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找来法国双影后却遭差评,《小偷家族》后改拍外

  原标题:找来法国双影后却遭差评,《小偷家族》后改拍外语片的是枝裕和走下坡了?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曾五度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并于2018年凭借《小偷家族》拿下金棕榈大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可以说一直与法国电影有着紧密联系。在拿到金棕榈后,去年他更直接执导了一部法语电影——《》。

  不过这部影片后来又成为了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开幕片,一时间也说不清戛纳和威尼斯究竟谁更宠爱这位导演多一些。只能说大傍身毫无疑问就是香饽饽。

  除了擅长拍摄日本家庭片的是枝裕和首次触电法语片这个噱头,《》的超强主演阵容也拥有很大的吸引力。

  法国两大——凯瑟琳·德纳芙、朱丽叶·比诺什强强搭档饰演一对母女,这是两位戏骨级演员继2005年的纪录片《法国丽人》后再度出现在同一部电影中,而且是第一次演对手戏。

  凯瑟琳·德纳芙被称为法国影坛常青树,14次提名法国凯撒并两次拿下最佳女演员杯,并且在1993年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

  年轻时的凯瑟琳相貌出众,是典型的法式美人↓↓

  《线岁,皱纹依然难掩气质。

  朱丽叶·比诺什应该更为国内观众熟知一些。《英国病人》、《蓝·白·红》三部曲、《浓情巧克力》...她的诸多代表作都足够名留影史。拿遍欧洲三大电影节影后的朱丽叶·比诺什更被视为法国“国宝级”演员。即时娱乐

  选择朱丽叶·比诺什也算是比较保险,一方面她发挥稳定,另一方面,她与侯孝贤、河濑直美都有过合作,算是相对更了解亚洲导演风格的法国演员。

  两位传奇女演员的世纪同框之外,男性配角同样也实力人气兼具。以“《爱在》三部曲”成名的伊桑·霍克在是枝裕和的盛邀之下加盟,饰演朱丽叶·比诺什的丈夫。

  是枝裕和曾在采访中透露,他认为伊桑·霍克是最想演这部戏的演员,女主角之一凯瑟琳·德纳芙在读剧本阶段也把这个角色想象成伊桑·霍克。

  此外,来自法国、比利时的老戏骨阿兰·利博、罗杰·范·胡尔也在片中为两位女主角作配,为这个本就星光闪耀的阵容再添亮点。

  影片中的阿兰·利博

  第一次“出征”法国的是枝裕和,看起来有了一个美好的开头。但即使是如此强大的班底也无法打消影迷心中的疑虑:是枝裕和究竟会不会水土不服?

  东亚导演拍法语片早有先例,侯孝贤(《红气球之旅》)、蔡明亮(《脸》)等都曾经有过尝试,河濑直美的《视觉》也是法日双语。

  但在陌生的文化语境中进行表达,本就是一件费力的事,很难有导演还能一如既往保持高口碑。

  是枝裕和的《》看起来就有翻车嫌疑。IMDb上评分仅有6.5。

  国内豆瓣稍好一些,评分7.4,但对于是枝裕和这样级别的导演来说成绩很普通。

  总体而言,《》并不能简单归类为“难看”的一类。是枝裕和在法语下,依然把自己的日式家庭风成功嫁接其中,轻松的基调散发着轻喜剧的味道,亲情故事中略带着几分悬疑感。

  在是枝裕和的镜头下,76岁的凯瑟琳·德纳芙也有着几分树木希林的影子,毒舌、金句迸发,但内心柔软。

  评分不高的原因大概在于,《》并没有满足观众对于是枝裕和的期待。一向擅长通过小家庭故事触及痛点的他,这次仅仅只是展现了一段母女情,并且高度依赖于两位女主角演技的出色发挥。

  凯瑟琳·德纳芙饰演的母亲法比安是影片中最核心的角色。法比安是法国凯撒影后,影坛宝藏,一生都以骄傲的姿态活着。

  这种骄傲完全体现在了她待人接物的态度上。记者采访问了与之前重复的问题,法比安立刻怼回去↓↓

  喝的茶一定要不冷不热刚刚好,否则一万个不满意。即时娱乐

  永远以为中心的法比安,甚至记不住同事,即时娱乐对着记者冷嘲热讽一番才发现其实这个演员还活着。

  记者曾经提问:“哪位女演员对您的影响最深?以及您认为对哪位女演员影响最深刻?”法比安的答案都是“没有”。

  这样极其的个性延续到亲情中,不免要为她和女儿的相处带来重重矛盾。

  朱丽叶·比诺什饰演的女儿米尔为了逃离以为中心的母亲,躲到了纽约生活,并在那里组建了家庭。因为母亲要出版自传,米尔带着丈夫和女儿回到法亲的家里庆祝这本自传上市。

  米尔的女儿感叹外婆的子很好看,就像,米尔却说这座子后面有座。

  很明显,米尔没有在母亲那里获得充分的爱与关注。

  多年未见又再度重聚的母女二人,果然如预想中一样爆发了矛盾。

  母亲法比安承诺过自传出版前会给女儿米尔先看书稿,但法比安却自己忘记了。从米尔一脸“我就知道你还是没变”的表情里就可以看出以前她已经失望过多少次。

  母亲对自己生活的指手画脚,也让米尔觉得十分不适。因为丈夫也是演员,在饭桌上谈起了自己的事业,母亲就开始在一边吐槽。

  之后,关于法比安自传的问题,彻底了两人之间的冲突。

  米尔读了母亲法比安的自传,发现很多故事都和现实中不一样。确切地说,母亲在故事中做了一些美化,塑造出了一个家庭事业双得意的形象。

  法比安甚至在书中抹掉了自己多年助理卢克的存在,觉得自己被忽视的卢克愤而辞职,把工作全都丢给了米尔。

  米尔觉得母亲耍了所有人,于是与母亲发生了争执。故事的悬念感也从此刻开始:女儿米尔口中的,究竟是什么?

