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马家军”何以十年马冰冰黑性质团伙案的警示

  让我们记住这些与案件有关的数字:涉及27项、60名被告人,涉案人命13条,公开开庭审理达14天之久,整个宣判工作历时一天、共分4批进行,4份合起来多达120页,送达、存档总计700余份。

  该案给人们留下的思考和警示是极其深刻的。一审宣判后,记者随即开始了追踪采访,试图通过一些鲜为人知的事实对案件进行解读。

  警示之一: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产生、发展的过程。今天放松对团伙犯罪的,明天就要品尝带有黑性质犯罪的滋味

  审理认定,自1992年以来,被告人马冰冰、丁海晖被告人荣一健、林少云等人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自1998年至2001年期间已形成以马冰冰、丁海晖为首,以马国栋、林少云等人为主要的黑性质组织;该组织通过欺行霸市,,设场聚赌等违法犯罪活动钱财,甚至为了消除竞争对手以增强自己的经济实力,竟然肆意杀、伤他人;在马冰冰和丁海晖的组织、领导、下,组织团伙进行射击训练,多次采用或非法手段进行故意、故意、、赌博等违法犯罪活动。为了扩大、巩固范围,积极发展,非法收集;他们对外称“马家军”,称首要为“大哥”,团伙的日常开销,由“大哥”提供;作案时由“大哥”提供凶器,作案后,提供资金及藏匿地点,组织并安排出逃。通过一系列有组织的违法犯为,称霸一方。

  该犯罪团伙从1992年至2001年间、致命13条,重伤5人、轻伤5人,轻微伤4人。

  最后认定的马冰冰黑性质犯罪组织27项中,除了案件以外,很多都是初期进行的欺行霸市,,设场聚赌钱财等违法犯罪活动。这或许就印证着一个黑性质犯罪组织成长的经历。

  案卷显示,马冰冰在接受机关有关人员询问时也如此介绍了自己这个组织的成长经历。他说,我因为抢劫被送进了,自己原本打算从出去就好好过日子。可从出来后,自己又受邀镇场子,放弃了里设计好的打算,开始了第二次的闯。

  “我给那兄弟看场子不久,就制造了一起大案,后来找我,我便躲藏起来。但生意场上不少老板找我,有的让我出面要账,有的通过各种关系让我出面调解关系。”“我不知不觉中又进入了角色。跟我混的那帮兄弟也似乎觉得自己不同寻常,动辄提刀伤人,后来发展到有时为了一两句话就伤及。”

  “我所做过的案子经历了两个阶段,尤其是1995年以前的案子,那一段我们作案没有明确的目标,常常是有人吆喝要打架,我们就马上动手,作案的动机有时也不明确,所以那一段很不成熟。”显然,后来的马冰冰羽翼渐丰,由一个犯罪团伙为带有黑性质的犯罪组织。

  据坐“马家军”第二把交椅的丁海晖供述,团伙中以马冰冰为首,他们都称马冰冰为“哥”,是因为马冰冰在上混的时间长,名声大,并且“打架也很厉害”。在多次“活动”的过程中,组织结构逐渐成型:马冰冰、丁海辉、荣一键、林少云等为组织领导者,下有马国栋、王骁勇、李江、马亦祥等,再往下分两个层次的“马仔”,“马家军”共有4层。

  警示之二:在犯罪眼里,法律和的约束形同虚设;他们以非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对生命财产的安全和稳定构成了巨大

  “我们没有正的思维,不遵循正的行为模式,经常东躲,遇有‘行动’会集一起,没有动静,各自为政。我们行动的缘由很简单,多数只为给相识的朋友争个面子,长个!有时根本就没有理由。”

  许多关注这起案件的人员无不对马冰冰犯罪组织感到。十余年时间该组织共伤人性命13条,在“打黑除恶”行动中剿灭的黑性质犯罪组织中,这个数字创造了一个的记录。这些的案件,除少数是因为黑性质犯罪组织之间为了利益的杀伐外,其余的起因几乎全部因为琐屑小事。,但是在这些人眼里,人命仅仅是的副产品,不要紧,关键是气出了,“兄弟们”的利益找回来了。

