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滢 梁翔宇:国际刑科发展的瓶颈与出

  还包括国际刑人才的培养和储备。为了地完成其,笔者,在实现国际刑法方向的研究生的硕博对接时,可以考虑以下两种方案:一是近期方案,即为排除阻碍国际刑人才接续的各种人为因素,可以硬性国际刑方向的博士研究生指导教师只能研究方向为国际刑的硕士,并以包括硕士学位论文在内的研究为佐证。二是远期方案,即为国际刑学习与研究的连续性,并尽可能减少专业人才的流失,在国际刑科建立硕博连读制度。至于培养年限,考虑到国际刑的学科理论对于硕士研究生的全新性,和目前在我国专业硕士特别是博士研究生招生名额与生源对比的优越性,可以仍实行6年制,而不采取现在各专业硕博连读通行的5年制。当然这里存在一个细节问题,具有国际刑硕士、博士研究生招生资格的单位除了拥有该学科的博士生导师外,很可能还拥有不具备博士生导师资格的硕士生导师。如果建立硕博连读制度,那么不具有博士生招生资格的硕士生导师该怎么办?对此,笔者认为可以尝试建立一种国际刑博士研究生“比例招生联合培养”制度,即根据该学科指导教师和每届硕士毕业生的数额来确定博士研究生的招生比例,如1/2或2/3,考核标准可以采取成绩+学术论文+学位论文+导师评价等的综合评价机制。在博士研究生阶段,可以由具有博士学位的硕士生导师辅助博士生导师对该学科的学生进行培养和论文指导。

  此外,要保障国际刑后续人才的储备,除了前述在该专业招生和人才培养时各科研院校所能做的努力外,招生前人才的吸引和毕业后人才的使用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而这就要看用人单位尤其是实践部门的努力了。因为,只有就业前景好的专业才能吸引更多的生源,只有专业对口才能保障国际刑这样过于专业性的学科到相对优秀的学生。而我国以来存在的就业体制问题,导致一方面、医学等专业性非常强的学科的毕业生没有正常的机制保障他们到对口单位工作,另一方面、医院等(尤其是基层机构)又面临大量的专业人才短缺问题。更何况国际刑呢?因此,除了科研机构外,、司法部、、最高、最高检察院、以及各直属机构和地方机构尤其是沿海省市相关机构等等,应切实改善其用人机制,为国际刑专业人才留出更为充足的就业机会,而这对于这些机构本身的职能发挥来说也是相得益彰的。

  总之,国际刑的学科发展建设任重而道远,需要包括教育机构、学术出版部门、行政和司法机关等在内的诸多方面的共同努力。吾等早已身在其中并立志为国际刑研究奉献终身之辈,正视其学科发展存在的瓶颈问题,并为其出探寻而上下求索,实乃为师、从业当尽之本分。

  [1]杨玉良:《关于学科和学科建设有关问题的认识》,《中国高等教育》2009年第19期,第4页。

  [2]赵秉志、:《30年的国际刑研究》,《河南省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9年第3期,第30页。

  [3]张文显主编:《学》,高等教育出版社、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00页。

  [4]当然也有极少数国际私者在研究国际刑法,但他们的立基点是国际公而非国际私。

  [6]2011年,学位委员会和联合下发的《学位授予与人才培养学科目录》又将学增设到学科门类之下。由此,我国学科门类下共包括6个一级学科。

  [7]王海民:《基于学科建设视阈下的学科大类人才培养模式研究》,《现代教育科学》2009年第1期,第327页。

  [8]滢:《国际犯罪的类型研究:回顾、反思与探寻》,《当代》2007年第6期,第36页。

  [9]在专门的期刊编辑部中,编辑们基本都是按刑、国际等大的方向进行分工的。那么,国际刑到底隶属哪个方向的编辑呢?国际刑方向的文章又向哪个学科的栏目呢?对于这些更为细密但很关键的问题,编辑部门也可能未做考虑,也可能由于涉及权益问题而难以考虑。但其结果是归一的,即导致国际刑的研究在这种困境中而流产。

  [10]滢:《国际刑研究的困境与出:以中国为基点的思索》,《法律科学(西北大学学报)》2012年第2期,第72-73页。

  [11]目前许多院校为研究生设立了助研、助教岗位,基本惠及所有全日制学生,对于科研经费紧张的学科和教师来说,可以合理利用这台。

  [13]王冬梅:《美国高校交叉学科教育研究综述》,《比较教育研究》2007年第3期,第41页。

  [16]虽然中南财经大学在国际刑的课程安排上与大学的做法基本一致,但因为该校在研究生招生目录中未设置国际刑方向,因此就学科建设而言,该校应该说尚未建立的国际刑科。

  [17]徐立:《中国教育的困境与出》,《教育研究》2011年第1期,第78页。

  本文责编:frank发信站:爱思想(),栏目:天益学术刑本文链接:文章来源:《当代》2013年第2期

原文标题:滢 梁翔宇:国际刑科发展的瓶颈与出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youxi/2020/0601/1694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