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重回1968重生1968?

  史学界讨论中国近代史的时候,有个“类假设性”议题—— 清末的中国到底该走“英国线”还是“法国线”?许多学者认为,中国最终走了辛亥、北伐、解放战争这样一条以“”为主旋律的“法国线”—— 其核心可以归纳为“”和“有理”这八个字。

  不过,也有人认为,若清末的时候可以学习英国“光荣”式的渐进线或许国家发展可更为平顺。这种思想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康梁为主的“君主立宪派”。但还是有不少学者认为,是历史的必然。

  17的法国大可谓拉开了世界近现代史的序幕。而后近230年的时间里,从拿破仑到“五月风暴”,法国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和街头运动。

  今年恰好是“五月风暴”的五十周年,就当2018年快要过完的时候,法国用另一场“风暴”为1968年那场“混乱的浪漫”做出了自己的纪念。

  11月17日,塞纳-马恩省两位男子通过Facebook发起了一项叫做“封堵段”的活动,以汽油和燃油税的增加。没想到仅是活动的第一天,法国就有17万人穿着黄背心参与。

  接下去两个周末,又分别有16万和14万的“黄背心军团”在全国各地 —— 从左到右什么光谱的人士都有。

  这一系列的在巴黎被推向和。目前总共导致4人死亡,750个受伤,100名受伤。

  法国总统马克龙不得不在G20峰会后,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街头混乱的现场。他和总理爱德华•菲利普都表示尊重的和平及表达,但是绝对不。马克龙甚至一度思考要不要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过去一年,法国不同类型的燃油都上涨了至少14% - 22%。其中三分之二是因为全球能源价格上涨,三分之一是因为征收碳税。

  而近期又考虑2019年在柴油方面继续加税。这样,柴油的价格将涨到与汽油差不多的价位。

  由于汽车对于许多法国非大都会、特别是乡村人口来说是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因此“碳税”直接影响许多人每个月最基本的生活成本。

  从法国的角度来说,其中一些税种是延续之前奥郎德的政策。之所以没有改变,甚至加码追税,本质上就是为了应对环保危机。

  “马克龙总在思考世界的终结,对我们来说问题是每个月的终结”,一位参与的法国人对透社记者说的这句话可谓是参与的共同。

  然而,“黄背心”如此气势汹汹的背后,更深层次问题绝不是简单的开车开不起了—— 就好像1968年的“五月风暴”的真正原因绝对不是因为学生希望拥有“权”。(注:法国“五月风暴”最早的导火索是大学生不满意学校过于严格、针对男女生互动尺度的规矩。)

  第一个深层问题就是“消费降级“。此次追访了多位参与”黄背心”的,他们最大的不满就是 —— 穷。以前赚的钱,生活必须品用完后还有点余钱,可供小夫妻浪漫一下、小家庭温馨出游一下。现在许多家庭衣食住行的钱用掉后,工资也就差不多了。这是不满情绪的核心问题。

  换言之,要么工资在缩水,要么生活成本在抬高,要么赚钱少的同时,生活成本却在提高。这种现象在法国已经出现好多年了,且遍布从城市到乡间,甚至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比如,巴黎太贵,令巴黎人跑去波尔多,导致波尔多的价、物价上涨;于是,波尔多人逃离波尔多去更小的城市或,导致那些地区的生活成本上涨。

  第二个问题是城乡距离—— 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国家不同世界”。法国历史上就存在巴黎“天龙国”人与法国乡野的认知差距。现在这种都会区与农村地区的距离越拉越大。

  巴黎人不一定能理解涨点油价至于“搞”吗?就好像许多人士一直认为,马克龙这个优渥背景下长大的小青年根本不能体会民间疾苦,讲出来的话都是“高大上”的,动不动要人类的。也就是说,百姓最在乎的议题,都市人、精英却不能感同。

  事实上,去年法国以勒庞为代表的极右翼能够进入选举第二轮,正是利用这股认知和感受差距。反过来,乡野也的确对世界、技术更新的认知不够,容易被一些族群议题挑唆。而夹在都会区和乡间,并且往往也是都会人士一份子的是人口。他们生活的世界与都会区传统法国人有重叠,但又不同。他们当中走出了像姆巴佩这样为法国立功的足球英雄,但还有许多人面临着融入的问题。

  这种“一个国家不同世界”的格局让法国在许多问题上很难达成共识以便化解。

  第三个问题是“无解性”。首先,马克龙的确操之过急。他没有认知到当时在第二轮选举能够拿到66%的选票,更多是因为全国上下要防止极的勒庞当选。在第一轮选举中,他的选票并没有比丑闻风波的前总理菲永多出多少。换言之,他获得的支持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扎实。

  但单纯从碳税争议来看,背后有一种“无解性”。一方面,马克龙的思没有错,重生1968环保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不去处理灾难就会一步步接近我们。另一方面,差距、生活成本增加同样是一个紧急问题。在这方面的情绪也没有错。

  从政策面来考量,我们常常听到“环保与发展不矛盾”这样的豪言壮语,重生1968但在现实处理层面,至少不是每个环保政策都能够与发展经济不矛盾。没有碳税的确难以碳排放;上了碳税,不论是国家的基础建设,重生1968还是的经济状况,都无法消化这样的负担。如此,现实的情况就是,环保与发展存在悖论,政策层面左右不是。

  (当然,需要强调的是,这种“无解性”更多还是被现实羁绊,缺乏超越当下矛盾化解问题的思维。关于如何化解环保与的问题,在本《不“环保”被“骂”,“环保”还被“骂”,问题在哪?》一文中有详细论述,此处不再赘述。)

  法国发生的情况其实具有普世性。差距有,东方也有,以致一个国家内部形成完全不一样的“世界”,移家和多元国家更是如此,甚至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北上广与内陆地区某种程度就是“不同的”,人们的认知存在较大差异或者落差。

  至于问题的“无解性”,其实也是普世的。相关问题解决不了,一些国家的就把未来赌在了民粹或民粹行动上。

  “脱欧”搞了半天,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发现,硬脱欧不如软脱欧的方案好;而英国多数更是开始认定留在欧洲才是良策。

  特朗普上台近两年,美国内部冲突升级,经济数据漂亮、差距仍在,蓝领工人和农民也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好处。

  21世纪,人类将面临的问题从环保到贫穷,已经不是哪个国家推出一些政策,哪个振臂一呼就可以解决的。

  有些问题的源头来自全球经济体系,其化解需要整个体系之力,但显然整体性行动困难重重;有些问题的本质是技术所致,相应地,解决问题也需要技术进一步的更新。

  此次“黄背心”事件不容小觑,它的外溢效应已经在意大利、荷兰和比利时发酵。

  1968年的“五月风暴”最终造成了全球联动式的运动,2018年“黄背心”的深远影响将徐徐展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文标题:重回1968重生1968?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yule/2020/0421/859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