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沉醉何欢凉-正文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在你的生命中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甚至带着扭转的色彩。

  留学三年归来,因心里怀着一块疙瘩而不愿进入家族企业上班,离乡背井,进了T市最大的金融。

  “小姐,有没有摔伤?我扶你起来。”他看着她的眼神似陌生,谦逊低笑,握住她的手腕,仿若未识。

  三年前,她在机场毫不留情的甩开他手,漠然道:“我妈说的没错,像你这样一个穷小子,的确配不上我。”

  她说:“以我的身份,能和你相恋七年,你该庆幸自己攀了高枝,有钱的女人那么多,你何必只盯住我一人不放?”

  她说:“我的未来,是你永远也不会再看到的流光溢彩,请你,不要再在我的世界出现。”

  一个小时后,育婴门外冲进几名一身黑衣墨镜的粗壮男人,毫不留情的将沉睡的婴儿抱走,婴儿的哭喊响彻医院。病门口忽然冲进一名,对着刚刚苏醒的楚醉惊喊:“楚小姐,你的孩子……”

  楚醉一脸憔悴,当看清那些人手中抱着的孩子时,赫然揭开被子,不顾阻拦的下了床,双目圆睁,带着不敢置信:“是她派你们来的?”

  与其说是看一看,不如说是要将这孩子带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去,不让任何人知道孩子的存在,更也不会让任何知道,他们楚家的女儿未婚先孕,不知的在英国偷偷生下那个男人的孩子。

  母亲的手段,楚醉早已见识过,否则,又怎会那么不甘,又不得己的抛下那个她几乎用着生命去爱着的何彦沉,乖乖的按照老妈的计划到了英国。

  可没想到,她千难万险的隐瞒母亲跟在自己身边的所有眼线,偷偷怀胎十月,将这孩子刚刚生了下来,他们就要将孩子抱走。

  “我不允许!”楚醉刹时双目通红,拼命的冲上前:“把孩子还给我!那是我的孩子!你们还给我!”

  “,醉,你小心点,你才刚刚生完孩子,不要这样……”身后的Linda一看见楚醉整个人仿佛疯了一般的扑向那些一看就知道惹不起的人,忙上前要扶住她。

  “楚小姐,你母亲的电话。”忽然,在身后的一个黑衣劲装男人前,将一支手机递到头发凌乱面色苍白又双眼通红的女人面前。

  楚醉一听,赫然接过电话紧紧按在耳边,不等对方开口,直接热泪盈眶,对着电话嘶喊:“妈!我求你,我求你不要这么!我已经因为你,和他分手了,我们已经天涯永隔再也不联系,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只想留住这个孩子,我求你,我求求你,这是我的女儿,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小醉。”电话那边传来遥远的声音,冷漠而满怀,没有她想要的属于母亲的慈爱:“我想当你偷偷怀着这个孩子坐上飞机前往英国的时候,早就该预想到,早晚有一天,都会有这样的结果。”

  “我没有!妈!无论如何,我求求你饶了这个孩子,她是的……我求你……”

  “你别妄想了,好好在医院养身体,留学回来乖乖当你的楚家千金,少再在外边粘染那些不四的男人。”

  “妈!”楚醉气的浑身颤抖,下唇已被咬破,刺目而腥红的血在嘴边:“你要怎样,才能放手,怎样才能饶了孩子?!!!”

  电话那端沉默数秒,之后不以为然的漫笑:“怎样?除非你不是我岳红珊的女儿,你不是楚家的女儿,你……”

  “好!”募地,楚醉趔趄着一步步走到透着阳光的窗边,沉默的看着窗外茂盛的翠绿一片,一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一手在胸前紧握,指甲深深嵌入手心,鲜红的手与嘴边的腥红相辉映。

  在进入商氏办公大楼的那一瞬,楚醉一脸无语的瞪着手中震动个不停的手机,接连做了N个呼吸运动,才慢吞吞的将之放在耳边,扯开一脸勉为其难的笑:“杜阿姨……”

  “小醉,你租什么时候交?再不交的话,别怪我将转租了啊,最近咱们这栋楼的租户需求量增大,有不少人问我有没有子出租呢。”

  “我还怎么样?你都住进来一个多月了,送孩子去幼儿园上学的钱你有,怎么租的钱就没有了?看你柜子里的那些衣服,也不像是没钱没人家的姑娘,你这姑娘不能我这么一个老实人是不是?这都过了半个月没再交租了,每次打你电话你都不接,你说你……”

  “好好好,我今天晚上就交,行吗?”楚醉无语的朝天翻了个白眼,灰溜溜的跑进楼侧的角落里:“杜阿姨,我刚上班一个月,今天正好是发工资的日子,我晚上就给你钱,您别急!”

