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owershay.com

李宛仪7_炽欲丛林 - 我爱听评书网

  “你不时这样盯着我看,像是期待着我对你做些——特别的事情。”

  遗失《出生医学证明》要求补发,应向县级以上卫 生行政部门或委托管理机构。提出书面申请,并提交如下材料:

  又露出戏弄的逗笑,那笑容该死地让人感到温暖。和这个我的男人,这个前一天晚上才对我做出那龌龊事情的男人站在陌生的小屋内,我傻傻地觉得,那个在恐惧与憎厌下哆嗦不已的我,才是其中不合理的那人。脸上仍挂着揶揄的笑,他又道,“我想我最好还是别让你失望。”

  然后,浓密睫毛下s出的炽热眼神,让我彻体冰凉。

  我无意识地后退,强烈的哭意上涌。没退两步,背已碰上身后的墙。

  视线迷蒙,大滴的泪珠滑下脸庞。他却一脸坚定地向我走来。

  “回答我,德芬。有人上过你吗?”的问话、个中的隐意,一并自那玩味的嗓音中吐出。

  我摇头,更似要否认发生着的一切而不是回答他。

  他渐行渐近,直到我两的身体差点碰上。他的手探前,李宛仪梳刷我的大腿。我身体不动,不推开他,不逃跑。带着让人的轻柔,碰触慢慢自大腿内侧往上游移,划过si处时,我浑身一僵,手指继续向上,扫过肚脐。我的呼吸变得异常chu重,却反觉得自己似快要窒息一样。然后他的另一只手也蜿蜒上爬,直到它着停在r丘下缘。

  我站在那儿,禁声,但想起昨夜——我不得不迫自己回答。

  “德芬,当我把这罩衫脱下,我会是看到那椒r的第一人吗?”

  我说不出口,只能无力地点头。我讨厌发生着的一切,像他脱下我罩衫的同时,也将我的灵魂一样。我的身体——不该受到这种对待,我不该受到这种。他的手就搁在我x前,手指聚拢到第一颗纽扣上——解开。

  视线飘离我前x,他抬头着我的脸。他会做他想做的一切。我可以哭泣或者哀求,但他仍会做下去。

  第二颗纽扣被解开,接着是下一颗。灵活的手指穿梭过一个个扣孔,自x间到肚脐,直到罩衫松开。抓住两边垂塌着的衣料,他慢慢翻开,掀过r蕾后停下。他缓低下头,看了好一会,接着看回我的脸,久久地凝视着——站在那儿又无助的我的表情。

  视线紧锁着我瞳孔,他开始戏逗r尖,李宛仪我希望他能低头,看他的手,我的r蕾,而不是现在这样,从我表情的变化中探寻他的触碰造成的影响。我想他抓捏、chu鲁地,甚至我,而不是他现在做着的那样,如此轻怜地碰触rr的小尖儿,让它们麻颤,让呼吸变得如此困难。凝视着我时,他的chun角又随那讨人厌的痴笑而上翘。我不想要他带给身体的感觉。并不难受,却是一种……奇异的不适。

  他的手指就纠缠在那,轻旋慢揉r尖,每下最细微的触碰均会引发xr的万千振颤,那酥荡下渗至腹部,再凝汇到si处。不适的轻扯,有如低伏特的电击。用两指夹住r蕾,他柔柔挤搓。我禁不住一声低lin。听到我的羞lin,这闭上双眼,享受地叹息。我恨自己给他这满足的一刻。但他更用力地r首,身体回以兴奋的震荡。他开始温柔地摇旋、挤夹,富节奏地拉扯,我地尽力不让自己蠕动,不让他觉察他对我造成的影响。

  他的轻笑转成无赖式的y笑。突然,一把抓住松散的罩衫,他用力把它扯落到我臂膀上,出我的肩膀、xr和腹部。我剧喘着竭力他抚揉引发的骚动。他的目波从我的脸下移到毫无的r蕾上,它正随呼吸急速起伏、上下微荡。他的一只手掀起短裙下摆,另一只手潜探进里。

  “丝一般的光滑。”他低喘着以指尖按揉r瓣,然后突然张开双眼,这回他直望进我瞳孔内,“你怎么想,德芬?我会不会发现里面湿了呢?”