  审判人员向记者讲述了一个典型案例:1997年9月17日17时,在最繁华的张掖上,行人张永仁不小心将张能杰所提塑料袋内的枣碰洒在地,双方发生争执,被他人劝解后,张能杰又以去评理为由将张永仁拉至其工作的某俱乐部门口。张能杰先到俱乐部向在俱乐部当服务生的被告人刘春索要刀子,没有后,又出来与张永仁撕扯。刘春跟着张能杰出来,看到这个情形便返回俱乐部从吧取出两把餐刀带出,并将其中一把交给张能杰,两名被告人持刀追赶张永仁,而且连捅数刀致张永仁当场倒地死亡。经鉴定,张永仁系被他人用单刃刺器刺破左肺下腔静脉合并大失血而死亡。

  一连串的犯罪事实都在指向一个特征,那就是这个犯罪组织视他人生命为儿戏。案件宣判后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旁听人员和群众,他们均表示,这些人一定要受到法律,否则,如此,谁还敢外出上街,谁还会有安全感!

  马冰冰团伙与几个黑性质团伙,不仅相互,坏事做尽;而且在他们内部也时时产生摩擦,常常闹出“黑吃黑”的丑闻。

  1999年4月,马冰冰犯罪团伙,李氏犯罪团伙,陈叔陇犯罪团伙为了控制的“地下”赌场,消除竞争对手,马冰冰陈叔陇、李捷等人于同年4月21日凌晨在市城关区某地商定,当晚砸毁不服其控制的城关区某“地下”赌场。随后,由马冰冰安排朱亚东等人持五连发、砍刀与李氏犯罪团伙、陈叔陇犯罪团伙分别乘车闯入赌场,并按事先分工实施犯罪。李氏犯罪团伙持五连发朝顶、命令参赌人员趴下,朱亚东等人按事先安排冲上3楼寻找赌场的,寻找过程中,朝一门开了一枪。混乱中,监牌员丁秀文被枪杀。随后三团伙人员乘车逃离现场,鉴定:丁秀文系被别人用散弹枪击中右背部,导致右肺挫碎,失血性休克死亡。

  警示之三:钱是这些黑性质犯罪组织的目的,同时也是其手段。为了钱,他们,严重干扰了当地的市场经济秩序

  马冰冰团伙丁海晖的一句话揭露了这个组织的真正目的:我们这伙人凑到一起,,有了名声在上才能用非法手段挣到大钱。

  团伙杜强也供称,跟着马冰冰混,有两个方面的好处。第一:跟上马冰冰这样的“大哥级”人物闯显得很威风,没人敢找麻烦;第二:马冰冰的经济条件很好,跟上他经济有保障,我们收入高。

  与两个被打掉的黑性质犯罪团伙一样,设场聚赌,是马冰冰团伙得以维持的主要谋财途径之一。他们多处设场,,,生意也曾兴旺一时。据同案犯供述,仅在这些赌场“供职”的普通人员的月收入也都在2000元以上。

  1999年2、3月间,马冰冰为了,李捷(已)、陈叔陇(另案处理)等人在市七里河区某饭店“红磨坊娱乐城”开设赌场。赌场共赢利币100余万元,由上述人员分赃挥霍。

  、欺行霸市,也是这个犯罪团伙的生财之道。他们在各娱乐场所等收取“费”、“中介费”,谁敢不从,则相加,轻则伤,重则亡。

  1998年6至8月份,马冰冰等人苏结(在逃)带领马亦翔等人,在本市焦家湾果品仓库夺取他人原本经营的业务,共非法获利4万余元。

  1999年7、8月份,马冰冰以军、贲长信(均已判决)与他人赌博时舞弊为由,丁海晖将军的轿车扣下。丁海晖随即带领张其伟等人将军价值币25万元的白色“佳美”轿车开走,后马冰冰将该车变卖获利。