  “哎?楚姐,你刚才在咱办公楼外边贼眉鼠眼的干吗呢?”一杯热牛奶被放在自己面前,一个月前与她同时被应聘进来的林琳一脸的靠在楚醉桌边,笑眯眯的瞅着她。

  “谢谢。”楚醉捧过牛奶,抿了一口,随即露出一脸的幸福:“没事儿,就是被东催租了。”

  “呀,那东肯定是个老巫婆!只要是个男人,一看见咱们楚姐这张漂亮的小脸蛋和纤细的小蛮腰,肯定不心催的~”

  “一边儿去,少贫嘴。”楚醉笑着抬手将肩膀上的“小猪爪”拍开:“快工作去,领导那边也不知在筹谋些什么事儿,总之我有相当不好的预感,估计啊,咱们要开忙。”

  林琳小腰一扭,坐到楚醉对面的办公桌旁,打开电脑时,忽然抬眸,双眼蹭蹭的冒着亮光:“你这预感还真对了!”

  “怎么?”楚醉秀眉,披散的着头发,微卷的发稍被空调的轻风拂过,未染脂粉的眼角,带着隐约的迷蒙,不解的瞥着她神经兮兮的模样。

  林琳笑的一脸娇羞:“你不知道吗?咱们商氏集团的何总,他三年前进到商氏后,以着般的速度将莫名亏空的一部分股票找了回来,并且记忆力超好,对现代国际金融学的内外均衡,以及研究方法,还有他的创新和理论,在两年之内就使咱商氏暗下亏空的债务强制回流,在他掌控下的股票,资金,还有一系列的……”

  楚醉有些茫然的看着那小丫头脸上的之情,嘴角抽搐,随即露出一脸坏笑:“小妞,你是不是思.春了?”

  “哎呀楚姐,是你不知道,何总长的超级帅,一米八多的身高,还有一双会放电的眼睛,我看到他的照片时差点被帅的晕过去,他简直就是上古世纪的罗马王子啊啊啊啊!”一说到此,林琳双手握拳在胸前兴奋的摇晃:“还有还有啊,他才二十五岁,说来也真是巧,和楚姐你同岁耶!”

  楚醉在电脑上敲下几个数字,一边看着文档里记载的资料,一边不以为然的说:“怪不得你们这么兴奋。”

  说着,她扫了一圈四周的女同事,果然一个个打扮的比平时要光鲜明亮的许多。

  “你想过没有,咱们董事长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如果何总未来和商小姐结婚,他不就顺理成章的会接下整个商氏集团?那就是咱们未来的总裁,更也是未来的董事长呀!”

  “咱们在美国的上市由他亲手管理了一年多,现下卸任归来,肯定是要着手结婚的事,如果他以后变成商氏的总裁,谁再幸运的被他看上,就算他结婚了,那也……”

  ( )当晚,楚醉成功了东阿姨的“”,灰溜溜的进了,刚一进门,就看满地狼藉,像是被什么人入室抢劫了一样的凌乱,惊的她利马脱下鞋子,火速冲进卧室:“歆歆?!”

  一冲进卧室,视线慌乱的扫视同样乱七八糟的屋子,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在床边的角落里看见安然无恙的女儿时,才微微落了下来。

  “妈咪~~~!”小乐歆手里正抱着一袋巧克棒,吃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满手都是敲克力沾上的东西,脸上也粘的都是,在看见一脸慌张奔进来的楚醉时,顿时双手举着手里的,一脸笑嘻嘻的大叫:“妈咪~歆歆找到啦,在那个柜子里边找到滴~!嘻嘻~~~”

  说着,小乐歆满脸成就感的伸出胖呼呼的小手,指着床边的柜子,圆圆的大眼睛里黑亮的眼珠狡猾的闪烁不停,对这满屋因她而造成的狼藉而没有一点之感。

原文标题:沉醉何欢凉-正文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youxi/2020/0327/236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沉醉何欢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