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枣庄租车小伙交一万二租车在青岛跑滴滴 一天没

  河南的白先生也碰上见麻烦事,租车跑滴滴,车没上,钱没挣着,就得打进去好几千块的修车费,白先生越心思越觉得自己是被套了!

  白先生了解到,跑滴滴的起亚K5,月租金大都在四千元以上;网友于先生给出的低月租,很让他心动。

  于先生自称业务员,他们的车都是正规营运车辆,手续齐全,白先生检查车况之后,通过微信转给于先生一万元押金和两千元租金,签下租赁合同,两人相约9月30一起到办绑车业交务。

  白先生:那天他就让我把车停在这里,倒进来,去他们办绑车业务,停了一个半小时,回来的时候车灯就碎了,右大灯。

  白先生按于先生的指挥,把车停在唐岛湾公园的一个车位上,外出归来,却发现右前车灯碎了,保险杠也有刮痕。更无奈的是,被告知,此停车位处于盲区。

  白先生:先把车修起来,我说多少钱,他说需要四五千左右,我说四五千块钱就能了吗,他说不一定,如果保险杠要换的话,可能要七八千,我当时就不同意,我自己问过4S店价格,(换大灯)两千块钱左右。

  租来的车还没等上载客,先搭上几千元修车费,白先生很沮丧,他询问4S店,更换K5混动车型右前侧大灯总成,外加保险杠维修,预计三千多能搞定。于先生却张口要七八千,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

  可双方签订的合同中,有这样一条约定:非交通事故车辆发生损坏,乙方要到甲方指定维修厂进行维修,且自行承担全部维修费、折旧费和保险上浮等相关费用。白先生不交钱,对方就于10月1,把车收走了。

  白先生:修大灯的钱我认,租车的钱,我就开了五天的时间,我也认,的钱应该退给我吧。

  白先生顿觉蹊跷,被人到盲区停车,车在停车位上无故受伤,地上只留下三块红色尾灯碎片。现在业务员于先生拒接电话,只能找租赁处理了。

  工作人员:他们是自己私下联系的,没有通过,于先生自己的车挂靠我们。他应该跟我们确认一下这个事,他们没有确认,私下里去签这个合同,我们后面才知道。

  正浩轩商贸有限的宋经理解释,于先生购买的K5混动轿车,挂靠在他们,所以行车证的所有人显示的是名。于先生因个人原因不干了,将车租赁给白先生跑滴滴,应该向说明,否则一旦出现交通事故,白先生既不是车主,也不是的人,枣庄租车可能会遭保险拒赔。

  正浩轩商贸有限负责人:如果说经过我们的话,这个合同肯定要有我们的盖章,我们的合同一式两份或者三份,我们肯定会给你出具相关的收据。

  白先生手拿的网络预约汽车租赁合同,只有他和于先生的签字,押金也是通过微信转到个人账户,宋经理认定,私下转租与无关,只能找于先生本人解决。

  负责人宋先生:他带你来转,枣庄租车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司机在我们挂靠,他有各种问题说我确实干不了,我需要把这辆车给别人开,暂时替代他来干。

  白先生这才意识到,转租网约车,风险不小,这次车灯受损,不让走保险;若在营运过程中遇险,司机和乘客安全何以保障?随后,正浩轩商贸有限工作人员电话联系上了于先生。

  于先生:我每次挂靠车辆都会经过,我不可能(碰瓷),因为我们干这一行,我不靠着网约车,我有自己的工作。

  于先生的说辞和相反,他说自己有工作,主要对外出租网约车赚取租金,而且每次给租车司机绑车、开通滴滴账户,都是通过操作,并非打着旗私下交易。

  于先生:这辆网约车在出租的时候,当时一个枣庄司机开车发生过一起重大交通事故,是他被另一辆网约车撞了,也是修过。

  对于“碰瓷”的质疑,于先生承认他购买的这辆K5轿车,在转租过程中,不止一次发生事故,但都是意外。是意外、不走运,还是网约车整车大包出租的这种模式,让“风险”有机可乘呢?

  行动员先了交通运输监察人员,按照青岛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暂行办法,他们主要对非法从事客运经营的车辆,和两证不全的网约车驾驶员进行查处;不网约车转租。那就再听听滴滴客服怎么说。

  滴滴客服:因为他转(网约车)给你的话,你要去联系车辆所属企业,是否注册了小桔有车商家通,有合作的话,你就去找车辆的所属,协助注册滴滴账。

  滴滴客服,于先生转包网约车,需协助才能完成。也就是,网约车转租这种形式,是可以实现的。记者随后也进行了相关的查询,并没有找到具体的法规依据。不过,在“全国网约车考试题库”里,有这样一道判断题:从事网约车经营的车辆,车辆所有人可以将车辆转租、转包给人,从事网约车经营服务活动。答案是“错误”。为什么在现实中,不管是网约车平台,还是挂靠,都对网约车转租、转包行为,不加呢?

  负责人宋先生:(挂靠司机)于先生在外面打着我们旗转租,我们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那我们能说他是吗?

  这与出租车行业大不相同,出租车大包或者找替班司机,都要通过挂靠签约,并到主管部门备案。于先生的车挂靠在正浩轩商贸有限,车的户头是,不仅提供服务,还要担负一定的监管责任。而现实情况却是,对于这起租车,的答复是:我们没盖章,只能他们自己协商。

  于先生:的金额是4980多元,要白先生七千多钱,枣庄租车是有折损费的,我都给他加到一起了,所有的费用加完了,我才跟他说的,他不同意我就自己去维修了。

  于先生:不,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因为我车辆拉走,这段期间因为你的原因,我的车辆一直空置着,这段时间也要你负责。

  现在,于先生已经走保险把车了,按照租赁合同,他要求白先生承担4980元修车钱,还要交维修费30%的折旧费,赔偿的事谈不拢,网约车租金仍在逐日累计……白先生之前交的一万二,扣除上述费用,只剩一千多了。

  白先生:当时他跟我说他是的人,我才找他的,他不跟我说,我也不可能找他,我也不可能跟他私自签合同,他说你可以去我们查,网上都有我们的记录,我才相信这个东西的。

  白先生称自己掉进了网约车转租的坑,一分钱没挣到,反倒搭进一万多。希望有关部门能进一步规范网约车的转租转包,同时也希望正浩轩商贸有限,帮他和于先生协商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原文标题:枣庄租车小伙交一万二租车在青岛跑滴滴 一天没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youxi/2020/0525/1552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