  2000年4月至11月期间,由丁海晖等人向“豪森”酒吧负责人周继伟提出要收取费,周便每月交给4000元的费。被告人牛遇鹏、蒲黎民等共收取“豪森”酒吧费26000元。

  2000年4月,被告人蒲黎民与李江等人在市城关区VJ迪厅与李捷黑性质组织杜振海、龚涛等人发生火并,混战中,龚涛被其同伙误杀。为防止杜振海等人报复,被告人蒲黎民等人于2000年8月8日晚外出娱乐时,让龙将保管的二支自制五四式拿出、携带。23时许,蒲黎民、牛遇鹏等10多人在市城关区某迪厅娱乐期间,陈海军看见被害人李俊杰、贾成龙打电话,以为是叫人与他们打架,便告诉蒲黎民、牛遇鹏。蒲就与人尾随李俊杰、贾成龙下楼,将李、贾围住,,并持水泥块朝李俊杰的后枕部猛击。贾成龙被打得钻进停放在跟前的一辆汽车下面,牛遇鹏拿欲对贾成龙,因枪卡壳而未击发,陈海军乘机抢取贾成龙的“”手机1部,价值1480元。蒲黎民持枪李俊杰后,全部逃离现场。

  2000年8月至2001年5月期间,被告人牛遇鹏、蒲黎民等人在市城关区某酒吧,收取“费”,共无偿消费价值2255.5元的啤酒等物品。

  他们如此看重钱,不惜为此而别人的生命,然而,当法庭上人向他们索要赔偿的时候,他们却是另一副。

  被的杨少勇生前是一位毕业于西安地质学院的优秀青年,是一位大有作为的工程师。在事发当晚,他本可以逃脱,避免一场不期而至的血光之灾。但是为了的安宁和,为了他人和自己的安全,他手持一把扫帚与一帮的歹徒搏斗,终因寡不敌众倒在了血泊之中。

  法庭上,杨少勇的老父亲杨文高向进行,并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提出了赔偿要求。

  在涉及杨少勇被害案时,马冰冰在回答审判长是否愿意赔偿的问话时说:“我愿意赔偿,但前提是看判决是否。”而对于索赔,他都称愿意赔,但自己没有能力,父母是工薪阶层,他也不愿委托父母赔偿。

  多数被告人表示愿意赔偿人的损失,但又说自己无此能力,也不愿委托父母代为赔偿。对杨少勇亲属提出的赔偿要求,来自福建厦门的被告人林少云表示愿意让家属变卖果园,赔偿人损失。但当涉及邹新华亲属所提赔偿时,林又称他不愿赔偿,原因是他未参与。

  在庭审中,几乎所有被告人表示不委托家人代其赔偿,只有陈海军、杜强明确表示愿意委托父母为其赔偿。

  警示之四:低素质使他们对法律的认知产生了偏差。低素质造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严重扭曲,使他们对、善良、真诚等失去了正常的判断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个犯罪组织里的,文化程度普遍偏低,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有37人,占罪犯总人数的62%。本案首犯马冰冰是高中文化程度,王庆军中专文化程度,这已经是文化水平最高的人了。该犯罪组织丁海晖、荣一键、马阿丹、甘兴涛、王斌海峰、卯生虎等人都是初中文化,另外几名林少云、马国栋、张维林等人仅仅小学文化程度。

  低素质使他们对法律的认知产生了偏差。也许马冰冰的一段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说明问题——

  “我带着我一帮兄弟的那段时间的确忙碌,我原以为自己挺厉害的,没有摆不平的事情,我自认为自己做的没有错,也不知道这是犯罪,有什么后果我也可以自己来承担,所以自认为完全可以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来,给自己的兄弟们创下些家业,但这些必须要以物质条件作保障,因此就发展到后来收费、控制地下赌博业以及为争利益进行的火并。”

