停留在生理的**。

  仲菲依倒是很大方,娇声笑着:“进来呀,站那发的什么愣,怕我让你负责,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赖上你的。”

  几句话说的华子建脸上一阵的发红,他在她面前一点办法使用不上,虽然他也是那样的潇洒,但她总是用大胆和**在面对他,对她的话他也只能是笑笑,无话应对。

  进了,仲菲依就用优雅,无比美妙的动作脱去了外衣,仲菲依是有意让自己表现的优美和风流,因为她需要华子建的喜欢,在这个城市,虽然已经呆了一年多时间,但她还是有一种外乡人的孤单,她希望在自己寂寞和孤独的时候有一个人可以听她来倾诉,更希望在自己伤心的时候,有一个强有力的肩膀借她来依靠,那怕是短暂的,那怕是昙花一现。

  于是,她现在就选中了华子建,她知道自己的妩媚对一个单身男子的威力,当然,偶尔的时候,她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可以和华子建结为长久的夫妻,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在洋河县只是来挂个职,来度度金,自己的很,已经有人为自己安排好了一切,想要摆脱恐怕很难。

  华子建也确实被她这充满**的动作和表情吸引了,呆呆的看着她,仲菲依看着华子建那的样子,她缓缓地退去了内衣,露出良好的身段,一刹那,白玉般无可挑剔的身体呈现在华子建的眼前,高耸的山峰,在皓白如雪的肌肤衬托之下,**显得艳丽无比。

  仲菲依缓缓向华子建走来,每个动作无不展示出她优雅美丽的曲线,仲菲依走到他身前,轻轻的搂住他的脖子说:“喜欢我的样子吗?”

  华子建冲动起来,他用一只手紧抱仲菲依的身体,用另一只手忙乱着,他的手指因兴奋而颤抖,他早已血脉如铁。

  华子建看到了仲菲依的激动,他就顾不得张口说话,继续的,不停的吻,他的吻的更加起劲了。

  这样的话,无形中增添了华子建开垦的积极性,他就像一只受到鼓励的小宠物,兴奋着,撒着欢的在仲菲依的身体上,而仲菲依每一次的轻哼,都更让华子建充满激**。

  长久的缠绵和温柔,让两人最后都几乎是瘫软在了chuang上,他们相拥着,亲吻!着,一起看那窗外满天的繁星……

  畜牧局的长后来还是被调走了,到了一个可以养老的单位做了党组,这对他应该也是很不错的一个结果了,假如不是因为华子建对怀有太大的**,或者,长就很可能比这更惨。

  华子建也是,他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他想做事,那就要有,同时,在,很多事情都要讲一个平衡和协调,哈县长的面子是必须给的。

  再过了一段时间,在华子建的指点下,贾副局长就找到了吴,华子建没有问他使用了什么方式,但有一点是可以猜测出来的,这个贾副局长一定是给吴送了大礼,不然他是不可能如此顺利的转正,当然了,在这个问题上,贾局长是瞎子吃馍馍,心里有数的,他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华子建,没有华子建斗倒长,没有华子建在吴那里的美言,没有华子建的指点,这个是很难落到自己手中。

  据说在商议他提升的会议中,哈县长自己也提出了一个人选,但在吴的下,哈县长了,会上他知道自己是不占优势的,所以没等投票,他就转变了,他才不在会上和吴做对,他的优势是在基层,是在洋河县个各个角落。

  最近一个时间,连续的几个会议,搞的华子建晕头转向,好在那稿子都是秘书写好,但就这样,也让他读的口干舌燥,到了下午的县长碰头会上,华子建早早的就进了会议室,自己排行靠后,心知肚明的,提前到会场是应该的。

  坐了一会,就见的县长也都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哈县长自然每次都是最后一个到场的,这就是一种权威的象征。

  会上哈县长就近期的工作做了下总结,又对以后工作提了些要求和和,大家也都把自己工作中的困难多多少少的讲了一些,为以后完不成任务,提前找点借口。

  看看大家都讲的差不多了,华子建也就发言了,他把自己在街上看到的行为说了一遍,最后说:“哈县长,我,全县搞一次除恶打黑的行动,为洋河县的治安稳定,也请哈县长给予支持和批准。”

  哈县长在华子建讲话的时候就没有认真听他的发言,一个扫尾的副县长给你点就就想用,才管了几天啊。

  但现在华子建还找上自己了,提名道姓的让自己支持批准,哈县长心里就自然的不舒服了,他冷淡的说:“是你在分管,你自己安排,对打黑除恶,洋河县的安定团结我肯定要支持,但洋河县真的有你说的那么乱吗?是你经过**调查,还是道听途说,还是你自己的凭空想象?我看,你还是先把问题搞清楚了再动不迟。”

  早就对华子建看不顺眼的雷副县长,他在哈县长的话音刚落之后,就接上了话:“华副县长,哈县长的话很有道理,不要夸大事实,,更不要老想着什么上来烧个三把火的,洋河县的治安,看还是不错的。”

原文标题:《女市长的男秘书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xinwen/2020/0407/510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