  他的手指轻轻描摹而下,滑过r墩,扫擦chun瓣。我紧夹着大腿。

  我不能,不可能就这样打开给他,尤其在知道他会怎样我的情况下——身体不允许我这样做。

  如果——我知道他会怎样‘处罚’我。左右是没用的。脑门清楚得很,但身体,双腿就是动不了。我变得更害怕,怕会惹怒他,怕他会把我拖到床上,绑起我。想到手腕会被捆着,我又一阵哆嗦。放松腿部肌r,我打开双腿——仅一点点。

  他的手指往回划,滑过最j致的肌理——si处的chun瓣。当他,一只手指徘徊在x缝时,我屏息,气流被卡在喉管某处,进退不得。

  “嗯——”又现出那恶心的笑——他发觉了,发现我湿了。

  手指轻推进我体内。我原以为那会很痛,但感觉只是很……奇怪。奇异地感到有东西在我身体里面,蠢动着,慢慢推进,轻轻滑出,又再没入。然后那手指缓缓退出我体内,前拨,沿r瓣游移,微撤,又闯入我体内。我剧喘着,不能正常呼吸,无论我多想冷漠对待他的碰触,但我控制不了。不是欢愉,是令人懊恼的陌生的不适,像被蚊子叮出的红疹——,让我想大力搓擦他碰触过的每个地方,把那不断上升的奇异感觉驱走。

  苹果iPhone12 Pro智能手机什么时候上市,今年苹果iPhone12系列的发布时间为10月14日,那么这款手机的上市时间是什么时候呢,相信很多打算换机的用户都关心具体的时间,以下我们来看下iPhone12全系列的上市时间表。

  “甜心,别怕发出声音。放松自己,你会享受到更多的。”

  去死吧,李宛仪我恨他。恨他那带着玩味又燃着yu望的眼神,还有那叫人抓狂的、像dong悉一切的了然笑脸。

  “你太有意思了,”不理他对我做过或做着什么,那亲密的口吻还是让我满脸羞红,继续恼人地用那轻慢、细致的揉抚着我,“r尖突出——鲜活又硬实,下面那张小嘴则淋漓水润,紧紧地勒着我的手指。”

  他突然用力c入,我殊不及防地呻lin出声。他轻笑,手指开始绵密的抽c。起初我呼吸不了,紧接着又不得不剧烈喘息,每下呼吸都会带出lin哦声声。我唯有迫自己舒展眉头,不想让他看到他给我的震撼。

  “亲爱的,没那么快。快乐的时光就该慢慢享受,不是吗?”

  他的手撤开了一会,静看着我的脸。也许是想看我会否因他的停歇而现出失望的神色。瘙痒的脉冲尤在si处回荡。仍看着我,他再次搓c,即将消退的yu潮在他的指弄下又再复燃。我只能竭力扳着脸,让呼息和缓、稳定。

  颤抖着,把背抵靠到墙上以防自己滑下,双臂被扯下的罩衫着动弹不得。紧密、灼热,他的身体贴压着我的,呼吸着他暖和的气息,他的脸就在面前,眼神绞缠着我的。得意的笑敛去,他的嘴chun差点就触上我的。手指揉擦r瓣,然后是片刻的停顿,片刻的毫无碰触,让整个si处疼痛地悸颤,然后触抚再度落下。我感到那骤然凝聚的压力,那迫切的愉悦在不断上升、膨胀,直至炸开——我了,在来得及止住以前,我已啜泣出声,欢愉的脉冲直卷整个si处,在腹部、大腿上引发涟漪不断。他却仍恶劣地继续挤搓着,让久久持续,直到最后,消隐为轻微的酸悸。身体像泄了气的皮球,我无力地挨在墙上。

  但是,可恶,他的手回游,又来到我腿间,手指滑进我体内。我短促的一声尖喘,身体本能地想跃起,但他把身体更紧密地贴压着我,把我钉在他与墙身之间,提起另一只手揪住一边的rr用力挤压。

  “可爱的德芬,现在,来一场实c怎么样?嗯——”

  随着一下深猛的戳入,我感到肺部的空气仿似一下子全被抽走。他捏、拉曳r蕾,像电流般直通到si蜜处,没入体内的手指被裹夹得更紧。我不了,不了。一种奇异的压倒x的不适狂潮冲擦,感觉如此浓稠,像阵痛一样。现在,再也不了,我大声lin哦,让他清楚听见我那被出的jiaolin。我想蠕动身体,想推开他,但他把身体压得更密合,继续摩搓、扯拉r首,继续用手指戳刺蜜x。身体突然剧烈痉挛,这次比他刚诱发的那两回要更强烈。脑海一片空白,像要晕厥般意识全无。到回过神来时,我发觉自己已把脸埋到他x膛上,我大声哭泣。臂膀环绕到我身后,他把我拥入怀内,手指温柔地梳理着我的长发。

  “德芬,德芬,”他在我耳伴低唤着我的名字,“我知道你会喜欢的,我就知道!”

  而我却g本不知道他在鬼扯什么。/div最新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原文标题:李宛仪7_炽欲丛林 - 我爱听评书网 网址:http://www.powershay.com/jishiyule/2020/1018/3756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