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酒色1314《少年的你》专场表彰会!流量和后浪,

  原标题:《少年的你》专场表彰会!流量和后浪,能“向死而生”的金像吗?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文/灰狼)因为的关系,今年的电影金像取消了颁礼,改为由尔冬升线上。

  总的来说,这不是坏事,而且或多或少地缓解了真正举办过程中可能的尴尬:比如说当前的格局下有多少人会来(来的话一定会背上靶子),或者是不是还有人会借机发布不良言论(那样就真的办不下去了)。

  

  所以总体来说是电影业之哀,却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金像之幸。

  这次的颁典礼只有十分钟,没有舞台,没有嘉宾。主办方在装饰过的间里布置了数十盏台灯,每个台灯前放上一个金像杯——缺席的人仍有,是电影之光,也是为中的逝者默哀致敬,极容易引发观者同情。

  

  尔冬升线上颁结果

  然而吊诡的是,酒色1314整个空间给人的感觉特别像一个坟墓:那些杯犹如一个个墓碑,尔冬升手里的颁卡片又像是一片片纸钱,让人中感觉到金像还没到不惑之年就已经死了。

  这种“死”,恰恰是以“生”的模样出现的。

  怎么说呢,金像仍然能在这样严重时期被执行,说明这个项已经到了可“廉价甩卖”的时期了。

  

  先不说奥斯卡、戛纳和等等,就算国内的金鸡、金马、华表等,面对这样的难题也一定会选择停办,因为这些项的重心不在于项颁给谁,而更在于整个类似“电影节”氛围中的商业活动和卖片宣传,而金像的经营则只剩下一个舞台了。

  这也就好比院线面临的情况,《唐探3》《姜子牙》这些可以等待,因为有随时卷土重来的底气,而如《囧妈》这样线上消费的,从一开始就已经宣告死亡了。

  

  唱衰金像的话,我们已经说了太多,每一年都说,原因也再熟悉不过。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一种历史参照性——电影的“前浪”太耀眼了,从1980年代它的提名名单就一直代表着华语电影的最高水平。

  而从2004年之后,由于产业的调整和重心的北移,电影的“后浪”一直抬不起头,甚至影坛曾经叱咤风云过的女演员,都一个个濒临消失了。

  2020年金像,我们惊喜地看到郑秀文的回归,她以《花椒之味》和《圣河西案》双片入围影后。这一架势很难不让人想起她在2002年以三片(《同居密友》《瘦身男女》《钟无艳》)入围影后的盛况。

  

  虽然郑秀文因票数分流而惜败(她到今天都没获得过重要影后项),但那一届的颁典礼上却云集了《少林足球》《男人四十》《乐与》《买凶拍人》《蓝宇》《游园惊梦》等重量级影片。这放到今天绝对是神仙打架的局面,却不过是当年的常规操作。

  

  2002年第21届电影金像

  郑秀文不敌周冬雨,总体上说得过去,这并不是说周冬雨演技更好,而是她赶上某个相对硬核的题材,酒色1314这种优势离不开作品,这与她依靠《七月与安生》拿到金马影后时的状况类似。

  

  凭着对待科研创新工作的热情,她主动联系实习机会,在徐州五洋科技有限的四个寒暑假的实习中,她参与了带式输送机液压自动拉井装置,自流往给料机,矿用智能型组合控制开关等多项专利产品的研发工作,主要负责与控制相关的软件程序的编写。这些产品目前已被广泛应用于煤矿、冶金、钢铁、电力、港口及建材等行业,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效益,仅2007年就已经实现销售产值8000万元。

  2016年周冬雨与马思纯凭借《七月与安生》共获金马影后

  那郑秀文演的又是什么电影:老套姐妹情的《花椒之味》以及冷门舞台剧改编的《圣荷西案》。这些电影既然与现实话题擦不出热点,也就够不上拿的标准——顺便也影响到演员评判的标准。

  当今电影制作的逻辑在于那些容易出彩的角色都留给流量演员,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年轻、有话题,比如周冬雨,比如易烊千玺。

  

  这种局面遍布国内的电影、电视和综艺制作,甚至也延伸到了电影中。

  他思想不保守,认同并同情王安石变法。反倒是他的两个学生,程颢和程颐,因为囿于“新旧党争”,竟然羞于承认周敦颐是他们的老师。

  世纪之交诞生的谢霆锋、吴彦祖、陈、Twins已经是电影最后一波后浪,如今也已经步入中年。这种“绝后”的背后只有一个逻辑:已经不再重视电影了,甚至连TVB这些电视机构也江河日下,工业转移后的就如同一个产业的“废墟”,酒色1314电影人已经成为食不果腹的游击战士。

  

  如此的生态,一如选秀舞台的逻辑。没有好作品,新演员凸显不出来,就会持续成为小透明。

  导演的逻辑与此相似,80后女导演麦曦茵入行足足15年了,本质上仍然没有成长。

  如果说去年还有陈小娟这个惊喜,那么今年入围的导演们完全完全担不起“后浪之名”——虽然提名导演的五人除了叶伟信之外都是70和80后,但它们要么是投身激进(周冠威)或者同性议题(杨曜恺),要么就是曾国祥这样略显“油腻”的二代电影人。

  

  导演曾国祥

  我们谈到曾国祥的时候,他的履历恰恰是最不容忽视的:曾志伟的儿子、彭浩翔的死党、陈可辛的跟班。这些履历证明,如果没有那些“前浪”的,他不会有这样的机遇,这样的成就,不可能从的年轻导演中脱颖而出。

  回想一下《七月与安生》以及《少年的你》,两部影片的成功不在于曾国祥的水平多高,更在于题材/话题本身,以及陈可辛团队的保驾护航。

  而在这个过程中,曾国祥学会了其选择话题和包装的业内适应力(虽然这本身就是一种本领),换句话说也是一种“油腻”。

  

  这么说来,《少年的你》在金像拿下12个提名、8个项,其中包括最重要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最佳新演员等等,虽在情理之中,也有点。

  横向对比,它在如今的华语片里称“优秀”并不为过;但从夺的维度,这个影片的优势更在于和高考、家庭教育、校园霸凌等话题擦出了能引发热议的火花。

  

  归根结底,如果不是有周冬雨这样的当红花旦、以及易烊千玺这样的流量,影片也不可能获得如此的关注——顶多就是个加强版的《悲伤逆流成河》而已。

  或者直白点,是流量明星救了电影,并顺便了今年的金像。于是,周冬雨和易烊千玺获,既是对他们业务能力的肯定,多少也和他们的受关注量有关——和颁礼希望制造的效果有关。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后浪不是艺术和从业能力,而是流量本身。

  

  金像无法不“傍流量”,因为这是最后的底线。

  去年金马将最佳剧情片颁给内地已故青年导演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金像追赠最佳亚洲华语电影,虽然都是本着艺术,但已于事无补。

  

  《大象》和《少年的你》一样都是讲述年轻人的故事,但是哪个才是真正的电影“后浪”?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今天不取决于你、不取决于我,不取决于任何专业,不取决于任何专业评审团,而只取决于宣发、票、热度,取决于大数据时代的压倒性优势。

  也许你会觉得《少年的你》得和何冰先生的后浪一样都是个笑话,那么在数量更大的笃信者眼里,你才是现实中不可原谅的那个笑话。

原文标题:酒色1314《少年的你》专场表彰会!流量和后浪,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yule/2020/0922/3254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