  的揭晓过程是碎片式的。在这对母女的多次对话中,可以断断续续出一个关键人物“莎拉”的形象。

  这个莎拉对米尔来说是胜似母亲的存在,弥补了许多母爱的缺失。因此米尔才对母亲虚构自己对孩子尽职尽责而感到。

  在一场争吵中,米尔直接指出母亲出于嫉妒,利用潜规则手段抢走了原本属于莎拉的角色,进一步揭露了母亲法比安的真实形象。

  米尔亲生父亲的到访,更交代了法比安的私人生活远没有自己写的那么单纯。

  揭开,法比安骄傲的形象轰然倒塌。

  用生活片段不断铺垫,在影片后段才揭开谜底,这还是是枝裕和喜欢用的套。

  同样地,是枝裕和也没有忘记用人渴望爱与被爱的本性来弥合亲情裂痕。

  米尔撕扯掉了母亲的伪装,但也看到了一个母亲、一个女演员孤独脆弱的一面,比如无法入睡时,只能把寄托在酒精上。

  年龄渐长的法比安也开始面临事业上的危机。法比安拍摄的新电影中,她要与一位潜力后辈对戏,尽管她不愿意承认,但年轻一代在表演中的精准度着实刺痛了她,尤其这位女演员还被视为是“新一代的莎拉”。

  于是法比安自动把这种精准视为“对方在模仿我”,被人内心的慌张后还死不认错。

  这种不甘心带来的紧张甚至让她无法集中精力,拍戏过程中任何一个小的因素都会打乱她的思绪。焦躁之中,她甚至会不顾一切逃离片场。

  法比安所有的慌张与不安,都被米尔看在眼里,这戳中了米尔内心的柔软之处。

  片中的“戏中戏”更成为二人重新认识母女情的催化剂。法比安拍的电影故事来自于华裔作家刘宇昆的科幻小说,设定类似《星际穿越》:身患绝症的母亲为了能够陪伴女儿度过一生,选择进入太空光速飞行,每七年回到女儿身边一次,以同样的年纪看着女儿成长、老去。

  于是出现了80岁的女儿和看起来30岁的母亲相逢的一幕。

  法比安在戏中重新当了一次女儿,这恰好给了她一次换位思考的机会。

  与此同时,米尔也被丈夫戳中了自己的。为什么回家要带着老公孩子?无非是想在母亲面前展示自己生活很幸福,让母亲嫉妒,但这对母亲来说并不管用。

  所以重新认识了自己,也重新认识了对方之后,二人终于有了一个珍贵的拥抱。

  但这段关系的微妙之处就在于,法比安始终以“演员”的身份来定位自己。因为要维持作为演员的形象,所以自传中不能说出现实生活的。

  也因为演员这层身份,她总是本能地将自己从生活里抽离、观察,把情绪储备起来用到创作上。但无法投入到亲密关系中,对家人来说也是一种的。

  当“人戏不分”成为一个演员的本能,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这是《》在母女情之外带来的额外探讨话题。

  而母亲与女儿的故事讲完后,这部电影也戛然而止。是枝裕和的“温柔一刀”并没有出现,家庭之外,看不到任何更加深刻尖锐的主题,也没有以往对边缘人群的关怀。

  关于女演员的家庭事业危机其实是一个很有共鸣感的切入角度,但是枝裕和探讨到一半又放弃了。他通过法比安的种种表现点出了这层焦虑,但没有从现象上升至背后的成因。

  要说还有什么可以挖掘的,也就是他简单夹杂在其中的各种迷影情结。这些算是有趣的谈资,但对影片的结构和立意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法比安探讨名字的“玄学”:很多著名演员的名字开头字母都相同

  此外,朱丽叶·比诺什这个女儿的角色也明显不如母亲立体,她的心理展现完全建立在与母亲的争执中。这也导致伊桑·霍克彻底成为了背景。

  日式电影中,是枝裕和总是能精准拿捏每个人物的心理和行为细节,但在这次“出海”的经历里,他失掉了自己的平衡,这让《》这部电影充满遗憾。

  究竟是受文化差异的影响才导致如此结果,还是是枝裕和的“套”已经被用到极致难以突破?或许得等到他的下一次创作,才能找到答案了。

  从奥斯卡到戛纳,一得大衰三年,这样的魔咒已经屡见不鲜,希望后来者们能幸免吧。

  

原文标题:找来法国双影后却遭差评,《小偷家族》后改拍外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yule/2020/0322/46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