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紫禁六百年浮世沧浮世碑桑共秋月

  民间对故宫的迷恋由来已久,我们的吃穿住用行,无一不体现着神秘“紫禁城”的烙印。

  就说烤鸭吧,是明成祖迁都后,带来了南京烤鸭高手,才使得烤鸭在嘉靖年间成为了民间最受欢迎的美食。

  以四合院为例的中国民居建筑,同样受到了位于中轴线中心且严格按照对称手法建造的故宫的影响,四面建筑将院落围住,形成或对立或相连的的正、东西厢,既照顾了传统家庭的集聚又为个体保留了一定的空间。

  在时期,帝制终结,民智初开,人们对重重宫禁中的一切充满好奇。曾为天子一人独有的内府珍藏——故宫日历,也开始成为分享文化积淀、增强民族自信的重要资源。

  《故宫日历》最初出版于1932年至1936年,包括从1933年至1937年共五年的日历,每年一册,活页装订,由京沪等地商经销。

  封面和日期所用文字,除个别采用时任院长易培基先生的楷书手迹和篆书、仿宋印刷体外,均集自院藏古代楷书和隶书碑拓,故宫藏品图片每日一张,历代书画、器物交杂穿插。

  拥有八十余年历史的《故宫日历》, 已成为故宫博物院文物展示、文化的一扇重要窗口。在2010年重新发行的《故宫日历》,在版式和尺寸上,参照了版《故宫日历》,“故宫日历”四个字,沿用了1937年版日历封面的字体——由汉《史晨碑》集字而成。

  小开本、,封面烫金字,日历封面包裹着红色麻布,如同紫禁城宫墙的颜色,因为外形方方正正,厚度适中,读者们亲切地称其为“小红砖”。

  2020年版是新版第11册。2020年,为庚子年,为鼠,同时也是紫禁城建成600周年。所以,《故宫日历》这一年的主题主要是围绕有关“鼠”的藏品和故宫建筑展开的。

  2020年的故宫日历继承了以往故宫日历的范式,每页的数字都是从各大碑帖上拓下来的,考究的字体、精美的插画,凝结着古代先贤的对美的品味,使你在感受岁月流逝的同时体味到时间的重量。

  2020年的故宫日历也以鼠为主题,在一月,故宫日历中就展示了一系列古代文物中的鼠的形象。

  石俑鼠作为形象的代言人,鼠首人身,身穿长袍,衣袖宽大,双手相交于胸前,显示出贤臣良相的肃穆威严。

  古代画作中的鼠灵动轻巧,与“瓜”组合有“多子”之喻,《诗经》中有“绵绵瓜瓞”,鼠的生命力强,二者结合有祈愿子孙繁衍家族昌盛的吉祥寓意。

  玉雕中的鼠,糅合了玉的细腻圆浑,形象更加灵气逼人,使得小小玉鼠更加诙谐而富有趣味。

  世界遗产组织对故宫的评价是:“紫禁城是中国五个多世纪以来的最高中心,它以园林景观和容纳了家具及工艺品的9000个的庞大建筑群,成为明清时代中国文明无价的历史。”

  2020年正值紫禁城落成600周年,二月及之后的各月的日历中,恢弘大气的紫禁城将入卷倾诉六百年的风云历史。引领读者完成一次纸上故宫之旅,浮世碑全览紫禁城建筑之美,回顾明清两朝宫廷的往事。

  故宫日历在图片的选取上,既放眼宏观,有宏观展示故宫古建筑的摄影图、老照片、测绘图等,以不同多角度呈现紫禁城之美、历史之厚重;又不失细节,带领读者发现不曾关注又颇有故事的小细节。

  坤宁宫外的索伦杆,此杆满语称索伦杆或索摩杆,是满族祭天用的“神杆”。索伦杆原为顶端置有碗形容器的木杆,碗内放食物专供神鸟享用,现仅存杆座。其建筑外观与室内格局具有显著的满族特色。浮世碑

  宫游廊壁上的《红楼梦》壁画,宫廊内壁上绘有18幅以《红楼梦》为题材的巨幅壁画。

  慈禧喜爱《红楼梦》,浮世碑书中的许多情节她都能,更以贾太君自居。光绪时期,慈禧命画工绘制《红楼梦》大观园图壁画,并命文学词臣赋诗。

  今存的《红楼梦》壁画,画面布局完整,细节生动,再现了大观园中的经典故事场景。

  翊坤宫廊下的秋千环。末代溥仪逊位后,根据《清室优待条件》,仍于紫禁城过着“小朝廷”的生活。

  据《清宫述闻》记载,“翊坤宫廊下秋千,今尚存。逊帝时安设,为清宫创举”。如今,秋千不在,仅剩下锈迹斑驳的秋千环。

  365天,在一页页翻转的日历背后,六百年的历史也钻进我们的日子里,那些落了灰的文物与记忆也迎来了重新发光的时刻。

原文标题:紫禁六百年浮世沧浮世碑桑共秋月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youxi/2020/0322/38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