  1992年6月23日晚11时许,被告人马冰冰等人在市城关区某卡拉OK舞厅玩乐,结账后认为收费过高便找该舞厅经理李力平滋事,李某被追打到三楼翻窗时坠至楼下,被告人马冰冰、丁海晖又上前朝李某胸、腹部猛踏数脚,后李被送至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993年6月6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马冰冰等10余人在“三晋”娱乐中心玩乐,因其同伙调戏顾客冯孝玲,冯的丈夫邹新华出面时被,马冰冰等人闻声后,持防暴枪、匕首下楼追打邹新华,追打过程中邹的颈部、背部被刀刺伤,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995年2月2日晚10时许,被告人付志荣在七里河区某舞厅玩乐时,因与顾客李某发生矛盾被打,便打电话告诉被告人荣一键意图报复。荣一键打电话纠集了被告人马冰冰等人。当晚11时许,荣一键、马冰冰等人持匕首、砍刀、菜刀、链条等凶器到达舞厅时,舞会散场,未找见与付发生矛盾的人。马冰冰等人以付志荣被打时舞厅工作人员不予为由,持凶器对舞厅工作人员,将杨少勇等5人致伤。杨少勇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997年9月中旬,马国栋(本案第五被告人)想通过朱幼海从某舞厅小姐身上“抽”遭到,又以朱向他人贩卖毒品为由,王宝泉等人将朱幼海叫到舞厅职工宿舍打一顿。当天14时许,王宝泉等人将朱幼海叫到该宿舍,5人对朱并持垒球棒、钢管轮番进行,期间程亮还持砍刀猛砍朱幼海的头部。下午,马国栋来到宿舍,持垒球棒又对朱进行了。当晚,马国栋等人发现朱幼海死亡之后,在他的尸体上用铁丝钢管等物后抛入黄河。

  1999年7月12日晚10时许,被告人甘兴涛等人在福建省厦门市某公交车站旁绿化带草坪玩耍时,与当地某包装厂工地工人连秀平等发生口角,随即甘兴涛等人与对方发生殴斗,甘持刀子朝连秀平连捅数刀,并捅伤三人。

  同时,低素质造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严重扭曲,使他们对、善良、真诚等失去了正常的判断。

  马案60个被告人中,16人曾犯抢劫、故意、、贩毒等罪被,有的甚至此前已经三次被,但他们仍不思,继续犯罪,危害。

  “自小受武打小说的影响,我那些有绝世武功的人,后来我爱看“”的书,专门找那些反映帮派相斗的书看,“”虽然离我们远,但对我们影响还是挺大,比我们大一点的,喜欢打架的都爱搞个帮派,以显示自己的能耐,在当时的现实当中,也爱打架的我就那些打架特凶的人,而中学时期,辨别能力差,那些好打架的青年成了我的对象,而学校就有一些学生与青年有来往,当时我发现这些学生特受人尊敬,那些上的青年更厉害,没有他们干不了的事情。现在来看,只不过是别人害怕他们,正是这错误的人生观使我与上的人开始交往,也结识了不该认识的朋友。”

  笔者在案件宣判结束后采访了本案的审判长张彤。她介绍说,对这样一起引起普遍关注的案件,我们始终严把质量关,了案件快速、准确的审理。

  张彤说:“这个案件有45本案卷,摞起来有1米多高,案件到后,我们及时抽调精干人员组成合议庭,经过1个多月的阅卷和准备,我们制定了详细的开庭计划。开庭审理连续进行了14天,这是本案在全省创造的一个纪录。在这14天里,办案封闭管理,不得回家,不能与接触,白天审案,晚上合议,准备第二天的庭审提纲。”

  她说:“本案的审理和判决体现了这样几个原则,即罪刑原则、罪刑相适应原则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最终目的就是要确保案件质量。在审理工作中,我们依法该的,以充分体现‘严打’方针;对于具有立功、自首、态度好,能如实交待情节的依法从轻、减轻处罚,对于不构成犯罪的依法判决无罪,予以。”(格西杨华张立)

原文标题:“马家军”何以十年马冰冰黑性质团伙案的警示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yule/2020/0424/947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